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风雨路归人》风雨路遥同珍重 第四节 孝贤媳妇 风雨路归人㚻

《风雨路归人》风雨路遥同珍重 第四节 孝贤媳妇 风雨路归人㚻

发布时间:2019-09-21 00:07:51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糖心布拉 状态:已完结

《风雨路归人》为糖心布拉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Chun娇也不敢挣扎,因程元芳虽然将她嘴里的抺布松了,却还没有松开她手脚的绑绳,只得任由那两个健硕的妇人一左一右,将自己拖着走,另二

>>>《风雨路归人》在线阅读<<<

《风雨路归人免费试读


Chun娇也不敢挣扎,因程元芳虽然将她嘴里的抺布松了,却还没有松开她手脚的绑绳,只得任由那两个健硕的妇人一左一右,将自己拖着走,另二个就跟在她们身后。

二个女人架着Chun娇一路不停,穿过两进大院子,转过一个回廊围着的小花园子,又过了一个雪白院墙的月亮门洞,来到一个青砖白墙大瓦房的阔落院子,院里栽了些花树绕在廊下,院子夹道两边各有一棵高高的老枣树,一棵树下是一面圆圆的石桌石墩,另一棵老树下,却有一眼用青石铺砌了围子的水井,井上还架了圆木的轱辘,两边各是厢房,正正的将这个院子围在当间,这个几个仆妇婢女打扮的女人们散在院子各处忙碌着,廊下的悬了七八几个精致的鸟笼,鸟架,有大有小,上站了些画眉红嘴相思鹊绣眼鸟芙蓉鸟一个铜铸的鸟架上还踞了只蓝眼凤头的鹦鹉。

洒扫的、喂鸟的、里外穿梭的,或者坐在廊上趁着天光做针线的,来来往往,虽然人多,却居然没什么人语声音,只有风吹着那些花树,和女人们行动来往时轻轻的脚步声,间或夹着几声忽高忽低的婉转鸟鸣。

五人来至廊前,其中一个走上前去,对廊下一个正在喂着一只笼中芙蓉雀,身穿一身粉色襦衣裙,头梳偏髻,妆饰简单但却眉目如画的年轻女人施了个礼,捏着嗓子轻轻地说道:“请姨NaiNai替咱回个话,我们四人奉少了少NaiNai之命,已把人带来了。”

那女子听了,停下了手中喂鸟的银制的细长柄钩勺,转过来用眼角看了看被两个女人架住的Chun娇,一只手由襟上登了块青绸的手帕出来,用了三个手指轻轻夹了在鼻翼的两边微微蹭了蹭,另一手上的鸟食勺子就挂在了那只鸟笼的门梁上,只缓缓地从嘴唇里挤了两个字出来:“候着!”便拧转了腰身,进了屋。

过了好一会儿,这粉衣女子又从屋里走了出来,这一次她却是同着另一个粉衣的女子一起抬着一张乌黑油亮的乌木太师椅出来的,两人将太师椅抬来安放在廊下晒不到太阳的地方,又有四个青衣青裙的丫环抬了张乌木小几搁在了那太师椅的右手边。这几个人做安放好这些,又鱼贯而入进了房。

又过得一会儿,四个青衣丫头一人捧了茶水点心,一人捧了个靠坐,一个捧着个红色漆的竹针线篓子出来,拿靠枕的将靠枕布置在了太师椅上,捧点心茶水的将点心茶水布置在乌木小几上,那一个棒着针线篓子的端端正正地捧着,就站在太师椅的边上,面无表情。两个粉衣的女子扶着个贵妇人女人从屋里走了出来,走到安置好了的太师椅跟前,那贵妇人却并不去座,只见第一个粉衣女子又上前用自己的青绸手绢拂了拂那根本就不存在的灰尘,才躬身扶了那贵妇人稳稳地坐了下来,她一坐下来时,整个院子仿佛连呼吸都停止了,那些原本忙碌来去的仆妇丫环全都静静的站着,似乎连那二棵枣树都不敢再随风摆动婆娑的叶子,安静了下来。

“人呢?”那贵妇声音不高,且透着慵懒,但却人人都听得清楚。

那身着粉衣的金姨娘听了,走下廊来,到架住Chun娇的两个妇人身边,对其中一个道:“少NaiNai问:人呢!”

那程六家的一听,便双手合力一叉,轻轻就把Chun娇象堤搂小鸡仔儿似的,拎到了杨氏坐的太师椅跟前,就那么一掼,Chun娇就整个扑倒在阶前地上。

Chun娇吃这样一掼,疼得牙一嘶,嘴一咧,泪水马上涌了出来。

“这么样一个,灰不溜湫的小东西,也要成咱程家的姨娘?呵,叫我瞧瞧,是怎么个倾国倾城,叫咱的爷,心心念念了快半年儿了!”

那程六家的女人听到杨氏这样说,马上一边用一只手将Chun娇拎了起来,一边用另一只手伸出两指捏住了Chun娇的两腮将她的小脸抬起来,朝向给那扬氏细地瞧。“嗯~~,果然俊俏,这可人意的,不怪我们爷这么稀罕。就是这年纪看上去可也太小点了吧!我也就罢了,灵珊,阿俏,你们两个也算是出尖拔份儿的美人儿,要我看可都还不如她三分颜色。”

那穿了粉色儒衫衣裙,梳髻的两个女子原来正是程元芳的两个小妾金氏灵珊和万氏娟俏,那个金姨娘听了杨氏说的这话,只是鼻观口,口观心,菩萨也般立着一动不动。

那万氏听了却不由得有点呐呐的,想了想,走上前半步,端端正正施了个全礼,赔着笑脸轻轻地说道:“姐姐知道,我们原都是粗笨的蠢人,有什么颜色不颜色,要不是跟在姐姐身边,得姐姐这些年的悉心教导,我们又凭了什么,怎么能在爷跟前侍候,绝不敢有负姐姐的一片心。可我们真是尽心服侍的,我们什么都听姐姐的,请姐姐看在我们平日里做事还算勤勉,不敢偷懒耍滑的份上,要是我们有那不周之处,请姐姐一定责罚,指给我们,我们也好拾遗补漏!”一翻话滴水不漏,毫无姿态,只将自己做那地上的泥,把杨氏捧的天高。

“嗯,你这张嘴到是越来越乖巧了,好啦好啦,你们勤不勤勉地,我自然知道,漫说你们为程家开枝散叶,是程家,有功之臣,就有不是的地方,我们一起的的情份,又怎么是旁的人可以比的?我又怎么能难为你们,就说我如今有了身孕,还多多依靠你们两个帮手才是。”

那杨氏说着这话,语气甚是诚恳,然而眉头动也不曾一动,她一边说一边从头上摸下一枚银山茶花样式的细巧发籫来,一手持了那发籫,一手取过针线篓子里的一件崩在绣崩上的绣品,用发籫的尖尖给那件正准备完工的绣活做最后的平整工作。

那万氏不敢再说什么,又端端正正地向杨氏施了个全礼,退到杨氏身后。

那杨氏眼皮子也不抬,转而说道:“瞧你好模好样,若不是家里欠了债,你也不会进了我们家来,不过你即是进来了,爷又可心你,这就是你的福气了,不过瞧你这一把骨头,别是身上有什么不好吧,要是就让你这么上前去侍候,若你要是有点什么病过给我们爷那就是大事了,你们说呢?。”这些字仿佛自动报号机里的报号似的,一字一字从杨氏的嘴里说出来,听得Chun娇一阵阵地心寒。

程六家的见这大少NaiNai最后这问话却是望了自己一眼说的,便麻溜地上前一福,说:“少NaiNai说的极是,那您看,是不是该先请个太夫给这小娘子瞧瞧,要有什么也好些医治……”程六家的说着这话,忽看见杨氏狠盯了自己一眼,想起这位祖宗的脾气来,慌忙打住了,赶紧转而说到:“请少NaiNai示下,怎么给她怎么安置哪?”

“爷那里是怎么发话的?”杨氏收回了刀子般的眼光,仿佛刚才根本没去看过程六家的女人,而是一直盯着手里的活计般,又慢香香地问。

“回少NaiNai,少爷跟前富安回话:说少爷只说:要派人接她老娘来,再挑日子,先让安置个地方,呃还说要派两个丫头……”

那杨氏听到这里,抬起右手来轻轻一挥,打断了程六家的话,手里停了一停,略抬了抬眼皮子:“接她老娘的人派了谁?”

“她老娘现在县衙里服役,少爷命贵根带人去县里接,不过他没敢就去,现在二门上的回事厅候着您的话儿呢!”

“嗯,那好,你去,告诉他,今日先不必去了。这事儿回头我和爷说,我叫人熏得好狍子肉,前儿爹吃着说很好,要也与我父亲送几筷子尝个鲜,我这里也正做了几件袍子和靴子,给我父亲兄弟,还有些针脚便得了,过两三日等我做好,让贵根进城时顺便给我捎回去,这两件事都不是太急的事,可以并在一起办了,一来是全了爹疼我的心,二来也办了少爷交待的事,还不用再派人多跑一趟路,省了许多脚力时间!”扬氏停了停又说:

“我看着这个小娘子这么瘦弱,你们却怎么把人家捆成这个样子,赶紧给她松开了罢,暂时将她交给桔娘看着。刚好这两日我胃口有些弱,须回一声老爷,请孙神医来帮我瞧瞧才好,到时就顺便与她也瞧瞧罢,若是没什么就罢了,若是有什么事,再来回我的话罢!”

风雨路归人

风雨路归人

作者:糖心布拉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风雨路归人》为糖心布拉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Chun娇也不敢挣扎,因程元芳虽然将她嘴里的抺布松了,却还没有松开她手脚的绑绳,只得任由那两个健硕的妇人一左一右,将自己拖着走,另二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