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第一宠婚:娇妻你别逃》蚀骨宠婚娇妻休想逃 第一章 没有天涯海角的票 第一宠婚:娇妻你别逃最新章节

《第一宠婚:娇妻你别逃》蚀骨宠婚娇妻休想逃 第一章 没有天涯海角的票 第一宠婚:娇妻你别逃最新章节

发布时间:2021-03-22 20:04:35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惜非靥 状态:已完结

《第一宠婚:娇妻你别逃》为惜非靥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刚过初秋的风吹的有些许萧瑟,带着猛烈的清冷吹散了

>>>《第一宠婚:娇妻你别逃》在线阅读<<<

《第一宠婚:娇妻你别逃》免费试读


刚过初秋的风吹的有些许萧瑟,带着猛烈的清冷吹散了院子里一簇盛开的铃兰。洁白的花瓣被打落在地上,在深夜里映下点点雪白。

钟汪洋坐在高高的阳台上,旁边有一盆盛开的六月菊。静静的立在石浮屠上,层层绕绕的花朵极其的好看。

她身上穿着黄色的礼服,精致的妆容有不知被什么花了妆。钟汪洋静静的看着面前对坐着的男子,沉默了良久。才将离婚协议书拿起来,只是看了一眼,便又放下。

钟汪洋问他:“你没有签字?”

程佐看了她一眼,深邃如墨的眼神如同一颗黑色星辰。随即便很快移开视线,侧身从她身边走进了客厅,再次进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支派克笔。声音有一丝沙哑:“车子、房子、都可以给你。”

或许是感觉到自己对她的冷漠冷漠,等看到阳台上那一盆开的尚好的六月菊时候。又顿了顿,再度开口:“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浓郁的香水味顺着大风,冲入钟汪洋的鼻子里,或许是太过刺鼻,让她的眼睛有些发酸。但是这么认输又不可能,钟家家教:“你可以一无所有,但不能没有骨气。”这么多年,钟汪洋一直拿这句话当做首条戒令。

“不用,离婚协议,我现在就会签好,然后离开。“她的声音强烈压抑着情绪,尽量让自己能够泰然处之:“这或许是我们最后一次这么安静的谈话,你放心,我什么都不会要。“

程佐脸上的笑容顿时消失,高大的身子有些发冷,手暗暗握成了拳,许久,才扯出一个笑容,出了声:“这是我补偿你的。“

她拿着派克笔的手忽然停住,想写出自己的名字时候,抖的厉害,在洁白的纸上划出一道深深的痕迹,她忙的一怔,然后停手,有些无措的低了头:“对不起,我弄坏了,有没有备份的。”

“没有。”程佐看了她一眼,安静的坐到她的对面,强硬的扯起一抹笑容,至始至终,那双黑色的眸子都没有直视过她。

钟汪洋感觉心里疼的厉害,手抖着拿住旁边的杯子。冰凉的水顺着喉咙滑下,让她有一瞬间的清醒,她看了看被她划了一道的离婚协议,黑色的痕迹刺的眼睛发酸。

许久,她重新拿起派克笔,手已经不在抖。十分平静的说:“那就用这个吧。”

程佐按住她的手,一句话都没有说,眼里却涌出万种情绪,一时之间百感交集。她望了望,觉得这个时候,程佐这般样子,大抵就是在嘲笑她。其实说来也是,她自己估摸着都嘲笑自己。

过了良久,她才缓缓开口:“程总,您这是干什么。“说着,突然笑了,带着一丝苦涩。但自认这个笑容还算是可以,没有失了豪门千金的风度。

程佐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又咽了下去,看着她瘦弱的身子,最终拉住了她的手腕,力道大的让他有些掉眼泪。

钟汪洋心里涌出无限的感慨,复杂的看了眼握在自己手腕上的手,心里五味陈杂,淡淡道:“放开。“

程佐用了很大的力气,迫使她看向他:“钟钟……“

她奋力甩开他的手,像没事人继续在协议上写好自己的名字,一笔一划、认真到这二十一年都没有这么用力认真过。

“别这么叫我,叫我钟汪洋吧,都要离婚了,就不要这么亲密称呼了,怪恶心的。“她说着,将最后一笔停下,然后放在了他的面前,说:“虽然被划了一道,但是应该不会影响法律效应。我已经签了,你签了就行了。“

程佐皱了眉,深邃的眼神中有着一丝破碎,伸手接过,语气有些冷寒:“我还需要在考虑考虑。“

“嗨,考虑?“钟汪洋觉得自己还是控制不住易怒的情绪,轻而易举的被他拿下。如此想着,此情此景她也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估摸着是上天嫌弃她太过娇纵,给的她一次报应罢。毕竟是深爱了四年的男人,突然抛弃了她,客气平心而论,这应该是最好的惩罚了。

片刻,她突然笑了,眼泪晕染到眼眶,却没有掉下来:“程总,您这是开什么玩笑。我自认和程总您,没有别的瓜葛了。至于您这假惺惺的挽留,也收收吧。这儿没有记者,没人会为你这副深情模样聊以记载,让后人传颂。“

说完,钟汪洋站起身,绕过程佐上了楼,木质的楼梯在空旷的房子里一场响亮,直到她关了门,程佐的身子都没有动。

钟汪洋看着房间中间挂着的婚纱照,这是六十三天前,程佐抱着她挂上去的。女人在结婚前总会有一个特性,那就是不管做什么都觉得自己非常的幸福。

记得这套婚纱是从巴黎空运过来的,当时还没和程佐拍婚纱照,她就拉着聂如今给她拍了一天特写,过足了瘾。

她估摸着,毕竟自己年少轻狂,就是被幸福冲昏了头脑,没有发现程佐这一颗伪善的心。

照着聂如今以前对程佐的评价来看,纵然是她最崇拜的米开朗其罗,在经历爱情时候,也会有几部神志不清的画作流传下来。令后人百思不得其解,终日郁郁寡欢的研究当时画这副作品时候,米开朗其罗究竟是个什么心思。

由此可见,她之前没有认清程佐的真面目,也是情有可原的。说起来她和程佐这段人神共愤的爱情,寥寥几字就可以说的清楚。

她是本市钟市集团的大小姐,四年前她在大学与程佐相遇,顺风顺水的走到了一起。程佐在四年后成功打入钟家,并且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父亲送进了监狱。这就是这四年来,她和程佐的一切。

一直以来,她都觉得她并不是一个懵懂木讷的人,只不过单纯的有些固执,固执的有些复杂。

看来,她还是高估了自己的智商,不然,怎么能叫程佐骗了整整四年而不自知,不仅输了自己,还搭上了钟家。

她站起身子,然后走到窗户旁边,她身子微微在发抖,但还是打开了窗户,夜晚的冷风在窗户打开的时候就立马卷了进来,冷风像是咆哮的野兽,猛烈而快速。

大片大片的窗帘布被吹得飞了起来,然后在空中卷了起来,像是一只很大的蝴蝶,欲迎风而去。

她打了个冷颤,夜晚的冷风吹来有股刺骨地疼痛,打在脸上,像是刀割一样。

寒风吹的她瑟瑟发抖,抱着肩膀站在窗前,突然有些自嘲,人与人的距离何其远,要透彻的明白一个人,何其难,至少她,花了四年,才明白。

她记得以前,只要她有点发烧感冒,程佐无论多大风雨都会替她买药,那个时候,她和程佐,一遍一遍的看《似水年华》,青涩的文字包含了感情的隐忍,那些欲辩难辨的眼神和将说未说的话,是花季里最能融入感情的岁月。

“如果有一张票能到达天涯海角,你会不会跟我走。“那个时候她经常问程佐这句话,而程佐却总是笑笑,揉揉她的头发,说只要有,就会。

窗户被风吹的咯吱声响,空旷的声音将她从回忆里惊起,她终究做不到程佐那般的泰然自若,眼泪顺着眼角哗哗流下,有时候她真的希望程佐能晚点说出这个真相,至少,等他们结婚一百天阿。

可是现实就是如此,他不记得他们结婚多久了,就像她不知道当初他的情深柔肠却是带着深仇似海。

钟汪洋仰起头,让泪水全部倒回。可见人就是一个脆弱的生物,特别是女人。这个时候爷深深刻刻的表示出了上古名言:“女人,都是水做的。”

门咯吱被人推开,钟汪洋没有动,依旧抱着胳膊站在窗前,虽然她不想这么自虐的受冷风吹,但这是此时保持她清醒最好的办法。

程佐看了她一眼,走过来关上了窗子:“钟钟……“

“对了,帮我把这个拿下来吧。“钟汪洋打断他的话,扯出一个笑容,指了指挂在墙上的婚纱照,上面幸福的笑容,成了此刻两个人之间最大的讽刺。

程佐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随即又笑了,他伸手小心翼翼的将硕大的照片拿下来,动作十分缓慢。

她在一旁看着,然后按住了他的手:“不用这么小心,碎了就碎了。”

程佐脸上有些难看,但现在也不好说什么,一时之间气氛有些沉默。

钟汪洋努力的笑了笑,伸手从他手中接过来。和以前一样的重量,她拿着甚至有些吃力。下一秒,手中的照片就冲着前方的墙摔了过去。

程佐有片刻的发愣,转头,就看见曾经用上等材料打造框架的婚纱照,此刻四分五裂、无马分尸的躺在地上。照片断裂的地方,正是他们挽着的手。

在照片破碎的一瞬间,钟汪洋努力克制住不让自己痛哭流涕,她回过头,说:“倒是委屈了程总,与个不爱的女人朝夕相处这么久,同床异梦的感觉不好受吧,现在好了,谁都不用觉得委屈。“

钟汪洋笑的有些讽刺,讽刺她自己的自以为是,以为程佐是对她最好的人。而最后这只是一个编织了四年的阴谋。

钟汪洋深呼了气,让整个人看起来正常一点,她不想在继续墨迹下去,甚至,不想在这栋房子里多待一秒。

“程佐,我希望我们这辈子都不会再相见。你对我、对钟家所做的一切,我都会铭记于心。他日若我有能力,定要你十倍偿还。“能够在这番光景下,这么淡定的说完这句话,钟汪洋自己也有点发愣。

“钟钟……“程佐猛地从后面拉住了她,巨大的力道使

第一宠婚:娇妻你别逃

第一宠婚:娇妻你别逃

作者:惜非靥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第一宠婚:娇妻你别逃》为惜非靥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刚过初秋的风吹的有些许萧瑟,带着猛烈的清冷吹散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