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汉末之最强争锋》最强猛士之汉末崛起txt 全文章节 汉末之最强争锋㚻

汉末之最强争锋

历史已完结

完结小说《汉末之最强争锋》是五度Yes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璋,刘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他暗暗运行真气之时,完全能够感觉到,他周身主经脉粗大如指,一旦奇经八脉打通,实在不敢想象,真气会有多么庞大。 此时功法显著,定然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8 11:02:2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汉末之最强争锋》是五度Yes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璋,刘表,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他暗暗运行真气之时,完全能够感觉到,他周身主经脉粗大如指,一旦奇经八脉打通,实在不敢想象,真气会有多么庞大。 此时功法显著,定然

《汉末之最强争锋》免费试读

他暗暗运行真气之时,完全能够感觉到,他周身主经脉粗大如指,一旦奇经八脉打通,实在不敢想象,真气会有多么庞大。

此时功法显著,定然和他穿越之后体质变化有关。

有了如此经脉和功法,刘瑁一直期待功力大成之日,他定会成为此乱世舞台上堪与吕布、赵云匹敌之牛逼人物。

刘瑁对此也深以为然,每有进境,便欣欣然兴奋不已,故而修炼也倍加努力。

刘瑁修炼两个时辰,顿觉身轻体健,耳聪目明,安然入睡,心神泰然。

三日后。

刘璋派人相请,说父亲安葬之日已近,父亲往昔故旧多有派来吊丧之人,需他一同接见。

既是父亲故旧同僚派来之吊丧特使,刘瑁自然无理由不随兄弟出面接见。

州治大堂之中,刘璋坐在主位,刘瑁与各位臣僚幕宾分坐两旁。

不多时,人报荆州别驾刘阖奉镇南将军、荆州牧刘表之命,前来吊丧。

旁边末座幕僚张松言道:“启禀主公,刘荆州素来与老主公有隙,此时派人前来,名为吊丧,其实必然包藏祸心,不可不防。”

“胡说!”刘璋愠怒道,“刘景升与我乃是同宗,吾等皆为汉鲁恭王之后,父亲在时,虽曾上书参奏我父,实乃事出有因,此时我父亡故,他身为长辈,岂会如此?”

“主公,荆州来人,不可不防啊。”赵韪亦道。

“主公,张永年此言不无道理。昔日,老主公不过多造几辆乘舆,他便上书朝廷,诬陷老主公有子夏居西河说圣人论之迹象。此等人,如何真心吊丧?此时过来,定为探听虚实耳!”庞羲分析道。

“议郎大人,我说来人包藏祸心,并非探听虚实那么简单。”张松纠正道。

“危言耸听!”庞羲叱道,“张永年,丑夫如何敢如此无礼?”

刘璋对于庞羲斥责张松,竟不敢多言。

张松气急败坏,起身拂袖而去。

赵韪挺身按剑道:“主公,那张永年虽是无礼,但所言也算有理,不如我这就前去,斩杀来使,与荆州绝交为好。”

刘璋心下拿不定主意,见刘瑁安坐一旁,一言不发,便问:“兄长,依你之见若何?”

刘瑁自然知晓,不管刘表之前与其父如何有隙,但此时刘表名义上派人吊丧,若是斩了来使,岂非等同于向刘表宣战?

益州大丧之际,实力又不如荆州,斩杀来使,实非明智之举。

再者,刘璋脾气懦弱,想必定然不会有此意。

那赵韪勃然一怒,不过匹夫之勇耳。

此时刘璋问他,也不过是想知道他的态度,又或者想借此找到拿下他的把柄和借口而已。

身在彀中,刘瑁自然不敢胡言乱语,遂毕恭毕敬道:“益州之事,主公自可一言而诀,为兄一力赞成。”

刘璋点头,遂命道:“赵都尉稍安勿躁,看看来使如何对答,再决定不迟。来人,有请荆州特使。”

“是。”侍者拱手而去。

不一时,荆州别驾从事刘阖觐见,立在大堂之中,迟疑不决,久久未行参拜之礼。

“逮!刘阖好生无礼,见了我家主公,如何不拜?”赵韪怒斥。

刘阖一脸茫然,道:“在下记得益州刘如意为兄,刘季玉为弟,今日却见弟居主位而兄置偏席?担心拜错,故而迟疑,不知哪位才是益州之主?”

“你找死!”赵韪拔剑欲斩之。

刘璋阻止。

刘瑁慌忙言道:“朝廷有旨,吾弟刘璋乃为益州牧,难道阁下未见到朝廷诏谕?如何说出此等愚蠢之言?”

“死罪!死罪!”刘阖慌忙拜倒,“或许诏谕在我来此之后方到荆州,在下实未见到。目下,黄巾猖獗,盗匪横行,皇上诏谕迟滞也是有的,望乞恕罪,望乞恕罪!”

“益州只有吾弟刘季玉一人为主,别驾毋庸置疑。再者,我兄弟情深义重,岂可因你片言挑拨而心生嫌隙?汝也太小看我益州兄弟亦。”

刘瑁一言挑破刘阖奸谋,令那荆州别驾刘阖唯唯诺诺,再也不敢多言,只有跪地谢罪。

庞羲听他如是说,亦道:“如意公子所言极是。我主与如意公子兄弟情深,岂会中你一个小小别驾离间之计?若不是看在刘景升那老匹夫面上,早让人把你一刀砍了。说吧,刘景升有何话带来?”

荆州别驾从事刘阖立即潸然泪下,悲戚不已,传达刘表吊丧之意。

刘璋谢过,让人领去馆驿歇息,只待大丧之日,参加葬礼。

随后,娄发自西山营来,拜见刘璋,并代表西山守将吴懿和诸位将佐兵卒谢过刘璋犒赏之酒肉。

刘璋安抚一翻,让娄发回去歇息。

刘瑁出州府衙门,在街角逢娄发等待,二人暗暗见过。

刘瑁令娄发回去,好好陪伴家人,只说城中危机四伏,不可多生事端。

娄发领命而去。

是夜,刘瑁刚刚到家,吴氏和丫头凤儿攀谈,家仆云儿报荆州别驾刘阖在门外求见。

“荆州别驾?刘表特使?他来作甚?”吴氏不解。

“没事儿找事儿呗!”刘瑁吐出一句,随后吩咐道,“就说我累了,身体不适,无法见客。若是公事,就让其找吾弟刘璋便是。”

“那若是私事呢?”刘云问。

刘瑁回头瞪一眼,道:“猪脑子,我和刘荆州之特使能有何私事?还不快去!”

那刘云唬得三魂出窍,六魄不存,立即飞奔出去,不一时回报道:“启禀大人,刘阖车驾已然离去。”

“嗯。他没再说什么?”刘瑁疑惑。

“一句话也未多说。”

“知道了,下去。”

打发了这种祸害,刘瑁再不去想他,只管让人拿饭菜来。

这一天两顿饭的习惯,他是一时半会儿尚不能适应,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了。

晚饭之后,刘瑁看着美貌娇妻,却不能消解寂寞,反而内心里越发寂寞,只得辞别娇妻,回至书房,独自歇息。

不一时,云儿来报,说蜀郡丞甘宁来访。

刘瑁一听,立即有请,且教直接带来书房相见。

“兴霸有何事?深夜来访?”刘瑁忙问。

“公子,有件事,吾心不安,特来告知。”甘宁紧皱眉头,欲言又止。

刘瑁看出他之犹豫,开怀笑道:“兴霸与我乃是兄弟,有话直言,无需吞吞吐吐。”

甘宁听了,立即言道:“公子,入夜之时,那荆州别驾刘阖过府拜访,言说刘季玉懦弱多疑,难成大事,而公子你英武过人,雄才盖世,若奋起而成益州之主,那刘景升愿派兵以为外援!”

“那你答应他了?”刘瑁严肃地问。

“未知公子尊意,如何敢应允此事?”甘宁望着刘瑁,似有奋起之意。

《汉末之最强争锋》 免费阅读章节

《汉末之最强争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