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觅鳞探案录》环海探案录 全文无弹窗阅读 觅鳞探案录强攻

觅鳞探案录

悬疑灵异连载中

新书《觅鳞探案录》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四条桌子的腿,主角常六,孟栖寒,是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阿墨从孟家出来,拿着剩下的半颗药丸,往以前的城隍庙走去。 路过炭市街,有一位小哥在路边卖炭,那小哥长得憨厚,人看上去也精神,偏偏

阅文集团|更新:2020-08-04 16:04:3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觅鳞探案录》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四条桌子的腿,主角常六,孟栖寒,是一本悬疑灵异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阿墨从孟家出来,拿着剩下的半颗药丸,往以前的城隍庙走去。 路过炭市街,有一位小哥在路边卖炭,那小哥长得憨厚,人看上去也精神,偏偏

《觅鳞探案录》免费试读

阿墨从孟家出来,拿着剩下的半颗药丸,往以前的城隍庙走去。

路过炭市街,有一位小哥在路边卖炭,那小哥长得憨厚,人看上去也精神,偏偏生了六根手指。

已经开春了,炭火已经没有什么人家需要了,眼看天色渐晚,许多小贩已经收拾东西回家,卖炭的并不多。

“你这炭怎么卖?”阿墨蹲下道,迅速将眼睛从六根手指上移开。一般买炭的,都是家中男人或仆役,毕竟炭火又脏又重,很少有年轻女子来买。

六指小哥看着眼前的姑娘,有一丝晃神儿,这姑娘虽穿的朴素,但通身的气质,绝不是普通姑娘家有的。她刚刚明明注意到自己手指的异样,却又迅速地将眼睛移开,生怕伤害异样的目光伤害了自己。感觉到一丝温暖的小哥忙道:“姑娘你要多少?要的多的话我可以送到府中。”

“我要的不多,一片即可。”阿墨道。

六指小哥愣了愣,谁买炭上一片一片买的,一片炭能作甚?烤蚂蚁吗?看着女子清亮的眼睛,小哥笑着道:“一片的话不用买了,我送给姑娘就好。”

“如此,便多谢小哥了。”阿墨拿起一片炭就走。

记忆中的城隍庙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座道观,唤做“三星观”。没想到仅仅十年,凡间诸事已是沧海桑田。只是不知那个曾陪伴她多年的人,还能不能联系上?

三星观里香火鼎盛,阿墨好不容易等到大殿内没有香客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东西放入大殿神像底下。

阿墨刚放好东西,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洪轶道长,道长在吗?”

一个十五六岁的小道士从门外跑了进来,道:“贾老爷,我师傅出去了,您的东西师傅已经准备好了。”小道士说着,领着男人往外走去。

天色已晚,阿墨没有逗留,往回走去。阿墨走到三星观门口,几个小道士正把几个酒坛子模样的东西往大腹便便的男人马车上搬。

就算隔着坛子,阿墨依旧闻到了一股浓烈的酒味,这种酒味十分奇特,好像是在哪里闻过似的,但又想不起来。只是这香火鼎盛的道观,何时也做起贩酒的生意来啦?

阿墨并不理会,往回走去。路过炭市街,阿墨就听有人议论道:“那常六怎地那般可怜,平时挺勤快的一个小伙子!”“我看这常六是天煞孤星没错,前两年克死了媳妇,如今又克死了自己。”“我看啊,这常六就是太过爱喝酒,几个朋友一块喝了酒,不小心打翻了煤油灯吗,家里这才走了水。”

虞京又有人家走水吗?近来也不是天干物燥的时候,为何会频发火灾?

炭市街背后一户小院子里,原本堆满煤炭的小院已经付之一炬。

两个官差将常六的尸体抬了出来,尸体的右胳膊自白布中露了出来,俨然是六根手指。阿墨的脑海里闪过下午那个憨厚卖炭小哥的脸,有一丝晃神,怎么下午还在活蹦乱跳的人,突然之间就被烧死了?

阿墨着急的往里面走,却被几个官差拦了出来:“官府办案,闲人免进。”

“烦请各位大哥通融。”阿墨还没来得及开口,一个清亮的声音响起。众人看着高挑少女身后爽朗清举的少年公子,很快有人认出了他——孟栖寒,大理寺丞孟钧彦家的公子。

如今的大理寺卿年事已高,而最可能接替大理寺卿的,正是那位孟寺丞。若此事只是普通火灾,自然该京兆府管。若是恶意杀人,罪大恶极,却是该有大理寺出面审理。

官差中马上有人想过来,立刻上前献殷勤,那少年公子头也不抬地道:“这位姑娘是我的同窗,云墨书院莫漓,之前威武将军之女被杀一案,就是她破的。此案有些蹊跷,还请各位大哥通融一下,让我们看一下死者和院子。”

几位官差自然会意,只是没想到眼前这个小丫头竟能破那名动虞京的翡翠湖女尸案。如果他们记得没错的话,孟家公子与泉州来的莫家订了亲,这位小姐姓莫,莫非是......

“孟公子言重,有您和莫姑娘指点,是我等的荣幸。”几个官差道。

官差又将尸体抬回了院子里,放到地上。阿墨自身上掏出肠衣手套,孟栖寒打趣道:“你竟还随身带着这东西。”

“刚好凑巧而已,”阿墨心里道,这手提不仅能验尸,而且带着去偷东西不留一点痕迹,好用的很,“这世上的巧事偏偏那么多,我下午还见过这名死者。而且每次有案子的地方,我还都能遇见你。”

孟栖寒笑了笑,将脸转了过去。

阿墨揭开白布,那尸体焦黑,已经烧得不成样子,怎么都认不出来是那个送过她一片炭的憨厚小哥。

死者二十来岁,成年男子,四肢健全,右手比常人多出一根指头。阿墨掰开死者的嘴,他的喉咙里尚有烟灰,火烧起来的时候,他定还没有死。舌头里还残留着酒味,应该是喝过酒的。尸体没有挣扎过得痕迹,走的时候应该是已经不省人事。

常六被烧死在卧室,官差们在床边发现了一个被烧得黑乎乎的煤油灯,应该是醉酒后回来睡觉,不小心打翻了煤油灯而引发的火灾。

“我们赶来的时候,院子门是拴住的。”几个官差道。

屋内情况不太好,大多东西已经烧毁了。官差们已经找了一遍,并未有什么可疑的东西。阿墨取下肠衣手套,自幸存的一堆粗衣衣服里挑出来几件。

阿墨这些天帮着宋嘉鱼做女红,对衣服针脚格外注意。她取过的几件衣服针线齐整,与其他的衣物明显不同,应该是出自常六已逝妻子的手笔。

其中有一件中衣,样式是前几天流行的款式,却如新的般,应该只穿过几次。且这中衣面料比常六屋子里其他衣服面料都要好,大红色,好似用成亲的礼服改的。

“大红色?辛亥年?”虞国有本命年穿红色中衣的习俗,阿墨自顾自地说道,“我知道了,他是辛亥年、已卯月、丁巳日。”

什么辛亥年?众位官差云里雾里,都不知道眼前的少女在说什么。

《觅鳞探案录》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