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龙旗》健身龙旗一般做多少个 节五 交恶(下) 龙旗章节目录

《龙旗》健身龙旗一般做多少个 节五 交恶(下) 龙旗章节目录

发布时间:2019-10-18 18:15:44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猫吃狗粮 状态:已完结

猫吃狗粮新书《龙旗》由猫吃狗粮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任令羽,刘步蟾,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你好像不应该得罪他!”,屏风后闪出一个纤细修长的红发身影,语气中似乎有几丝嗔怪。 “我原本不想得罪他!”任令羽眉头紧蹙,语气冷

>>>《龙旗》在线阅读<<<

《龙旗免费试读


“你好像不应该得罪他!”,屏风后闪出一个纤细修长的红发身影,语气中似乎有几丝嗔怪。

“我原本不想得罪他!”任令羽眉头紧蹙,语气冷漠,“我只是想,他难得有求于我,我不过是希望能借机劝劝他,不要让北洋海军就这般放任自流下去……只是他的Xing情,比我想象的还要糟糕!”,言及于此,他那张勉强算的上清秀的面孔上已满是阴霾。

“他毕竟是北洋海军中的右翼总兵,一些傲气总是有的,你一介布衣,即便是让让他又如何?,Peri似乎有些无奈。

“傲气么?”,任令羽仿佛有些怅然若失,“如果真的只是傲气,那可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幸事啊……”

~~~~~~~~~~~~~~~~~~~~~

当他还是懵懂少年时,对于这位在黄海大战中率“定远”英勇奋战、而后又在惨烈的威海卫保卫战中**殉国的北洋水师右翼总兵也曾满是敬仰之情。

为人“豪爽有不可一世之概”;练兵“治军严肃,凛然不可犯”;论国事、军事,常“忠愤激昂,流露于言词之间,而不自觉。”——甚至曾当面质问李鸿章,如停止购舰,则“一旦偾事,咎将谁属”?——言语中的慷慨耿直,曾一度让任令羽神往不已!

但随着年龄和阅历的增长,这位昔日在他心中曾近乎完美的英雄的形象开始悄然发生变化……

“豪爽有不可一世之概”?

从任令羽今日自己的接触来看,“不可一世”这4个字,刘子香算是占齐了,至于“豪爽”二字则未为尽然!比起“豪爽”,或许“刚愎”这两个字更适合他一些。

至于“治军严肃,凛然不可犯。”,北洋海军的训练废弛,正是从刘步蟾一手导演的“撤旗事件”后开始,

在治军严格的琅威理离去后,北洋海军的训练水平开始直线下降,各级军官纷纷弃舰登岸,视《北洋海军章程》中“以船为家”的规定为无物!

而作为《北洋海军章程》的主要制订者,刘步蟾对这一众“闽党”成员的违规之举又可曾稍有钳制?这又岂是一个“法不责众”所能搪塞过去的?

~~~~~~~~~~~~~~~~~~~~~

“就算他Xing情不好,你就忍忍不就得了?”,Peri饶有兴味的看着任令羽的脸,继续问道。

“我原本就不想讨好他!”,任令羽的语气中已经透出了几分恨恨!

如果说之前初见面时他对刘步蟾还稍有些敬仰和希冀的话,那这一番交谈下来,他内心中仅存的一点期望也荡然无存!

“不过是一个口无遮拦外加负气任Xing,何必呢?”,Peri还是一脸的好整以暇,似乎对任令羽难得一见的气急败坏相当的满意。

“口无遮拦?负气任Xing?”,任令羽冷笑出声——按后人“为尊者讳”的说法,这8个字应该叫做“忠愤激昂,流露于言词之间,而不自觉”……

当真如此?

——1894年11月14日,北洋海军左翼总兵、“镇远”舰管带林泰曾指挥“镇远”舰进威海湾西口时,因为潮涨风溜导致浮标移动,使“镇远”航向出现偏差导致触礁,舰底被暗礁撕破。

这正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在近2个月大东沟之战中,北洋舰队已经战损“致远”、“经远”、“超勇”3舰。除此3舰外,在战场上一直奋战到“首尾各炮,已不能动”,基本丧失战斗力的“扬威”舰竟被仓皇逃逸的“济远”舰撞沉!随同“济远”一起临阵脱逃的“广甲”则在大连湾口三山岛触礁搁浅,应无法抢救而被迫弃船自毁。

昔日旌旗相蔽,舳舮相连的北洋舰队此时仅存“定、镇、靖、来、平、济”6“远”,且其中“来远”舰已遭重创,尚堪一战者不过受伤较轻的5舰而已,而在5舰当中,在大东沟之战时一直力战至最后的“定、镇”两艘铁甲舰无疑已成为舰队最后的依凭!

情势危殆之际,一时疏忽竟致巨舰受损,深感有负国家的北洋海军左翼总兵林泰曾为此竟“引义轻生”,服毒**!使后人深感“良可悯惜”。

但又有几人知道,在“镇远”触礁后,心如火焚的林泰曾曾急急往见刘步蟾,欲与商酌办法,而作为林的同乡兼同学以及姻亲——为了让左膀右臂紧密团结,那位Xing格诚朴的提督丁汝昌曾亲自做媒,让刘步蟾的儿子娶了林泰曾的女儿。

而正是这位“有烈士风”的刘步蟾,面对正承受着误伤爱舰的揪心之痛的林泰曾,说出的竟是:“‘镇’、‘定’两船系国家保障,朝廷多次明降谕旨,谆戒保护,尔奈何竟将裂坏,更有何面目见人耶?”

尔奈何竟将裂坏,更有何面目见人耶?!

“镇远”触礁,是人祸,更是天灾!况且“镇远”虽受损,却还远未到不堪一战的境地!而“忠愤激昂”的刘步蟾却丝毫不予他人稍留余地!

任令羽不知道刘步蟾的这番话在林泰曾的**动机中究竟占了多大的比例,但有一点他却坚信不疑——对于那位生Xing内向敏感的北洋海军左翼总兵之死,这位“忠愤激昂,流露于言词之间,而不自觉”的右翼总兵绝对难辞其咎!

~~~~~~~~~~~~~~~~~~~~~

“还有,你今天得罪了他,将来你又如何进入北洋海军呢?”,身后的Peri语气突然变得冰冷,似乎有着极深的怨念,“你别忘了你那套什么《日本兵备略》都是我帮你写的!”

任令羽回头,语气中透出几分傲然:“你放心!就算刘步蟾对我印象再差,也不会影响我在李中堂那里的评语的。”,既然已经取得了李鸿章的认同,那得罪刘步蟾就自然算不得了不起的大事。

何况自己还有那样一个身世背景——有一点是刚才容尚谦也没有说出来的,那安徽,可是李中堂和整个淮系的起家之地啊,而当年李中堂选择淮军背影的丁汝昌出掌北洋,所顾忌的不正是闽人在水师中的一家独大?

论起近代中国军阀传统的薪火相传,那个以书生掌军的曾文正公无疑是开山祖师,而他一手调教出来的李中堂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要论起开山立派,捭阖之能,有李中堂在,什么时候又轮得到他刘子香?

Peri静静的看了他片刻,突然嫣然一笑,“还行,如果你真的和这个北洋‘实际之提督’相谈甚欢的话,我恐怕也要重新评估你的合作价值了。喂,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任令羽微微调整了一下呼吸——这个平日里一向作男装打扮的丽人在刚才那一瞬间眼中秋波流转,竟然凭空生出了几分妩媚,而任令羽竟感觉有些脸红心热。

军校的和尚生活真是害死人啊!

“看来你早已知道琅威理的事情了?”,任令羽看着Peri,笑得微微有些诡异——去年琅威理被刘步蟾为首的闽党算计去职,回国后因负气而对此事大加宣扬,竟直接导致了英国海军方面拒绝再为北洋派遣顾问,同时也不再接收中国籍的海军留学生,延续了近20年的中英海军合作因此而宣告暂时中止。

而琅威理被逐一事更是因此在英伦闹得人尽皆知!任令羽刚才一时情急,竟然忘了眼前这个女子是从英伦而来的。

“琅威理上校,我在伦敦早已见过。”,Peri容色坦然,“我既然要来清国,自然先要尽最大可能把事情搞得清楚明白……琅威理上校,于Xing情上或许有些过于刚直,但却绝不是无事生非之人!”

“是!”,任令羽回答的极为干脆——“撤旗事件”的背后实际还隐藏着海关总税务师赫德控制中国海军的积年夙愿,但如果仅论及琅威理本人,则其愤而归国一事对于北洋海军是只有万分戕害,却无一星半点的裨益!

“所以我自然也就要看看你对这位‘实际之提督’的态度,如果你真的与他相谈甚欢的话……”,Peri微微一笑,不再言语。

“那我就不再有资格做你的伙伴了。”,任令羽微微一笑——好险。

“中国人自己也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Peri笑的愉悦,“你给我描述了那么疯狂的一个计划,我自然不能轻易的就给予你完全的信任。”

“但我还是要谢谢你现在的坦诚!”,任令羽说的真挚,不管存了怎样的试探心思,最起码这女子没有对自己隐瞒她的目的。

“相互的信任是合作成功的前提,对了,还有一件事要提醒你……”,Peri直视着任令羽的双眼,“李中堂是李中堂,而你,只是你。”

任令羽微微一愣,旋即便极为郑重地对着Peri拱了拱手,“多谢赐教!”

~~~~~~~~~~~~~~~~~~~~~

“纫季、辉珊”,眼见着已经要走到了水师学堂新任总办严复私宅的门口,刘步蟾方才停下了脚步。

林颖启和容尚谦对视一眼,同时上前一步,“标下在”。

“明日回禀中堂……”,刘步蟾连头也未回,只是恰到好处的收住了话头。

容尚谦神色一凛,刚张口打算说也什么,却猛地感到左臂上一紧,他诧异的转头,一旁的林颖启正大力抓着他的左臂衣袖,眉眼间已满是紧张之色。

容尚谦脸色一黯,便缄口不言。

“标下和辉珊都是北洋将佐,自然唯大人马首是瞻!”,林颖启松开了容尚谦的衣袖,语气谦恭的回道。

“嗯,我要的此次随‘威远’出海的闽籍官学生的名单呢?”,刘步蟾转过身来,向着林颖启伸出了手。

“早已备好”,林颖启急忙自随身的衣兜里取出一纸便笺,递给了刘步蟾,刘步蟾信手接过,展开来略扫

龙旗

龙旗

作者:猫吃狗粮类型:历史状态:连载中

猫吃狗粮新书《龙旗》由猫吃狗粮所编写的历史风格的小说,主角任令羽,刘步蟾,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你好像不应该得罪他!”,屏风后闪出一个纤细修长的红发身影,语气中似乎有几丝嗔怪。 “我原本不想得罪他!”任令羽眉头紧蹙,语气冷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