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记忆买卖》买卖记忆的电影 第十二章 访客 记忆买卖女王受

《记忆买卖》买卖记忆的电影 第十二章 访客 记忆买卖女王受

发布时间:2019-11-17 04:15:00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景仟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记忆买卖》的小说,是作者景仟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玳琪尝试着致电给秋晴望。 打不通。 玳琪摊了摊手,说:“她和我一句话都没说过,连我ID号都没存,现在肯定受够了狗仔的电话轰炸,直接

>>>《记忆买卖》在线阅读<<<

《记忆买卖免费试读


玳琪尝试着致电给秋晴望。

打不通。

玳琪摊了摊手,说:“她和我一句话都没说过,连我ID号都没存,现在肯定受够了狗仔的电话轰炸,直接拒绝来电。”

梧桐又来崇拜了:“玳琪,你好厉害,怎么拿到秋晴望的ID的?借我记一下。”

玳琪不想理他。

露从白说:“拿ID号这点小事,对玳琪精来说只是小菜一碟,玳琪精,有名你叫,都成精了。”

风小计问玳琪:“还有别的什么办法可以联系到她吗?”

玳琪想了想,说:“剧组这两天就在G市的海底酒店拍摄,后天就要撤离了,我们只有一天的时间可以找到她。”

“什么,这个时候了,她还拍戏?”梧桐问。

“人红是有原因的,对演员来说,拍戏才是要事。”玳琪一直这样认为。

“明天周六,反正也不用上课,我们一起去海底酒店碰她。”露从白建议。

“明天海底酒店会被封锁。”玳琪语气肯定。

“你是剧组的人,你进去好了。”梧桐说。

玳琪摇头:“我就那几秒钟的镜头,一早拍完,现在又是敏感时期,剧组不会放我进去的了。即使剧组让我进去,但眼下风头火势,我去见秋晴望,被狗仔看到,岂不火上添油。”

梧桐跺脚:“那怎么是好?”

露从白这才说:“你们,真的不知道海底酒店是我爸开的?”

梧桐看着露从白:“这时候,别开玩笑了。”

露从白立马打电话:“喂,爸,明天我想约几个朋友到海底酒店玩。什么?被剧组封锁了?那这酒店到底谁说了算?我明白你难处,要不这样,你安排一下,让我们几个当一天服务员体验一下也好。”

直至梧桐穿着服务员工装走进了海底酒店大门,他才相信露从白说的是实话。

G市近海,海底酒店顾名思义就是建于海底的酒店,酒店内,透明玻璃外清晰可见多种海洋动物在游弋,还有珊瑚、水草……

如此五彩斑斓,抬头看去,能见到海水闪着粼粼波光,一波一波幽蓝十分魅惑。

海洋酒店四周用特殊材质的透明玻璃围起,像一个巨型的水晶盒子,而这个别致的水晶盒子内时刻供着氧气。

梧桐知道这里消费奇高,但因极受欢迎,就算有钱也未必拿得到号进来。

此刻,梧桐觉得自己就是人鱼公主或者是居住在龙王殿里的小龙女。

他总是常怀一颗少女心。

“从白,你行啊,我一直以为你吹牛。”梧桐低声说。

风小计说:“我以为你知道从白是富家女才接近她的。”

梧桐又来八卦:“从白,露正霖是你爸?听说你爸家里住着几个小老婆,这几个小老婆平时会打架不?争宠是不是争得像后宫一样?”

露从白瞪他一眼:“你读什么记忆学,你直接当娱记得了。”

“露大小姐,我会好好考虑你的建议的。”

露从白对风小计说:“等下,剧组的人用餐的时候,你就在旁边给秋晴望伺候,这个重任交给你了。”

梧桐不服:“为什么不是我?我一向最有女人缘。”

终于,等到剧组用餐,足足比预计时间晚了三小时。

风小计听玳琪说过,很多时候,她们甚至连工作餐也没有时间吃,为了争分夺秒,剧组里个个吃几片营养片算数。

人人只看到演员风光无限,见不到他们背后艰辛。

风小计就在秋晴望身边斟茶倒水。

不用多说,秋晴望自然是美女,与一般的大眼小脸女星相比,她胜在貌美得能让人过目不忘。

眼睛不是特别大,但笑起来带着卧蚕,弯弯如月,鼻子不是非常挺拔,但配在那张脸上显得非常精致,脸甚至还有一些方,却菱角分明而且线条流畅,整体看起来就非常顺眼。

这是一张很具观众缘的脸。

秋晴望为人看起来倒没啥架子,对待小小服务员也算亲善。

只是,风小计观察到她眉宇之间总有些愁意,也许是被连日来的绯闻缠身所累。

见餐桌上的人开始热闹交谈开了,风小计便趁给秋晴望倒水的当儿,在她耳边低声说:“玳琪叫我来找你,她愿意站出来指正霍遇乐。”

秋晴望手中的刀叉停顿了一下,几秒钟之后,她又面无表情地回道:“不必了。”

风小计还是不放弃:“秋小姐,我们并无恶意,我在回Chun学院专修记忆学,也许能帮到你点什么。”

秋晴望又说:“不必了。”

风小计继续说:“我们只是想要一个公道。”

秋晴望忽然放下刀叉,用餐巾轻轻擦拭了一下嘴巴,说:“我吃饱了,诸位慢用。”说完,轻轻拉开椅子便离席了。

风小计想转身跟前,被秋晴望止住:“这位小姐,你还是留在这看看别人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梧桐倒也醒目,见机跟了出去,最后见秋晴望去了女厕,只好发信息知会风小计和露从白。

风小计借撤盘的机会,迅速跟去女厕。

秋晴望正在厕所补妆。

风小计迅速查看厕所,确定没有其他人了,才说:“秋小姐,你如何能容忍你的丈夫在那颠倒黑白,为所欲为?”

秋晴望有点不耐烦,但仍然涵养十足,她说:“谢谢您的好意,但真不劳你费心,我的事情自己会解决。”秋晴望说完,走了出去。

“你的记忆被人动了手脚,你找谁解决?你又不是没找过!”风小计尽最后努力。

秋晴望认真看了一眼风小计。

好一会儿,才说:“这里说话不方便,你跟我去一下更衣室。”

一来到更衣室,反锁了门,秋晴望就问:“你为何帮我?”

“我帮玳琪而已,她是我好友。”

到这个时候,秋晴望当然知道玳琪是谁,她直接说重点:“你有没有办法可以将霍遇乐记忆里的资金密码套取出来?”

风小计意外,随即摇头:“我们不做这样的事。”

“你别误会,前段时间我的资产被无端转走,警方什么都查不出来,我怀疑霍遇乐借记忆互旅为由,利用催眠,潜入我记忆,通过引导,套取了我的财产情况和资金密码,然后又趁我熟睡,偷用我的生物指纹输入这些密码转走了我的财产。我只是想取回属于自己的钱。”

风小计立马说:“我和玳琪的联系方式等下会发到你ID号里,你开机即可看到,你若考虑清楚了,随时都可以联系我们,希望我们能合作。”

这时,秋晴望的助手来找秋晴望,风小计才不得已退出更衣间。

风小计出到去,在群上发信息说:“要做的事做完了,我们先回宿舍。”

谁知梧桐却说:“你们先回去,我想在多玩一会儿,这里太美,上次想来都没来到。”

“正事要紧。”风小计回复。

“如果你想以后都不来海底酒店,今天你尽管留晚点。”露从白说。

梧桐只好乖乖跟大队回宿舍等秋晴望消息。

但斋等又太无聊,露从白趁机买了一大堆吃喝的东西在家开起派对来。

等到他们狂欢起来,秋晴望终于来电。

玳琪第一时间接起电话,放了扬声,说:“秋老师您好,我是玳琪。”

秋晴望开门见山:“我已经托人调查过你们,现在除了找你们,我其实别无他法。”

玳琪见机立马说:“你什么时候方便?我认为我们当面谈好些,我们现在就在学校宿舍,香槟和点心都没吃完。”

秋晴望便说:“剩我一些,我很快就到,学校哪里有‘飞车’停车场?最好是那种不引人注意的。”

玳琪说:“你都开‘飞车’了,哪里还能低调?”

听到“飞车”这两字,露从白连忙冲着手机环的话筒说:“我在宿舍楼顶弄了个消音‘飞车’停车场,等下我开指引灯。”

等秋晴望挂上电话,风小计叫了出来:“露从白,整栋宿舍楼,还有哪里没有被你改装过的?”

露从白有点委屈:“大姐,我在这里要住四年的,没有‘飞车’怎么方便?”

“你够年龄考‘飞车’驾照了吗?别告诉我又是你买的?”风小计说。

露从白说:“我有司机。”语气极其随意。

风小计挑了挑左边眉毛,她还是低估了富家女的能耐。

梧桐立马说:“从白,下次带上我去兜风,我要盘旋在学院上方,傲视众生。”

没有人理他。

不出十分钟,露从白收到停机场信号连接请求,就对大家说:“他们快到了。”

一干人便上了天台迎接秋晴望。

梧桐激动到不得了,说:“今天真是我人生中最精彩的一天,早上去海底酒店,晚上直面大明星。”

“梧桐,这件事,你千万千万别大嘴巴说出去。”风小计不放心。

“飞车”终于降落于天台。

没想到除了驾驶员,只有秋晴望一个人,她用了一条围巾包住头。

秋晴望见到他们,笑了出来,说:“一群学生啊?你们真的能帮我?我想我真的疯了,三更半夜到此,将这样大的一件事交托给一群学生。”

但她还是随他们去宿舍,来到宿舍,露从白将秋晴望引进自己房间,说:“秋小姐放心,这宿舍有反窃听装置。”

“看来,找你们,有点希望。”

风小计耿直地说:“我们这里有个无敌大嘴巴的八卦先驱,你真的放心?”

梧桐不打自招:“谁大嘴巴?人家明明就是樱桃小嘴。”

秋晴望显然也并非完全信任,她说:“说真,不完全放心,但至少你们给了我这个赌局,如果我不赌,就只能输了。”

秋晴望已经一手拿着点心一手拿着香槟,发现有些点心和今天的海底酒店一样,就问:“怎么又是海底酒店的点心?”

“你不喜欢?”露从白很关心,这是她今天从自家海底酒店顺带回来的。

“喜欢到不得了,天天吃都不厌。”秋晴望大口大口

记忆买卖

记忆买卖

作者:景仟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记忆买卖》的小说,是作者景仟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玳琪尝试着致电给秋晴望。 打不通。 玳琪摊了摊手,说:“她和我一句话都没说过,连我ID号都没存,现在肯定受够了狗仔的电话轰炸,直接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