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耳洞》耳洞有个硬疙瘩 第六章:新年 耳洞精彩阅读

《耳洞》耳洞有个硬疙瘩 第六章:新年 耳洞精彩阅读

发布时间:2019-12-14 08:07:52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识雨清风 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耳洞》由识雨清风所编写的青春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艾微,莫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这座城市地处两山之间的通风口,冬天阴寒透骨,尤其高校区处于望眼毫无遮拦的城郊,西北风特别猛烈,倘若下雨雪的话,撑着伞几乎是寸步难行

>>>《耳洞》在线阅读<<<

《耳洞免费试读


这座城市地处两山之间的通风口,冬天阴寒透骨,尤其高校区处于望眼毫无遮拦的城郊,西北风特别猛烈,倘若下雨雪的话,撑着伞几乎是寸步难行.

艾微紧了紧身上的呢子大衣,简单收拾收拾东西,挤上发往市区的公交.公交车内寥寥数人,都是往市区买年货的城郊村民,有些高声地谈论着要买什么.艾微仔细地听着他们的交谈,受他们之间气氛的感染,心情也稍微雀跃起来,仿佛自己也是他们当中的一分子.然而当乘客陆陆续续地下车,艾微却找不到下车的理由,没有家人需要她讨好,没有家庭需要她布置,没有家务需要她操心.车内的空气逐渐清冷下来,到最后除了司机就只剩她一人.

路过酒吧所在的那条街的路口时,艾微下了车,带着些微的茫然看了看那条路,最终还是转身往旁边的方向走,那条路太熟悉,而她现在需要的,是打发身边突然多余出来的时间.缓慢地走在贤士二路,路边的香樟落了一地的叶子.

艾微惶神间感觉自己走在家乡的武功山大道上,大道两边都是茂盛的香樟,淡淡的香味在清冷的空气里格外地清晰.香樟的种子落在地上,任人踩踏发出"啪啪"的声响,艾微甚至能在那一声声破碎的声音里听到当中包含期待的兴奋.沿着武功山大道往东,到蒙岗岭止,道路分出南北方向.向北走下去,不多远就绕开了蒙岗岭回复到向东方向,能看见宽宽的泸水河,河水一年四季都很安静,透着一股子温柔娴雅,而在这温柔娴雅之下却是一路向东毫不留恋的无情.河对岸是茂密的竹林,修长纤美的身姿倒映在河水里,若是在夏季,会显得特别的青翠;已经废弃许久的运煤的铁路从河上横跨而过.这条路通往江南乡,外祖母家就在江南深处,年少时走过无数遍.

"叭~~"艾微被突然的喇叭声响惊醒,有些迷蒙的眸子逐渐清晰,这里不是家乡.贤士二路走到了尽头,往右通往阳明路,往前通往广场和步行街.艾微右转,到阳明路,宽阔的道路上比贤士二路还要来的安静.熟悉的手机铃声响起,艾微心里一紧,看到来电人姓名的时候才突然放松下来,脸上习惯性的笑容显得温暖而真实.

"在哪儿?"方云波的声音从信号的另一端传过来,温和中带着电子声音的磁性.

艾微往周围看了看,"贤士二路的洞庭西饼屋前."边说边离开阳明路回到贤士二路.

"嗯,等着,别走开."

"好."

方云波一身卡其色的呢大衣,裹着白色的围巾,黑色紧身牛仔裤裹在黑色的中筒骑士靴里,呼出的雾气让一向清亮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出门很久了么?"嘴角的笑意温和暖人.

新市是省内工业最发达的城市,离这里只一小时车程.方云波在周末的时候也偶尔会回去改善改善伙食,甚至带一些被套衣物什么的回去丢给家里请的钟点工洗.牵着艾微的手走进家门,掌心摩挲的薄茧让方云波第一次清楚真切地意识到现实的艰辛和生活的真实.

"回来了?赶紧过来坐下吃饭吧."一个看起来四十岁左右的时髦主妇从沙发上站起来,冲方云波和艾微温和地笑,"这个就是艾微吧?饿了没有,赶紧过来吃饭,暖暖身子."

艾微回笑"阿姨好,打扰了."艾微的母亲也就四十出头,然而病痛的折磨和心态间的沧桑让她却远远不能与当前的主妇相提并论.

"小孩子家家的,客气什么?"说着拉过艾微的手,带到餐桌边坐下,转头冲方云波道"去楼上把你妹妹叫下来吃饭吧,整天就知道爬在网上."

方云波的妹妹方云澜,与方云波相差了近十岁,还在上小学,最近沉迷于网上那个养精灵的游戏,每天都很勤奋地采花喂露,给精灵换装.方云澜蹦跳着到餐桌边,飞快地捏住一块香菇丢进嘴里.方妈妈敲打的筷子落了空"疯丫头,赶紧把手洗了再来吃饭."责备的语气里带着无奈和宠溺,说着招呼艾微吃菜,叨叨着"女孩子长得太瘦了".

艾微有些贪恋这样的温情却有惧怕这种温情.惧怕自己一旦贪恋,生活的现实会将她击垮.而她,也早就清楚地了解生活的真相.

艾微没有问方云波的父亲为什么不在.家家有本经,端看怎样调整自己的心态来适应和念好这本生活经.听着方云澜清脆地喊她"艾微姐姐",艾微心里蓦然升起一种柔软的情绪,眉眼间的笑意更显舒心.辞旧迎新的三天在艾微的记忆里如烟花绚烂.欢乐悲苦终有尽,这是不是意味着悲苦心酸也终将会有结束的一日?艾微站在烟花漫天的冬夜下,好似看到了那个微茫的希望变得明亮了些.

离开的时候,方妈妈给她带上了几盒子的糟鱼,红艳艳的糟鱼整齐地排在透明的饭盒里,混着甜酒的香味令人垂涎欲滴.方云波又另外给她带了各种各样的好吃的装了两大袋子,"拿去吃吧,别有一顿没一顿的太过忽视自己.玉瑶虽然有些吹毛求疵地追求完美,但她说的也没错,身体是自己的,应该好好爱护.如果自己都不爱惜,还有谁能爱惜?别太拼了.学校见."

艾微笑着告别"学校见".曾经,自己也是有家的,还有珍爱的家人.只是,那已经成为了曾经.停在二附院百米处的位置,艾微仰头看那矗立的高楼,视线停在7楼,仿佛透过那钴蓝色的玻璃看到了病房内的情景.脸上血色退去,随即眼神中透出一股狠厉,脚下坚定地往入口走去.

推开706号病房的门进去,轻蹙的足音在封闭的病房内响起,床上的人微微转过头来,微睁开的眼睛静静地看着艾微.艾微扬起笑,弯下腰,轻声道"新年好.我带了些好吃的,我拿给你吃."说着从提着的呆子里拿出一些酥软的糕点,放进杯子里,倒进热牛奶,搅成糊状,用汤匙喂给病人.床上的人微张开干瘪的嘴,将喂到嘴边的食物艰难地咽下,随即摇头表示不用.艾微知道她吃不下,长期的输液和点滴让她没有丝毫胃口,因此也不勉强,将杯子放在病床边的桌子上.

"你看,新年开始了,我们又一起度过了一年.照这样下去,或许我们还有多数年的光阴在一起."艾微的声音异常轻柔,甚至带了些愉悦,让光听这声音的人都能感染到这种愉悦的心情.然而床上的人却异常激动起来.艾微扬扬眉,走上前去,弯下腰,双手撑在床沿,嘴角的笑意丝毫未改"安静些,别激动,你难道不想和你的女儿在一起吗?"然后按响了床头护士站的电铃.等护士进来,才走出去找护士长了解病人的状态.

查房的护士很快就回到了护士站向护士长汇报情况"病人的情绪刚才有些激动,心率有些加快."护士长摆摆手表示知道了,然后转向艾微叹口气"也许是因为过年,见到你心情激动了些.不过这样的情况对病情很不利."

艾微放在身侧的双手紧握呈现一种青白的颜色,指甲深嵌入肉,脸色更加苍白,身体也有些颤抖,深吸一口气,努力维持平常的声调"会有什么样的不利情况呢?"

护士长深深地看她一眼,那一眼里深切的同情几乎将艾微努力维持的平静击溃,"这个,可能还要主治医师才能确诊.待我问过之后通知你."

坐在医院楼下的花园里,阴冷的空气渗透肌肤,艾微打了个寒颤,却依旧坐着没动.她想嘶喊想发泄,可她喊不出来,只能紧咬着下唇.她很清楚自己的目的,三年来从未动摇,然而今天她却有些心颤:这一天终于要到了吗?心中的愤恨并没有减弱,但愤恨之中掺杂的是什么?一种不舍、留恋,艾微意识到这一点,她对自己产生了更大的愤怒和憎恨,更加决绝地想让自己毫无退路地将那个目的执行到底.

许久,天空飘起雨来,比家乡的雨冰冷多了,滴在小块的皮肤上却一直冷到人的心里.雨细细密密越来越大,艾微起身缓步离开医院,在医院附近的公交车候车亭坐下,看着来来往往忙碌奔走的人群,心里想着他们为什么奔忙,又为谁奔忙.

细密的雨帘深处,艾微空茫的眼里似乎看到了埋藏心底深处细雨中的江南,像一幅淡淡的水墨画.外祖母家的老房子在雨中安静地等待.鹅卵石和着黄泥砌成一米高左右的墙,然后用青砖砌就,盖上黑色的瓦片.青石板的台阶、高高的门槛后是大门,有两重,外面的是一米半左右的矮门,木头原色上雕刻着精致的花纹,靠内的正门很高,估计有八尺,光面、原色,贴着门神,两边的门框各挂着一个细竹筒,里面插着焚烧的檀香和艾草,头上的门楹上悬着一面小小的铜镜和一把巴掌大小的剪刀.推开门进去是个正厅,上首是个案台,上面供着观音像摆着香炉铜烛.案台两侧开门,左侧进去是厨房,外祖母曾在这里忙碌着她的一日三餐;右侧进去是两间相通的房间,是主人的卧室,艾微曾在这里陪同她生命里最珍视的人走到生命的最后;正厅左右两侧各开两个门,靠近上首位置的是客房,靠近门边的是仓库,门后还摆着上阁楼的木梯.少年时,艾微经常穿过青石板和鹅卵石铺就的小路走到前面的池塘边找洗衣服的外祖母.那儿附近都是平坦的稻田,不远处隔着马路的青山在雨雾中绰约可见.

恍惚间,外祖母伸出手抚摸她的头顶,对她露出慈祥的微笑.艾微脸上不自觉地笑起来,伸出手去握住那满是老茧的苍老温暖的手掌,却是,一握成空.悬着握空的手缓缓收紧,艾微心底的愤恨无处发泄,面上的笑容僵住,眼底的狠厉喷薄而出.

耳洞

耳洞

作者:识雨清风类型:青春状态:已完结

经典小说《耳洞》由识雨清风所编写的青春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艾微,莫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这座城市地处两山之间的通风口,冬天阴寒透骨,尤其高校区处于望眼毫无遮拦的城郊,西北风特别猛烈,倘若下雨雪的话,撑着伞几乎是寸步难行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