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那个药仙很嚣张》小药仙 小顶 那个药仙很嚣张小白文

那个药仙很嚣张

仙侠奇缘已完结

火爆新书《那个药仙很嚣张》是明天成神所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主角须离,王兄,书中主要讲述了: 此话一出,面前的两人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颛容,他沉着脸呵斥道:“阿婞,不要胡闹!” “我没胡闹!” 颛婞倔强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24 00:05:1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那个药仙很嚣张》是明天成神所创作的一本仙侠奇缘风格的小说,主角须离,王兄,书中主要讲述了: 此话一出,面前的两人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颛容,他沉着脸呵斥道:“阿婞,不要胡闹!” “我没胡闹!” 颛婞倔强

《那个药仙很嚣张》免费试读

此话一出,面前的两人不约而同的皱起了眉头。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颛容,他沉着脸呵斥道:“阿婞,不要胡闹!”

“我没胡闹!”

颛婞倔强地反驳道,随后决然地走到台阶前,直接跪了下来。

这一跪,让颛须离察觉到了什么,抬眸对颛容说:“你先下去吧。”

“这……”

颛容看了颛婞一眼,无奈地抱拳道:“是,孩儿告退。”

说完,他便转身离开,走之前还不忘将门带上。

待颛容的脚步声远去后,颛婞这才松了一口气,然后抬头与她的父亲直视。

“药石山断水一事,是我做的。”

“你?”

颛须离凝视了她半响,眉头微蹙道:“你为何要断药石山的水源?难道……是因为青丘少主?”

“不!不是的。”

颛婞连忙摇了摇头,有些焦急地说:“是,是稻山的阳青仙尊和……南妱神君逼我这么做的!”

前者他还能理解这是为何,可后者呢?

颛须离眯了眯冷眼,旋即又问:“南玄的那位胞妹,为何要胁迫你?当真不是你自己想这么做的?”

在惊人的直觉面前,颛婞心虚得手心直冒冷汗,但还是咬紧了牙关道:“孩儿与药石山无冤无仇,为何要帮阳青仙尊?只是那南妱一直都十分仰慕风荼神尊,因爱生嫉,所以才……”

这话倒是有几分可信,但是颛须离却没那么容易相信,而是故作愠怒地呵斥:“她要借刀杀人是她的事,可你是北海的长公主,竟然任由她随意使唤?说出去丢的是整个北海的脸!”

“可——”颛婞欲言又止,好像对那人忌惮极了!

果然,还未等他催问,那跪在殿中的女人便开口道:“可是她说,如若我不答应,就要破坏我和连竹的婚事!”

“什么?!”

颛须离怔了一下,当即震怒道:“岂有此理!真以为她南家是烈士名门,就可以在仙界肆无忌惮地横行了吗!?”

区区南家……他北海举手间便可以倾覆,岂容他们随意要挟!

颛婞不敢说话,因为她料定颛须离虽然愤怒,但绝不会在明面上与南家过不去。

因为真正的争斗,往往都是在暗处……

颛婞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狠戾,随后便听见颛须离说:“此事不可宣扬,但是决计不可有下次!明白了吗?”

“是,孩儿明白。”

说完,颛婞似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忍不住又问:“那太子王兄……”

话还未说完,便看见颛须离脸色微微一沉,冷面无情地说:“三十仙藤,他必受之!就当是用来提醒你这个软弱无能的妹妹。你闯下的祸事,他便替你受罚。”

最后那句话,听起来平淡无比,却让颛婞在那一刻——

犹如身坠冰窟!

那由外而内的寒冷,冷得让人心尖都在颤动!

良久。

颛婞眼睛里有些发干地哽咽道:“孩儿……谨记。”

……

入夜后。

颛婞悄悄地来到东宫,本想着偷偷探望一下无辜受罚的兄长,不曾想,还未靠近房门一步,便被察觉了。

“阿婞?”

寝殿里传来颛容的声音,“既然来了,就不要躲躲藏藏的了。”

无奈之下,颛婞只能推门而入。

谁知不经意间,竟窥看到男子背上那一道道还未来得及遮掩的藤痕!

“王兄。”

颛婞紧紧盯着他苍白的脸色,眼眶不由微微一红。

正要开口关心一句,却听见颛容头也不回地说:“以后……不要再做这种事了。”

“什,什么?”

颛婞迫不及防地怔了一下,很是牵强地扯了扯嘴角,道:“王兄这话是什么意思,阿婞不懂……”

不对,王兄他不可能察觉到什么的!

就在她内心有些慌乱的时候,面前的玄衣男子忽然又道:“阿婞,你是我的妹妹,我们从小一起长大,你什么心思,就算瞒得过父王,也瞒不过为兄。”

究竟是旁人要挟她这么做的,还是她污蔑旁人……恐怕只有她自己最清楚。

颛婞张了张口,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才能遮掩自己的罪行。

是,她嫉妒。

可她却从未想过,自己的嫉妒竟然会伤了待她极好的兄长!

一想到他背上伤痕累累,颛婞心里便更加歉疚了,不禁开口道:“王兄,我……”

“你不必道歉。”

颛容出声打断了她的话,随后缓缓转过身,笑容有些苍白无力地说:“是为兄没有管教好你,自当受罚。”

“不!”

颛婞激动地上前一步,一脸倔强地说:“是我连累了王兄,害得王兄平白无故受罚,遭人嘲笑。”

北海的太子,岂是那么好当的?

那些同样杰出的庶弟们,正虎视眈眈地盯着他东宫的宝座!无时不刻,都在等待颛容倒下的那一天——

颛容看着她微微发红的眼眶,不禁轻笑道:“既知道是连累,那就不要再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了。为兄能为你挡下一次责罚,却护不了你一生啊……”

可惜他不知道的是,今日所言,多年后竟会一一实现。

所谓一语成谶,也不过如此吧?

而那时的他,心中除了无尽的自责,便是深深的懊悔。

“阿婞……知错了。”

颛婞哽咽地开口,自责的泪水顿时从眼眶中溢了出来,在脸颊留下了清晰可见的泪痕。

她是真的知道错了。

这般好的王兄,却因为她受尽苦楚,明明一直都是循规蹈矩地做事,从未犯过一丝一毫的错误,却被外人百般误解!

这一切……

都是因为她利用了这份兄妹之情,为自己行了便利,却害惨了他!

想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再想想颛容那苍白得可怕的笑容,颛婞便愈发自责了。

一时间,眼泪竟怎么也擦不干。

最后,那愈发频繁的抽泣声直接传到了殿外,将门外望风的幽兰吓了一跳。

正要窥探一眼,却听见颛容正不停地重复着一句话:“哥哥知晓,哥哥知晓……”

那温柔至极的语气,让幽兰微微松了一口气。

颛婞从小到大都善妒,更善于伪装,但每次干了什么坏事,都会被她的兄长识破。

而这次,也不例外。

到底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亲兄妹,彼此都十分了解对方的秉性。

若说颛婞是天生叛逆的顽徒,那颛容就是严于律己的君子。

《那个药仙很嚣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