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弦音阁》弦音阁歌曲 LOLI 弦音阁完结版

弦音阁

豪门世家连载中

经典小说《弦音阁》由云之北所编写的豪门世家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剑,沐霖,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北宫羽整夜都在思考慕公瑾的身份,因为慕公瑾的出现,让他们两人的神经都紧绷起来,苏剑还特意退了旁边的客房过来和北宫羽一起住,说是有

|更新:2019-08-14 07:25:0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弦音阁》由云之北所编写的豪门世家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苏剑,沐霖,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北宫羽整夜都在思考慕公瑾的身份,因为慕公瑾的出现,让他们两人的神经都紧绷起来,苏剑还特意退了旁边的客房过来和北宫羽一起住,说是有

《弦音阁》免费试读

北宫羽整夜都在思考慕公瑾的身份,因为慕公瑾的出现,让他们两人的神经都紧绷起来,苏剑还特意退了旁边的客房过来和北宫羽一起住,说是有个照应。

北宫羽一晚未眠,苏剑倒是睡的很安稳,她自然不想让苏剑这么安稳的睡下去,天还没亮,她就叫醒了苏剑,笑眯眯的说要早些赶路。

苏剑被北宫羽喊醒,自然还没睡醒,昏昏沉沉的跟着北宫羽慢悠悠的赶路,天还是黑的,连打出“整晚营业”招牌的店家也迷迷糊糊的打着瞌睡。

四合郡只有春天,但清晨时分还是有些冷飕飕的,她动手拢了拢披风,回头看了看跟在不远处的苏剑,却瞧见了身后跑着一群人。

领头的是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他的身后跟着的人还有些眼熟,苏剑显然也感觉到了身后的人群,困意也少了一大半。

“月儿。”苏剑轻声提醒。

北宫羽点头示意自己已经有所警惕,他们两人没有停步,继续按照自己的步行速度前进。

“哟,是你啊小秀才,你还真的来了。”林天跟着前面的人,一步一跳的奔跑,这姿势他们两人再清楚不过。

这是剑宗独创的轻功,速度比平常的轻功快三到五倍,北宫羽和苏剑为了不暴露身份只是采用步行,他们自己被轻松反超。

望见他们跑远,苏剑压着怒意说道,“剑宗什么时候允许未出师的嫡系弟子随意跑出宗门了。”

“或许现在的掌权人觉得他们太闷了,就开放了宗门也不一定哦。”北宫羽慢悠悠的前进一脸无所谓的表情,“我到觉得这样挺好的。”

“月儿,你说现在的掌权人是什么意思。”苏剑有些不悦。

“师尊飞升后理应马上开展宗主大选,为何让身为祭司的苏叔来做代理掌门,你走后五年才决定再次选拔掌门?”北宫羽看向苏剑一脸笑意。

“你是说,长老院中有人想要大权独揽。”苏剑恍然大悟。

“不错,让苏叔代理掌门只是缓兵之计,苏叔与我离开宗门正中他的下怀,如今举办宗主大选也不过是掩人耳目,五年的时间足以让他培养一个傀儡。”北宫羽回答的很轻松。

“不过,他看似完美的计划也有漏洞,时隔五年他才敢进入下一步计划,苏叔以为为什么?”

“你是说……”

“不错,我是他,无法预计的意外。”北宫羽妖媚的一笑,有些俏皮。

四合山花开满青石板路,剑宗偌大的宗门,门面却不张扬。

简朴的白玉砖瓦堆砌成的两栋通天柱,两只霸气外露的石狮子张牙舞爪,从那张血盆大口中似乎能听到来自荒野的呼唤。

天刚蒙蒙亮,宗门外的街道就已经忙得热火朝天,今日的商铺全都关了门,挂起了满街的彩花,这可比中秋佳节更胜三分。

这一日,剑宗大门对所有来往的客商、侠客开放,宗主大选,一场不允许任何作假的较量,要在天下人的面前展开,这可比当上武陵盟主更加荣耀。

剑宗宗令虽然不可号令天下英豪,却如皇令般不可违抗,青兰国令,见剑宗宗主如见当今圣上。

比武还未开始,参赛的少侠都已经来了,熙攘的人群人数虽多却井然有序,观战的客商侠客在一旁就坐,剑宗弟子已经集结在校场中央。

北宫羽还是男装打扮,在苏剑的陪同下随意找了个地方落座,开始观察比赛场地同时也在观察一会可能对战的弟子。

场中央都是生面孔,偶尔有一两个第八代的旁系弟子走过,也认不出北宫羽来。

宗主大选并不是只有嫡系弟子才能参加的选拔赛,但凡师从剑宗都可以参加,大选赛与擂台比武的规则大致一直,生死由天。

但,任何除剑以外的武器都不可用,比武中更不可使用毒药暗器或其他门派的招式,否则视为叛徒,当场处决。

另外大选赛还有一条专门针对嫡系弟子的规则——比武中不可使用第九部剑法,以求公平。

大选赛的胜利者只有一名,胜者继承宗主之位授予宗门令,另外获胜者如果为旁系弟子则纳为嫡系弟子,祭司代先掌门传授第九部剑法。

苏剑轻声向北宫羽详述大选赛的规则,她除了胜利者的那一条,其他规则都没有细听,微笑道,“公平?这世上本就没有公平。”

“月儿,万事多加小心,上了校场生死一瞬……”苏剑有些担心,他早就习惯了她陪在她身边的日子,万一……

“苏叔,你什么时候变的这般不干脆,您忘了,我也是通过生死考验的人啊。”

此刻她已经完全转换了身份,她的目光不在妖柔,而是充斥着凌厉的冷光,她现在是第八代嫡传弟子沐霖月。

“哈哈,倒是老夫多虑了。”苏剑见到成竹在胸的沐霖月放心下来。

“不过这次参赛的人,未免也太多了。”

卯时三刻,前来观战的人也基本到位,八大宗的宗主也在校场上方落座,在八把檀香椅上,沐霖月发现一个熟人——慕公瑾。

没想到他竟然是羽扇门的宗主,沐霖月有些意外,苏剑突然一拍脑袋,“我说他怎么这么眼熟,原来是那个家伙。”

“苏叔认识。”

“那个家伙是慕锦然的外孙,一年前凭借天才的制药功力和出色的领导能力,帮助羽扇门摆脱落魄局面,短短三个月让他们声名大噪达到空前盛世。没想到慕锦然这么快就退位给他外孙了啊。”

苏剑显然很看好这小子,连带着沐霖月也开始注意他,只是这穿着……沐霖月看向他大红大绿的外衣,还有那双绣鞋,那鞋上分明绣着一朵牡丹!

这人还是再观察一会吧,沐霖月扶额在心里想。

“这次剑宗第九代嫡系弟子竟然有两百零八名!”

“剑宗历代嫡系弟子都是要经过生死相搏的,怎么会剩下这么多?”

“你不知道吗?听说这两百零八人在修罗场外,双手十指相扣,跪在修罗场不吃不喝整整十日,至死不肯拔剑,大长老无奈取消了那次同门之战。”

几个旁系弟子的话传到了沐霖月的耳朵里,让她心如刀割,半晌她发问,“苏叔,同门之战的意义真如师尊所说,是剑宗强盛的原因吗?”

“最早的剑宗是由从战场中存留下来的势力所组建,沙场征战,若你我在两个阵营也势必要拔剑相对,剑宗的剑法讲求心剑相合,月儿,你可知刀剑无情。”苏剑难得正经一会,沐霖月倒懒得听了。

“好好好,无情无情。”沐霖月站起身背对苏剑,“若当真无情二字人人可以办到,那苏叔为何担心月儿的安危。。”

“我倒觉得,先人想告诉我们的是——因为亲手抹杀了这么多生命,才会想在有生之年赎罪,确保剑宗势力的同时让后人知道——灵魂的重量。”

沐霖月嘴角略带笑意,苏剑瞪着眼睛看着沐霖月,或许从一开始他们就误解了先人的意思,剑宗需要的不是无情的杀手,而是一个真正有实力并且心系苍生的领导者。

“宗主大选赛开始,请各路少侠就坐,本次比武讲究公平公正,出场顺序和对手皆由长老院现场抽签选出。”

祭司不在主持大赛的重任自然落到了大长老身上,全员就位,虽说校场比武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但这次比武关系重大,许多弟子还是不希望自己第一个上场的。

“第一场,第九代嫡系弟子林天对战第八代旁系弟子高穹。”

林天被叫到是还有些惊慌,上了校场倒轻松起来,沐霖月饶有兴致的看着他左劈右打,没有半点剑法可言。

看客也有些无厘头,难道剑宗引以为豪的剑法竟是这个样子,那个叫高穹的小子显得沉稳的多,一个“凤舞九天”打得倒是有模有样。

苏剑看的有些乏了,打起哈欠来,这可是对侠客的大不敬,万幸各路看客目不转睛的盯着校场,否则苏剑非得被轰出去不可。

高穹虽然剑法娴熟,却遇上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莽人,“可恶,来接这招看看!第四式,天雷诀!”

“白痴。”沐霖月对高穹好感全无,忍不住脱口。

苏剑被沐霖月的声音惊醒,看了看校场,也忍不住咋舌,“这小子剑法不错,脑子不行啊,这种情况下用第四式,不是自寻死路么。”

天雷诀,需要借助下落的冲力才能完成的剑法,而下落之前需要的是上升,上升过程务必需要轻功的协助。

这一过程是剑客最脆弱的时候,也就是天雷诀的弱点所在,深知这一剑法弱点的弟子都会尽可能避免与对手靠的太近。

高穹与林天只隔几米,用此剑法,如同与猛虎对决时把柔软的腹部对准敌人,上阵时不能灵活的运用剑法必定离败局不远。

“师叔啊,您输了呢。”林天持剑的手向上抛出,剑身在空中回旋做出漂亮的转体。

一招“天空破”为这场对决画下完美的句号,欢呼中夹杂着高穹落地的声音,沐霖月摇着头看着他被众人抬走。

“剑法可不是纸上谈兵啊。”

《弦音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