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重生之花开须折》重生花开时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五章 惊天秘密被人知 重生之花开须折by冬月十一

《重生之花开须折》重生花开时全文免费阅读 第十五章 惊天秘密被人知 重生之花开须折by冬月十一

发布时间:2021-01-13 20:05:40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冬月十一 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重生之花开须折》是冬月十一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梓桐,冯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梓桐一家心事重重。 屋外,左邻右舍开始八卦

>>>《重生之花开须折》在线阅读<<<

《重生之花开须折》免费试读


梓桐一家心事重重。

屋外,左邻右舍开始八卦为梓桐家打抱不平。

冯燕这次真的是生气了,生的是爸爸的气,一下午都没和父亲说话。明知道花德江插手此事就不可能会拿回钱,写欠条压根就没用,估计要钱的时候欠条都被老鼠咬烂了。

那钱可都是累死累活赚来的。

越想越生气,冯燕在一想起自从嫁过来,公公婆婆老是嫌她这不好、那不好,而且第一个孩子的流产凶手就是他们,要不是他们装病,她还用得着下地割麦子吗?不割麦子会流产吗?

妈妈生气谁都没搭理,晚饭落在了冯烨身上。

吃晚饭的时候,冯燕依旧一动不动躺在床上生闷气。

父亲也没吃饭的心思,坐在火炉旁边,梓桐见此哪里还能吃下饭?

她朝表哥冯烨使了个眼色才悄悄走进卧室,见妈妈没开灯,屋里很暗。免不了磕磕碰碰的。

“嘶、好疼~”

不小心被椅子绊倒的她忍不住惊呼。

床上生气的人也终于动了动。只是动了动,并未起身看她咋了。

看来猛料下的不够。

“哎呀…”

她摸到一把椅子。故意把椅子推到。

在冯燕听来,女儿又被绊倒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冯燕终究是没忍住,打开床边的灯看向倒在地上的女儿,一阵心疼。

“干啥啊这是?”

冯燕轻声呵斥,别扭的不想让外面的人听到她关心女儿的声音。

“妈妈、我饿了~~”

趴在地上的她并未起来,像只可怜的小狗似得,可怜兮兮的看着冯燕委屈的说道。

冯燕起身下床把女儿扶了起来,拍打着她身上的灰尘。

“饿了去吃饭~”

冯燕没好气的回答。

“没有妈妈,我吃不下去饭。”

她小声嘟囔,这句话很受用,生气的妈妈不由得一阵欣慰。

见妈妈不说话,梓桐继续说道:“妈妈、我讨厌爸爸~”

她装作很生气的样子。

果然,这句话让冯燕皱眉并怒道:“没良心的丫头,怎么能这么想?爸爸是这世上最爱你的人之一。”

梓桐见这招有戏继续愤怒的说:“可爸爸什么都听爷爷的,爷爷明明不喜欢爸爸,大伯和小叔还爱欺负爸爸,爸爸为什么要对他们那么好?”

小孩子的脸上表现出一副很不懂的神情。

冯燕也只是轻叹一声,随后耐心教导:“爸爸如果像你爷爷、你大伯那样子,你还会喜欢这样的爸爸么?”

她摇头反问:“那妈妈不喜欢爸爸么?”

冯燕破涕为笑,小孩子真是傻乎乎的啥都不懂。

她继续问妈妈:“妈妈是在生爸爸的气么?那说明爸爸做的不好,所以我不喜欢爸爸~”

冯燕受已逝父亲的熏陶,在任何情况下,教育孩子摆在首位,所以即使花家不算有钱,但还是早早让梓桐踏入学校。

已存到草稿箱

“我没生你爸的气,妈妈只是头疼。知道吗?你爸爸这么好,我怎么会生你爸爸的气呢?”

冯燕这会因为和女儿对话,哪里还有什么气啊!

梓桐见母亲被她摆了一道,忍不住咧嘴一笑。

“那妈妈陪我吃饭,没有妈妈,我吃不进去~”

没给冯燕反应的机会,拉着妈***胳膊就从卧室走了出去。

“爸爸、妈妈说她没生气,她只是头疼。”

她冲着站在院子的爸爸叫喊。

花世忠听见女儿的声音忍不住笑了笑。“头疼啊?之前小菊教过我按摩的手法,我来给你按摩按摩。”

小菊也就是父亲的妹妹,她的姑姑。

前世她最喜欢、最钦佩姑姑了。

姑姑是从乡村出去的小姑娘,独自一人出去闯荡,学美容美发,最后开了个美容美发店,生意兴隆,嫁了个有钱人。

这一世她可得好好报答姑姑,姑姑前世对她也可好了。

“没正经的,一边去~”

冯燕没好气的推搡身后要给她按摩的花世忠。

俗话说情人眼里出西施,更可况在这一带,冯燕长得本就不耐,清秀的脸庞遗传姥姥。

俩人刚怄过气,此刻冯燕近似撒娇的生气让花世忠心都化了。

父母俩人的互动让她忍不住起鸡皮疙瘩。

匆匆吃完饭就去自己的房间了。

现在天已经很黑了。后天就是十五,十五过后父亲就得出去打工赚钱。大伯肯定也会跟着。父亲在外面赚的钱有部分都被大伯拿出去显摆找小姐去了,父亲劝也劝不动,可也不能扔下懒惰的大伯。最后没办法,父亲把大伯带回家,婶婶知道后大怒要离婚回娘家。

更可恶的是,大伯竟然在母亲大人面前说父亲在外面对母亲不忠,为此母亲和父亲有过一段很不愉快的吵架时光。还好最后和好如初。

她一定不能让父亲出去打工,出去打工也赚不了几个钱,还不如做生意。

现在正是做生意的好时机,可是怎么样才能阻止父亲外出?怎样才能让父亲做生意呢?

啊~~~好烦啊~~

梓桐忍不住烦恼的抓着自己的头发!

“怎么了?”

听见冯烨的声音,她没精打采,撅着小嘴无奈的说道:“头痒~”

那副烦恼的小模样好像头上真有一窝虱子!

冯烨走进她借着灯光把她扎着的头发散下来,看了半天也没看见什么虱子之类的。

“夜里别洗头发,对身体不好,明天出太阳了我再给你洗头发。”

“好吧。”

反正她不是头痒,也不需要她动手洗。啥时候洗都无所谓。

第二天是个好天气,一大早冯烨就履行昨晚的话把梓桐的头发洗了洗。

动作轻柔、一点没有男生的粗鲁,熟练的手法就好像是专业的洗发小徒弟。

洗完头发冯烨被父亲叫去菜地帮忙,母亲在家中缝缝补补。

无聊的她只好出去溜达溜达。

她们属于郊区,有时候Chun还是冬,夏才是Chun,秋才是夏,等到了冬仍旧还是冬,北方有的时候冷起来要人命。

凹凸不平的道路上面还有些未化的雪,像一些没人走过的地方,雪洁白如玉。

玩心大起的她在上面用小脚丫踩出了一朵花。

旁边还歪歪扭扭写着花梓桐~

要不是怕会感冒,她真想尝试躺在雪上面的感觉。

玩过雪之后,她向柳树村最大的水塘走去。

这个时候的水塘上面都结成了厚厚的冰,有的不怕死的调皮小孩喜欢在上面试探着走几步,但谁都不敢往中间走去,因为传说水塘深处有水鬼。

不管是大人胡编乱造也好,还是真有也好,反正梓桐前世是相信了,每次路过水塘的时候都拉着伙伴。

很快就到了水塘,爷爷和大伯家就住水塘的对面。

估计这会都在家烤火,只有一些调皮的男孩站在水塘边往冰上面扔小石子。

梓桐只感觉眼熟并未上前跟他们一块玩耍,毕竟都这么多年了,就算眼熟也叫不出小时候玩伴的名字。

想当年幼稚的它们,曾信誓旦旦的说不会忘记之间的友谊,但它们都忽略了时间的强大。

不知不觉中好多事好多人都在忙忙碌碌之间遗忘了。

在水塘旁边站了一会后,梓桐鬼使神差的朝爷爷家后面走去。

爷爷家所处的地理位置比较低,屋后面还有个小草垛。

只要爬上小草垛,在借助旁边的大树枝干,她就能轻轻松松的站在大伯家的楼顶。

见这时候附近没人,梓桐像只灵活的小猴子往上爬去。

三两下踩着草垛里坚硬的树枝爬上了草垛,就是个子太矮爬上楼顶的话有些困难。

等爬上楼顶的时候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的。衣服也脏了。

“小声点、说那么大声被世忠听见了咋办?”

NaiNai彭秀玲呵斥的声音从屋里传到屋顶。

本应喘大气的梓桐慢慢放低呼吸的声音,猫着身子朝爷爷家的楼顶走去。

从楼顶看爷爷和大伯家连在一块的院子,一大家子的人坐在院子里晒着太阳。

只见大伯非但不小声,还不耐的大声说“听到咋啦?听到他还能不认爸?”

嚣张的态度让蹲在楼顶的梓桐恨得牙痒痒。

“臭小子,小声点。”

花德江还真怕孝子花世忠不在孝敬他。

他可不傻,自己的儿子一个二个都不争气,若不是有花世忠这个孝子养着,几百年前早就饿死了。

大伯撇了撇嘴小声说道:“爸、你确定世忠那小子不知道

他身世吗?”

楼顶上的梓桐一下子懵了,难道爸爸不是爷爷亲生的?

为了偷听,索性就趴在刚化雪的楼顶,小耳朵探出楼顶边沿,仔细听着,就怕漏听了。

大伯花世国继续嘟囔“村里人这么爱八卦,指不定谁就告诉他不是你亲生的了。不过世忠也真傻~~您对他这个样子,他还把你当亲生父亲养着…”

花德江拿起拐杖就往大伯身上打去“我怎么对他了?我养他这么大…再说了,村里人也只是怀疑而已,除了彭老头知道,村里其他人都不清楚。”

大伯躲过拐杖,一脸对父亲无语的表情。

花德江自知大儿子说的是事实,但为了面子当然要死鸭子嘴硬,坚决不能承认他对花世忠不好的事实。

“老头子,你确定你二弟死了吗?我就怕他没死回来了,到时我们咋面对你弟弟啊。”

NaiNai彭秀玲担忧着。

爷爷的二弟,按辈分不就是她二爷么?

二爷和父亲有什么关系?

楼顶一动不动的梓桐边听边揣测。

“没死的话这么多年为何不回家?部队也不可能发这么多钱补偿世忠…”

说到补偿,花德江没再继续说下去,选择了闭嘴。

大伯却好死不死往枪口撞:“补偿

重生之花开须折

重生之花开须折

作者:冬月十一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完结小说《重生之花开须折》是冬月十一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梓桐,冯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梓桐一家心事重重。 屋外,左邻右舍开始八卦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