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宫主不容易》宫主瑞丽斯 出柜 宫主不容易弱受

宫主不容易

武侠连载中

完结小说《宫主不容易》是行气血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业,商云止,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刚刚踏入房间一步,多年的警觉便提醒着白业危险的逼近,横身一抬手,一把剑从里屋斜飞入掌中。“谁。” “这把剑的原主好像并不在。”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19 00:11:2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宫主不容易》是行气血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白业,商云止,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刚刚踏入房间一步,多年的警觉便提醒着白业危险的逼近,横身一抬手,一把剑从里屋斜飞入掌中。“谁。” “这把剑的原主好像并不在。”

《宫主不容易》免费试读

刚刚踏入房间一步,多年的警觉便提醒着白业危险的逼近,横身一抬手,一把剑从里屋斜飞入掌中。“谁。”

“这把剑的原主好像并不在。”

声落,一人紧跟着从里屋走了出来,泛着微光的眸静静的看着白业。“黑业,好久不见。”

随着那人一步一步出现在视线之中,白业的面色逐渐凝固,下意识后退一步。“真的是你……裴疏。”

“原来你还记得我啊?”裴疏缓缓向前踏进一步。

“你来做什么。”白业后退。

“你最近不是一直在暗中调查九焚天星剑吗?这不,我顺手给你找回来了。”裴疏继续靠近。

白业垂眸䎿了一眼手中的剑,确实是九焚天星剑没错,再退一步,却没成想已经退到了头,整个背都贴在了门上,可即便如此,仍然面无表情的看着裴疏。“然后?”

裴疏见白业已无路可退,几步走到白业身前,一把捏起白业的下颚,眼眸微眯。“果然,你的内息……消失了。”

此刻的景象,就仿佛一个五大三粗的糙汉,掐着一个柔弱女子的下颚,但仔细看便会发现,白业并非女子,只是与此人的身高差距过大,又长的有点好看罢了。

“放手。”白业警告。

裴疏诡异的笑了。“谈判需要筹码,你现在有什么筹码可以让我放手?”

“……你!”刚刚抬起的手就被裴疏一把捏住,纤细的手腕轻而易举的被禁锢在宽大的手掌中,仿佛随时都有可能被捏断,白业不觉皱眉,另一只握剑的手紧了紧。

“我劝你不要轻举妄动,如果没有一击必杀我的可能,就老老实实的任我摆布,否则,我或许会对你做一些不好的事情也说不定,例如,废掉你的手脚。”

收到警告,白业终是放弃了反抗,因为对裴疏的了解,这是一个丧心病狂的人,什么都做的出来。“你想要怎么样。”

“我这一次的目标不是你,虽然你现在看起来很柔弱,杀死你就和捏死一只蚂蚁一般容易,但你如果就这么死了,对我来说并没有任何好处,告诉我,商云止在哪里?”

白业张了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突然打断,捏着下颚的手又紧了几分。

“对了,不要说不知道,明白我的意思吗?”

白业当然明白,因为白业也是一个不喜欢别人和自己墨迹的人。“你找他做什么?”

“让他见一见他的亲弟弟啊。”裴疏的眸看似带着笑意,实则让人感受到的,却是彻骨的寒意。

“弟弟……”

“啧,这件事你看起来还不知道的样子,商云止应该从来也没有跟你提过,他还有一个弟弟吧?”

“……”确实没有。

白业紧紧的盯着裴疏的双眸,顿了顿。“他还有半个月才会回来,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

话刚说完,下颚就被突然放开,紧接着,是那人的最后通牒。“我给你三天的时候,如果三天后不能让我见到商云止,我不会杀你,但是我会在你的面前屠了你的行水宫,你猜猜我敢不敢。”

“好,我会想办法联系到他,但这三天你不能动行水宫的一草一木。”

“可以。”

白业就知道,以裴疏的性格绝对会这样……不过,三天后到底又是如何,就不一定了。

白业的实力与裴疏其实在五五开,也就是伯仲之间,正常情况下,没有绝对把握的裴疏不会选择与白业交手,所以,只要白业恢复内息,这件事就可以姑且缓和下来。

但是现在……

“你做什么。”

白业准备开门的手一顿。“自然是去通知下面的人寻找云止的下落,你放心,我知道他们都不是你的对手,为避免无谓的交锋,我只当你是来做客的好友便是。”

“我和你一起去。”

“好。”虽然答应的爽快,但是白业握着剑的手心已在不觉中全是冷汗,只希望那帮小兔崽子有点眼力劲别乱说,关于商云止的事只要透露出半分,裴疏便绝对会从这蛛丝马迹中察觉到不对劲。

……

“宫主。”青蛰疑惑的看了一眼白业身后的高个子,还没来得及看见脸,就被白业的声音吓退,急忙低垂下脑袋。

“去查商云止的下落,这位是本座的好友,有事想找商云止,记住,要在三天内找到。”

青蛰沉默了片刻,白业在行水宫很少自称本座,基本是对外不对内,起一个威慑作用,并且,商云止的下落,白业应该是最清楚的才对,以及刻意提起的限制日期,也就是说,绝对不能让商云止在三天内回来。

“是。”只是片刻,青蛰已淡然回应。

“去吧。”白业在心里舒了一口气,青蛰弱是弱了点,脑子还算好使。

直到离开……

裴疏从头到尾都默不作声,就只是安静的跟在白业身后,这无疑是在给白业施加压力,各个方面的压力,似乎在警告白业不要动什么歪脑筋。

白业看了看天色。“需要我给你安排厢房吗?你总不会要跟我睡一起吧?”

“你说对了,就跟你睡一起,这三天都是,并且我们会寸步不离,直至我见到商云止。”一直默不作声的人突然开口了,这一开口就让白业心底一颤,脚步停了下来。

裴疏也跟着停了下来。“有什么问题吗?我们都是男人。”

“没问题……”

因为容貌的原因,白业对这种事还是很抵触的,尽量和所有人都保持着应有的距离。

“你看起来很在意的样子。”

“没有。”

“是吗……”

以至于,多年来都是一个人睡的白业,今天晚上床上多了一个人。

白业生硬的躺着,一只手搭着腹部,另一只手垂直在身侧,虽然眼睛是闭上的,却一点困意也没有,倒是身边,很快便传出了均匀的呼吸声,但这个人绝对不可能睡着,应该是浅眠。

……

一晚上就这么过去了,白业算着时辰,猛然坐起身子,果不其然,身边的人也立刻清醒,并且在瞬间点住了白业的穴道,白业就这样僵硬的半坐着,微微皱眉。“天已经亮了,我习惯早起而已。”

裴疏打了个哈欠也坐了起来,若有所思的看着白业。“你有黑眼圈了。”

“……”

“不习惯两个人睡?”

“嗯。”

《宫主不容易》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