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金莲至尊》蟒金莲 平胸小受文 金莲至尊蕾丝

金莲至尊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刑宇,白夜的小说《金莲至尊》此文是宇秋瞳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你才是小白,你全家都是小白”,很明显听见‘小白

|更新:2021-01-30 05:01:5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刑宇,白夜的小说《金莲至尊》此文是宇秋瞳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你才是小白,你全家都是小白”,很明显听见‘小白

《金莲至尊》免费试读

“你才是小白,你全家都是小白”,很明显听见‘小白’二字,那努力保持平静的童音破功了。

“小子,原来是你在吓唬你芸姐,看我怎么收拾你!”终于缓过劲来的芸娘,就要撸袖子去把这熊孩子揪出来暴打一顿,突然被眼前的手臂挡住了去路,眉头一皱:“你干嘛?”

“芸姐,咱们也算是这小子的救命恩人了,得先谈好条件才是”,刑宇瞳斜斜的靠在车厢里,饶有兴趣的看着芸娘那财迷的眼神。

”嘿嘿嘿,你也变坏了啊!“芸娘一脸猥琐的看着刑宇瞳嘿嘿直笑。

被她这样子看着的刑宇瞳嘴角抽了抽,一脸无辜的摸了摸鼻子,”我真的变坏了吗?坏了吗?”

听见她们两个毫不掩饰的商量着怎样整他的端木白夜,努力忍着心中的悲伤和怒意,“你们两个坏女人,想你怎么样啊?告诉你,告诉你,我爹可是镇国大将军。我,我可不怕你们……”声音越来越低,好吧连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的话能够唬住这两个邪恶的女人,淡淡的童音转而变成了低低的啜泣。

芸娘这人自己吃了很多的苦,一点儿也见不得逼自己更惨的人哭,听见那低低啜泣,芸娘急忙的解释。“你别哭,我们也是吓唬你的,我们这就救你出来”,一手将妇人的尸体向一边拖去,一边招呼刑宇瞳搭手将那座位上的木板掀起来。

只见狭小的空间内,一个瘦弱的男孩躺在里面一动不动的,就只是默默的哭泣,好不可怜。

一把将男孩拉了出来,看着眼前有六七岁的瘦弱男孩,芸娘那点过剩的母性光辉瞬间爆发,摸了摸男孩的脸颊,一脸温柔的安慰着哭泣的男孩,“你别哭,你叫端木白夜是吧?虽然,你的家人都死光了,但是……”

听见自己的家人都死光了,端木白夜那点小希望彻底的被掐灭了,压抑已久的悲伤瞬间就爆发出来了,“哇哇哇……哇,娘,爹爹……”

被这样大的哭声震得浑身一个激灵,刑宇瞳直勾勾的望着芸娘,眼里满是谴责,“你到底会不会安慰人啊?”

被这样的突发状况搞的一阵无语的芸娘,回给刑宇瞳一个无辜的表情,按理说,被她那样安慰之后,应该是你好我好大家好的结局才是,那现在这样是神马情况呢?摸了摸脑袋,芸娘也一脸迷茫。

看着这迷糊的二货,刑宇瞳已经对她不抱希望了。看着大哭的端木白夜,皱了皱眉,大声呵斥,“闭嘴”。

“咯咯”的两声,端木白夜被这样的情况弄懵了,“咦?这后来的剧情难道不是应该是她们两,愿意牺牲一切,为自己报仇的剧情吗?以前自己一哭,娘亲就什么都答应自己的吗?”,眨巴了一下哭的红肿的大眼睛,一脸不解的望着皱着眉的刑宇瞳,她好凶!

“你想哭就接着哭,反正死的是你的家人,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不要想着我们会帮你报仇,那是不可能的!自己的仇自己报,那才是男子汉应该做的,你娘死都要保住你,你不会不知道是为什么吗?”,不等端木白夜反驳,一脸平静的自顾自的说自己的。

一把拉住已然有些崩溃的端木白夜,有些在责备的看了一眼刑宇瞳,意思很明显,“他还是孩子!”

无视芸娘那要抽筋的眼睛,刑宇瞳接着说道:“你爹是镇国将军,我想也是不得了的大英雄吧!我想他不会希望自己的孩子竟变成了一个两仇都不敢自己报的胆小鬼吧?我们两个也是无家可归的孩子,我们不是照样活得好好的吗?以后的路,是你自己走的,你想要干什么,是你自己的事!我们谁也管不着”

“我,我,我不是不敢报仇!只是那慕容家可是王族……”那沉默的身影站出来低低的解释着。

刑宇瞳不赖烦的摆了摆手,“好了,你的那些仇恨还是你自己知道的好,敌人厉害,你不会自己变强吗?强到再也不会有人阻碍你吗?”

正准备述说自己的国仇家恨的灌木白夜被这样一顿抢白,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心里一阵不爽,“太可恶了,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整个脸都变得扭曲了,“不劳你费心,我自己的仇自己报”,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后牙槽里蹦出来。

“那好吧,那我就走吧,芸姐”抬脚便下了马车。

在他们俩说话的时候,芸娘这财迷鬼,早已把车里以及车外那些尸体上值钱的东西全都扒光了,装在一个大大的包袱,按照她的话说就是:“要不是看在是端木白夜的家人的份上,连衣服她都想拔下来”,拍了拍满满的包袱,芸娘满意的笑道:“好吧,我们走吧”,竟是完全没有带上那可怜的端木小白的意思。

看着两个坏女人王树林里走去的身影,端木白夜急忙的开口道:“能不能带上我啊?我和你们一起”。

“虾米?你要和我们走?有什么好处?”,那点子爱心全部都使用完了的芸娘,两眼放光的望着更加瘦弱的端木白夜,心想,”这小子听说是镇国将军家的公子,虽然落难了,但是很有可能,还是有不少好的宝贝”,眼珠一转,芸娘那财迷属性发挥到了极致,看向端木白夜的眼睛猫着绿光,“小子,你有宝贝吗?有的话,我们可以考虑一下”。

被这绿油油的眼神看的很不自在的端木白夜,浑身一抖,梗着脖子,一脸倔强,“宝贝?宝贝不是都被你拿完了吗?”

听到没有宝贝,芸娘一脸的不赖烦,“切,你小子没有宝贝还想跟我们混,你以为我们开善堂的啊?”,一把将包袱往怀里拢了拢,警惕的望了他一眼,“告诉你,这点宝贝,就是你的报答我们救命之恩的……”。

“我知道哪里有仙人,可以带你们去”

“额……,你说什么?仙,仙,仙……仙人?”芸娘憋得一脸通红,显然被这话惊得都结巴了。

“我娘来这里就是想要我可以被仙师收入门下,到时,便可为我父亲报仇,我可以带你们去,但是我要和你们一起走,行吗?”,端木白夜好似没有了刚才的懦弱,脊梁挺得笔直,声音都大了几分。

刑宇瞳是修炼过的,修炼可以怎以增加寿元,到了较高的境界移山填海还是可能的,自从来了这个世界,她也从芸娘的嘴里听到仙人二字,但却没有像今天这样,“竟然可以见到仙人?要不我们带着他?”,脸上不露声色,其实心里早已动摇了,这个世界的灵气密度比在灵武大陆还要强,她受伤的经脉都快要养好了。

“好吧!芸姐,我们就带上他,好了,反正也不费多大的事!”,刑宇瞳当场就拍板决定了。

虽然刑宇瞳不怎么多话,但是一路上,都是她在做决定,芸娘这次自然也没有反驳的意思。

“但是,端木白夜,你这个名字太有特点了,所以在你没被仙师收徒之前,你最好不要用这个名字,免得被人认出来了。你就叫小白吧?”,刑宇瞳一脸正经的就将端木白夜的名字定下来了。

看着刑宇瞳那故作正经的脸,芸娘只在心里默默吐槽,“还被人认出来?小白?那分明就是你自己的恶趣味吧!”,忍住翻白眼的冲动,同样一脸真挚的望着端木白夜,哦,不对,是小白!

被这样关心的目光看着,端木白夜那因为惨遭灭门而悲伤不已的心,变得温暖起来,大声道:“好,我以后就叫小白了!”,还感动的热泪盈眶的。

芸娘被这孩纸的单纯震惊的已经不忍直视了,“我靠,这么容易就信了?太小白了吧?”

不过片刻,三人已将这些尸体放在一起,一把火烧了,这是小白特别要求的,那是他自己的家人,让他们也入土为安吧!

不过,小白将他娘,以及那个孩子,一起抬进了旁边的树林,挖坑,将他们好好的葬了,只在坟上离了一个木牌,刻了一朵木兰花,当做印记。

小白跪倒在坟前,一脸的悲痛,大声的哭诉,“娘,我要去学艺,迟早有一天,我会为你们报仇的,再见时,我会把你带回去与爹爹葬在一起的。娘,你不要担心我,我会好好活着的……,还有全哥,你把活的机会让给了我,我会带着你那份,好好的活着的……”,半响,才磕了三个响头,和芸娘他们一起离开了。

从此之后,再也没有那个瘦弱的端木白夜了,血海深仇,让这个还有点天真的男孩变成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了。

一路走来,三人谁也没有说话,芸娘她们只是为这个悲伤的男孩留出一点自己的空间,让他好好的平复一下心情。

“那个,两位姐姐,你们叫什么?”,一道淡淡的童音突兀的响起。

“什么?你现在还不知道我们叫什么??”,被这样一个神一般的问题雷住了的芸娘,立马就炸毛了。

“不好意思,我,我是真的不知道。再说,你们,你们也没说啊”,小白缩了缩脖子,有些胆怯的看看炸毛的芸娘。

被这两个二货雷到的刑宇瞳,抽了抽嘴角,无力的解释,“我叫刑宇瞳,她叫顾芸,人称芸娘”。

“哦,是芸姐啊!”,小白脸红红的望了望故作高深的芸娘,小声的嘟囔着。

见小白已经开口说话,刑宇瞳迫切的想知道仙人的事,立马问道:“小白,你和我们讲一讲仙人的事好吧?”。

“我从父亲那知道的,仙人也就是修真者,我们天云大陆林立这很多的宗派

《金莲至尊》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