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药女天香》九天香小药对人怎么样? 别扭受 药女天香免费阅读

药女天香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武月,雍华楼的小说《药女天香》此文是丛夕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当天下午,洛薰以身体不适为由把自己锁在屋里蒙头大

|更新:2021-01-20 05:02:4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武月,雍华楼的小说《药女天香》此文是丛夕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当天下午,洛薰以身体不适为由把自己锁在屋里蒙头大

《药女天香》免费试读

当天下午,洛薰以身体不适为由把自己锁在屋里蒙头大睡,一觉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洛薰坐起来,看到桌子上多了个托盘,里面是些简单的餐食,估计是翩然端来的,见她还在睡,就没打扰她。

虽然饭已经冷了,但洛薰还是吃了个精光,现在可不是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的时候,更何况一会还需要体力呢。

吃完饭,洛薰下了床,缓缓走到窗边将窗子开了一条小缝,见院子里夜色沉沉,只有廊檐下每隔几米远的风灯照亮了很小的区域。洛薰估摸着其他人应该都睡了,看看天色,想来是快到子夜了。

终于可以去空间啦!洛薰开心不已。

插了门,关了窗,洛薰手握冷玉进了自己的灵药空间。

好几日不来,药田里的药草没人照看,也都跟她一样没了精神,就连阁楼上的纱幔也死水一样垂着。

但空间中的药香仍然迷漫,洛薰深吸了一口,顿觉神清气爽。

时间宝贵,洛薰来不及照顾药田,先去了阁楼里调制绿衣所需的曲枫丸。

洛薰回候府之前已经与绿衣说好了,明晚绿衣就会来取。

毕竟体力还没有恢复,单是做了几十粒曲枫丸就累得洛薰满头大汗。只是这还不是洛薰今晚唯一的任务,她还得给自己配点上好的刀伤药,要不然,就靠霍破城医馆这些东西,她想好利落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呢!而现在她最缺少的就是时间!

翻遍医典,洛薰找到了一个极好的方子,对于治疗刀伤特别有效。方子上说,此药为外敷,呈粉末状,每日两次撒在伤口处,不出几日新肉就会生出,结痂脱落的时候也不会留下难看的伤疤。

这药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血虹,来自于其中最重要的一位药草,因其花苞绽放时,花蕊成彩虹的颜色而得名。

洛薰立刻就想起了阁楼后面那片丹红色大花的药田,花蕊不就是彩虹色的吗?再一对照,果然!

洛薰这才知道这花原来就叫血虹花。

虽然配好了血虹,洛薰却不敢马上就用,只因将军府的大夫不日还可能来看她的病情,这是霍平江特许的。洛薰至少要等下次探诊过去之后再用。

有药不能用,真是好烦!

出空间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洛薰疲倦不已,爬上床,很快又睡着了。可是没睡多久就被翩然的敲门声惊醒,翩然是来收拾托盘的,推门发现门插上了,想也没想就开始砸门。

洛薰只好起来给她开门,然后在整个人还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时简单的梳洗了下。

她真不想起,可又怕霍平江突然心血来潮地来看她,她宁愿穿戴地整整齐齐地见霍平江,也不愿一副衣襟半遮、慵懒娇弱的样子,惹来霍平江的怜香惜玉。

她跟霍平江,洛薰真是想想都起鸡皮疙瘩!

因为洛薰的胳膊还不是太方便,翩然就帮她穿衣,翩然让她穿个亮眼的颜色,但她偏不,选了件旧旧的白色罗裙换了。这衣服还是她刚到雍华楼的时候,雍华楼的华妈妈送给她替换用的。不知洗了多少水的白色配上她本就缺少血色的小脸,怎么看怎么一副半死之人的样子。

洛薰推开翩然拿了胭脂的手,瞧了瞧镜子,觉得很满意。

翩然惊异地望着她,就像看一只恐龙。洛薰并不在意,自然也不会解释为什么要把自己打扮的如此难看,就让翩然以为她脑子坏掉好了。

做完这些,洛薰又把不得霍平江赶紧来了,一看她这副半死不活的的样子就兴趣少少,那就是她的福气了!

只是她没等到霍平江,却等来了武月。

武月是在大夫走后没多久到的。

洛薰喝下一碗苦死人的黑乎乎的药汁,苦着脸一回头就看到武月正站在门边,青色的罗裙点缀着黄色的锦绣,云鬓松挽,眼下有些淡淡的黑晕。

原来武姑娘也有睡不好的时候?洛薰腹诽。

“你……你怎么来了?”其实再看到武月,洛薰还是怕的,毕竟是两次企图至自己于死地的人,此时就站在几米开外,而且唯一可以制止她的霍破城又不在。“你……你要做什么!”洛倒退几步。

“我自然是来看你啊。”武月说着走了进来,洛薰退后几步碰到了床沿,再无路可退。

武月站在屋子中央,淡淡地看着洛薰,“你怕我?”

“一个想要杀死自己的人就站在面前,不怕就奇怪了。”

“其实我也很奇怪,一个我两次想杀了的人,居然还活着。”

“所以你就来杀我第三次?”洛薰气急,“我又没有得罪过你!将军只不过跟我多说了几句话而已,可那都是因为夜袭的事情,否则,他根本都不会看我一眼!”

“原来你已经知道为什么差点死了两次了。”武月稍稍露出一丝惊讶,很快又恢复了从容淡定的样子,“看来你真得不笨,不但会巧言令色,还会察言观色,所以才会引起了大哥的注意。”

“我根本没想引起霍破城的注意!”洛薰情急之下也顾不得名讳了。

“大胆!竟敢直呼大哥的名字!”武月勃然大怒,迅雷不及掩耳地逼近了洛薰,一个巴掌扇到了她的脸上,身子一闪又退回了原处。这一巴掌武月显然没出全力,否则以武月的功力,洛薰早就趴在地上了。但即便这样,洛薰的身子还是摇了摇,就觉得嘴里多了一股腥鲜的味道。

“婢女知错,婢女一时口无遮拦。”洛薰知道是失言了,为了大局,逼着自己把那口腥咸的味道咽了下去,咬着牙低下头。

“哼,算你机灵,知道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又长了一张楚楚可怜的脸,”武月打量着她,“可越是这样就越危险,听说霍平江已经着了你的道了,这才急着把你弄回来,还要替你讨个公道,你一个雍华楼出身的丫头,真不知道是烧了几世的高香。”

洛薰就不爱听把她和霍平江扯到一起,“武姑娘误会了,候爷不过是看在四夫人的面子上才接婢女回来的。就像武姑娘说的,婢女不过是一个雍华楼来的丫头,何德何能能入了候爷的慧眼。”

“问得好。”武月突然说,“可你真得只是雍华楼来的丫头吗?”

洛薰一惊,武月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她知道了什么?不可能,如果她知道了自己的目的是杀霍破城,就凭她对霍破城的那份痴情,怕早把自己乱剑砍了,哪还在这里说话。

“婢女……不知武姑娘的意思。”

武月淡淡一笑,“这几日,你在医馆养伤,我也没闲着,抽空就去了一趟雍华楼。”

“雍华楼是舞乐场所,武姑娘去……恐怕不合适吧?”洛薰说。

“有什么不合适的,这种地方又没说只有男人才可以进!”武月豪气万丈地瞪了洛薰一眼,洛薰心里就幽幽地叹口气,这武月搁在未来也是个标准的女汉子啊,何况是现在男尊女卑的时代,她这样的性子真的能俘获霍破城的心吗?

算了,这个问题根本毫无意义,洛薰摇摇头,因为就算霍破城有可能接受武月,恐怕在那之前,他已经死在自己手里了。

“喂,你摇什么头!”武月疑惑地看着走神的洛薰。

“啊,没有,我只是,伤口痛。”洛薰赶紧手捂胸口做蹙眉状,“武姑娘请讲”。

“哼!”武月才不理会她是不是伤口痛,接着说,“你知道我去雍华楼是做什么吗?”

“婢女不知。”

“我去找了华妈妈。”

“华妈妈可好?”洛薰顾左右而言它。华妈妈负责打理雍华楼的事务,也是韩无涯把她安插进雍华楼的接待人,但洛薰也不知道华妈妈知道多少自己的事。

“华妈妈好得很,”武月得意的一笑,“果然是打理雍华楼的妈妈,八面玲珑,一点就透,跟我说了所有关于你的事。我就知道我没看错,你果然是个心机深重的女子。”

“华妈妈说了什么?”洛薰有些不淡定了。

武月愈加得意起来,“华妈妈说,你是在四夫人确定要入候府之后到的雍华楼,一去就给了她一封厚厚的银子,一定要让她把你指给云凝。因为只有这样,你才能跟着云凝攀上霍平江这支高枝。你是早就想好了进府后的计划了吧,先引起霍平江的注意,然后成为他的五夫人。现在看来,你的计划进行得不错,只是除了差点两次被我杀死之外。”

华妈妈竟然这样说,洛薰始料未及,难道这是韩无涯早就安排好的,抑或是华妈***临场发挥,无论如何,洛薰除了厌恶和霍平江扯上关系之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虽是百般不愿,但洛薰还是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说,“既然武姑娘都已经知道了,那我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只求……武姑娘能替我保密,再就是,武姑娘也该知道了,我和将军真得没有什么。反而是武姑娘和将军从小在一起,青梅竹马,是天生一对。”

这话说出口,洛薰自己都觉得恶心,但又不得不说。

武月果然受用了,嘴角一弯,七分英姿化作了九分羞怯,“你果然还算聪明。即是这样,那你就好好养伤吧,以后,你就好好待在你的候府,最好永远不要在出现在我面前。听到吗?”

“婢女听到了。”洛薰垂首应道,心里却说,杀了霍破城,你想看见我都看不到了!哼!

《药女天香》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