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道法途》道法七下知识点 玻璃 道法途同人女

道法途

玄幻已完结

新书《道法途》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夜晨无痕,主角陈天,陈天亦,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当黑暗的勇士悄然撤退,光明走向大地,一丝阳光透过如镜子般的湖水折射到洋溢着一脸微笑的少年的瞳孔之中,一丝阳光撕裂黑暗,少年亦是被

|更新:2019-08-02 13:41: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道法途》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夜晨无痕,主角陈天,陈天亦,是一本玄幻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当黑暗的勇士悄然撤退,光明走向大地,一丝阳光透过如镜子般的湖水折射到洋溢着一脸微笑的少年的瞳孔之中,一丝阳光撕裂黑暗,少年亦是被

《道法途》免费试读

当黑暗的勇士悄然撤退,光明走向大地,一丝阳光透过如镜子般的湖水折射到洋溢着一脸微笑的少年的瞳孔之中,一丝阳光撕裂黑暗,少年亦是被带向光明!

陡然,一双明亮的大眼缓缓睁开,如夏天暖风般的微笑自少年脸上悄然飘荡而出。

如星辰般的眼瞳,黑色的眼球弥漫整个瞳孔。陈天双臂成环抱天地之势举国头顶,缓缓伸展自己的骨骼,亦使自己的肌肉成放松状态,重重的呼出一口体内的污气,精神自丹田之处蔓延开来,浑身的衣服现在亦是干燥,抖身衣服上亦是落下一层黑色的污垢,好似鸟粪一般。

陈天亦是没有注意,“大概是昨天自山上滚下所致”陈天亦是相到。灵巧的跃下大树,陈天亦是走进湖边,湖水碧绿,好似翡翠一般,波光粼粼,在阳光的照射下亦是愈发明艳。

抬头,入眼既是高耸入云的山峰,瀑布好似自天际一般飘落而来,缓缓流入湖泊之中。四处既是群山,陈天亦是拿出地图,观看许久,陈天亦是没发现自己到底身处何地。

旋即,离开湖泊边,凭借昨天的记忆,陈天想找到自己昨天掉落时的地方,寻查良久亦是没有发现,遂不再查找,“既来之则安之”,陈天心里现在唯一的想法。陈天亦是坐在一块儿山上突出的石头上,远望群山,如刀削般的山崖垂直而下,瀑布自山崖上激流而下,落入下边深潭之中,激起朵朵浪花,凝视瀑布良久,陈天亦是神清气爽,不由感慨道:“山涧湖水亦是辽阔,想来必是由很多泉水汇聚而成,自己能否成为恢弘的湖泊亦是难说。”

甩下脑袋,亦是丢掉一些不符实际的想法,想来自己最近感慨太多了,时不时的就乱想,看来自己要安心好好对待每件事了。

一切要以实际出发决定了,陈天自沉思中回过神来,眼下自己好似被困在这山坳里,四面环山,山崖都是如刀削般笔直,自己出去亦是问题,现在是第六天了,自己要是再拿不到天珠果,自己肯定就不能按时回去了,想着陈天心里亦是渐渐烦躁,太阳直射而下,照耀在陈天的面庞上,太阳的光温愈是发热,陈天心情愈是烦躁。陈天自凸石上站起,缓解下自己的烦闷心情,呼吸着山间弥漫着浓浓的草香味,心情亦是得到暂时缓解,但出不去山涧亦不是办法,况且自己还要自群兽中摘得天珠果,这样亦是难事。“不能再这样等下去,我要看看这附近到底能否出去”陈天自语道。旋即,陈天亦是转身而去,踩着厚厚的草丛,陈天亦是眺望四方,随着陈天的渐渐深入,陈天亦是发现这山谷好似仙境一般,很多自己不认识的果树到处都是。

鲜花四处开放,好似外界的气温在这里没半点儿影响。渐渐地陈天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附近这般奇迹,但毫无半点生气,亦是没有半只活物,即使天上的鸟儿都不曾遇见一只,这时,陈天不由拿出自己的短匕,青筋暴突而起,但陈天亦是没有时间观察这些,微风袭来,掠过陈天,陈天亦是感到浑身好似一阵阴风滑过一般。

陡然,陈天转身观看,背后亦是毫无何物,只有花朵在微风的吹拂下摇曳。虽毫无任何,但陈天亦是感到自己好似被群兽盯着一般,缓缓前行,陈天亦是小心翼翼,愈走陈天愈是心惊,在接近瀑布的附近的草丛,陈天亦是发现点点血迹,顺着血迹一致蔓延到瀑布下,血迹陡然消失。

“肯定是野兽受伤,逃到此处,要不怎会有这么多血迹”陈天想当然的想道。

陈天亦是在此观察许久亦是毫无半点收获,即在陈天转身之际,一声“刺啦”的声响响起,在瀑布的流水声下亦是不太响亮,但陈天亦是听到,陈天确定那不是落水声,肯定是挪动身体与地面的摩擦声。陈天转过去的身子亦是在听到这声不太明显的响声之后,迅速的转回来,陈天亦是静听良久,最后确定那声音是瀑布里发出的,但瀑布这么湍急,肯定不会是瀑布所发出的声响,仔细观察良久,好似那瀑布里别有洞天,渐渐地好似有个黑点般的洞口一般,想来那声响肯定是那里所发,想来野兽亦是身上有很多可以之料,但再看瀑布湍急,湖水亦是不知深浅,万一那里野兽没死自己亦是受到牵连,想来自己到时跑都没地跑。但机会难得,野兽想来必是受伤严重,要不也不会躲在洞穴里避难,左右为难,循默良久,陈天亦是咬牙决定,“富贵险中求”没有危险哪来利益,陈天亦是决定入洞拿宝,“噗通”一声,陈天亦是下入水中,水冰凉刺骨,渐渐地适应以后,陈天亦是快速游向山洞口所在之处,数息之间,陈天已是游到山洞所在,陈天亦是没有发现,远距离陈天亦是数息即到,水中速度亦是堪比鱿鱼,水亦是冰冷至极,在陈天跃入水中之际,陈天自丹田之处亦是有金光缓缓包裹陈天。

水势湍急,陈天已是不敢长时间透露出水面,在确定洞口所在之后,陈天亦是手扒山洞借势挺身进入山洞。进入山洞之后,入眼既是宽广的大厅,大厅陈设亦是好似人居住一般,石桌石凳石床,陈设简单之至,亦是没有丝毫多余,摆设大厅之中亦是显得空旷,寻视良久,亦是在一角落发现一黑乎乎的好似灰旧衣服一般。

陈天亦是没在听见那种刺啦的声响,陈天缓步走向那灰旧衣服,随着距离的接近,陈天发现那灰旧衣服亦是在动“刺啦”一声,陈天浑身肌肉骤然绷紧,手中的短匕亦是多几分力道。“原来是这东西发出的声响”陈天心道。愈是接近那灰旧衣服刺啦之声愈是欢快,好似害怕陈天一般,爬至洞壁旁,灰旧衣服亦是不再爬行。

这时,陈天才有机会观看,“原来这是一人”陈天喃喃道。入眼既是疯头垢面,头发好似鸟巢一般,衣服亦是灰旧不堪,双腿亦是不知去向,一双灰蒙蒙的眼睛亦是警惕的观看着陈天,好似陈天是猛兽一般,“不要过来,虽然,老道习得传承绝学,但老道自会仅记使命”灰旧老人亦是没看身后道。

陈天亦是不知如何是好,当即双手做辑向灰衣老道行了一道家手势,道“小辈陈天不知前辈在此,如有打扰,还望恕罪。”

在看到陈天做辑之后老道亦是混浊的双眼迸发出道道精芒,“老天有眼,亦是不绝我啊”灰衣老道仰天吼道。良久,看向陈天,不再啃声,许久“好苗子,真是好骨骼”,灰衣老道盯着陈天喃喃道。

陈天正在迷惑之际,灰衣老道亦是发出话语“尔等亦是我道门中人?”

“不是”陈天即是随口答道。微笑自老道那山岳般的脸庞上缓缓舒展开来。陈天愈是迷糊,旋即,灰衣老道亦是解决了陈天的疑惑,灰衣老道道:“你等闯入此处亦是你等小辈缘分,老道生活在此已有两百年有余,不曾遇见任何生物,昨日老道出山,不想遇见别派弟子追杀至此,仅仅习得传承绝学而已,当年亦是大都派人绞杀与我,当年如不是我舍弃金身下坠人间,想来老道亦是不存在与天地之间。”

传承绝学乃是混沌之界传承支柱千年一出的惊天绝学,习得传承绝学亦是续命斗法不在话下,我等刚得到传承绝学亦是没有大宗派的庇护,最后落得自毁金身坠入人间,亦是等待有缘之人,没想到即在我寿元将近之际,老天的确待我不薄,我心足矣。

旋即,招手亦是陈天距离灰衣老道近些,老道在陈天靠近之际,闪电般的出手在其身前乱戳几下,旋即陈天感到自己已是动弹不得,“无用担心,我无害人之心,你只要乖乖呆着即可,随即灰衣老道亦是自口中吐出一滴精血,精血缓缓漂浮在陈天天灵盖上方缓缓旋转,灰衣老道双手结出不同印法,灰衣老道口中亦是发出晦涩难懂的语言,阵阵涟漪自精血之中荡漾开来,灰衣老道亦是不断演结印法,随着印法的愈结愈快,灰衣老道本来就毫无血色的脸庞愈发苍白,随着灰衣老道的印法,悬浮在陈天天灵盖的那滴精血愈发旋转的快,灰衣老道的印法突然停下,悬浮在陈天天灵盖上的那滴精血亦是犹如流星般拖着长长的尾巴自陈天天灵盖划入陈天体内。旋即,陈天亦是感到好似大量的符文进入自己的大脑,缓缓地好似在大脑中生根发芽般沉入脑域之中,整整数十分钟,陈天亦是闭目在接收好似信号般的符文,在灰衣老道给陈天传完符文,那滴灰衣老道的精血在进入陈天体内时,老道亦是明显的呼吸加重,皱纹好似顷刻间布满那张本就精神萎靡的脸庞。

良久,陈天双眼缓缓睁开,如墨般的眼瞳布满瞳孔,道道精芒自陈天眼中发出,旋即看向灰衣老道,“师傅”陈天一声跪下,跪在灰衣老道的身前大哭而出,灰衣老道亦是满脸布满笑容,伸出那干瘦如柴的大手,缓缓伸向陈天,“好好修法,修法最近道途即是努力,切不可告诉别人,不要轻易动用‘法’,切记……”,旋即老道干枯的大手缓缓垂下。

《道法途》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