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诅咒之迹》诅咒之龙下载 小攻 诅咒之迹在线阅读

诅咒之迹

奇幻连载中

枫意新书《诅咒之迹》由枫意所编写的奇幻风格的小说,主角向怀,向大,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我说老东西,每次来都吃我一顿,下次可不能吝啬。” “堂堂大魔导,还有个抠门的喜好,贫僧乃是客 ” “哼,你哪次不是‘白痴’,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02 20:04:4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枫意新书《诅咒之迹》由枫意所编写的奇幻风格的小说,主角向怀,向大,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我说老东西,每次来都吃我一顿,下次可不能吝啬。” “堂堂大魔导,还有个抠门的喜好,贫僧乃是客 ” “哼,你哪次不是‘白痴’,

《诅咒之迹》免费试读

“我说老东西,每次来都吃我一顿,下次可不能吝啬。”

“堂堂大魔导,还有个抠门的喜好,贫僧乃是客...”

“哼,你哪次不是‘白痴’,不过还想‘白痴’啊。”

“”当年要不是你无耻,贫僧那会屡犯戒律。

“......”

“哈哈哈...”

未问其人,先闻其声。当怀听到俩个老怪又不正经的对话,想着他们也好意思让自己称之为前辈。

不过确实如兄弟般亲密。

“老师,”怀与金石走了进来。

“嗯”大魔导看见怀气息平稳,脉络畅通。“看来无化神功真不是普通功法,”大魔导心里暗想道。

只见怀说完,身一左转,只见那苦悲和尚旁一堆肉骨,看来还真不是一般人。

“晚辈有眼无珠,冒犯前辈,望前辈责罚,”怀单膝跪下,一脸的恭敬之色。怀倒也不是强迫自己,一来他是老师挚友或许与爷爷也有莫大关系;再者,冒犯一位天尊,以是不明智之举,要不是老师的面子早一掌把你拍得魂飞魄散。现在主动认错,消除隐患,夺的好感,说不定以后凭借这层关系还能有些帮助。

一位天尊,那可是一国守之护见了也得和颜悦色,惮其三分。

“哪敢哪敢,眼前这位上次差点将贫僧挫骨扬灰,要是责罚了,这次定要贫僧魂飞魄散呀?”和尚装的一脸害怕,忙朝怀摆手道:“不敢,不敢。”

怀苦笑着,朝大魔导望去,“师父?”

“老东西,别给脸不要脸,”大魔导哈哈笑骂道,“孩子,既然已经知错,做前辈的可得有做前辈的度量”。

“废话,这还用你讲,我能对一小辈生气吗?”接着又颇为正经的说道:“你到有你师父的风范,谁都敢打。不过,你的有你拿得出的资本。”说着攥着拳头示意怀。和尚说的字字见血,实力,这也是大魔导唠叨的最多的一句话。

“多谢前辈指点,”怀这事已经从心了开始感激了。

“好了起来吧。以后对这老家伙,也不用客气,要么还以为我大魔导好欺负,”大魔导望着怀微笑道。

怀和金石呆在一旁,准备聆听两位老者的非凡战斗。

“人已经回来了,”大魔导首先开口道,“你还不愿意么?”

“不是我不愿意,只是这孩子资质般般现在连将都没有达到这个术对气的要求相当苛刻,对于灵魂也有较高的要求。而他两个要求都不曾达到。而且他带来的负面作用,你又不是不知道。”苦悲一脸郑重的望着怀,摇了摇头。

“这个不用你Cao心,我又没说让他现在修炼,你现在只要决定,给还是不给?我可以向你保证,我大魔导的徒弟绝对不会辱没你这个术的威名。你做决定把。”大魔导说的很有自信,但却咄咄逼人。

“难道再说我吗?”怀伸着脑袋张望着。

苦悲并没有立即拒绝或答应,沉默片刻,一番挣扎:“好吧,谁让我输给你了呢?”

苦悲说着便从衣袖中拿出了功法,只见刚一露面,大魔导遍急不可耐的将其强行吸到自己手里。怀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眼前的老师分明一个强盗。

“哈哈。老家伙,谢了。”东西到手大魔导很是高兴。

“哼,”苦悲不在乎的瞪了眼前这个虚伪的人。

功法在大魔导手中只停留了片刻,便抹去了其中的禁制,“怀”,大魔导叫了声怀,便把功法挥手到了坏得面前。

“你可又多了件宝贝肩上的金石嘿嘿笑道,“这可是老家伙的成名绝技,你若修炼了它,以后出去保险加倍。”

“谢谢,前辈。”怀的眼里充满了炽热的渴望。

“小子,我的功法可会让你受用一生的,”苦悲脸上也挂着自信,这可是能让天下人来抢的宝贝。

怀缓缓地收起功法,迟疑了一下,跪在地上向大魔导道:“徒弟已收下功法,但也希望师父答应怀一件事?”

“起来说话?”大魔导对怀的举动,不禁有些奇怪。

“自从怀被师父救起,收怀为徒,亲授功法,悉心教导。怀已经从一个幼稚的少年成长为一个七尺男儿,学生愚钝,辜负老师期望,如今才是一个小小的士,学生惭愧。时间一晃七年,即使心怀着美好的祝福,但世事多变,难以预料,所以...”

“你给我闭嘴,”大魔导从怀张口的那刻起,就知道他在想什么。大魔导站起来,脸色十分难看。

“看来这几年,大魔导真的开始重新做人了,”苦悲和尚笑呵呵的说道。

“所以怀请师父放怀出去。”怀咬着牙,继续说道,“怀做梦已经整整二十年了,没有亲人,没有朋友。他们过得还好吗,甚至他们是否活着怀都不知道。也许他们在某个地方等着怀,等着与怀团聚。也许...如果怀能与家人团聚,定不会忘记师父的再造之恩;若遭不测,也只能来世再报。怀无怨无悔。”

“无怨无悔,”字字坚定,如磐石般不可动摇。

只见话音刚落,一股劲风便急速的向怀袭来,眨眼间便狠狠的砸在岩壁之上,出手的便是大魔导。

“老东西,你疯了。”金石见大魔导对怀出手一闪便挡在怀前。

“与其出去找死,丢人,还不如我一掌打死算了,免得出去丢老夫的人。”大魔导生气到极点,但他出手还是拿捏好了分寸,只要怀放弃出去的想法,他本可以不出手。

但怀是沉默的,他要认真起来的事,骨子里的执着与倔强谁也很难改变。

怀喉咙一甜,忍着痛,从地上爬起来。

“怀?”金石问道,想让怀说放弃,却说不出口。

“七年前,是师父给了我希望,让我一步步走到今天。因为诸多原因,现在才达到士的阶别。也许我真的很笨,恐怕永远也达不到老师的要求。我从来不相信天命,但我确实是被诅咒过的,从小到现在带着沉重的枷锁。我从来都未屈服,因为我心里始终怀着一个希望,我要活着,我要和我的家人在一起。还有那些辱过我的人们,我还要如数的奉还给他们。师父,怀已经长大了,怀不想想蝼蚁、蚍蜉一样活着,不想永远藏在这里,不想永远被别人踩在脚下,该面对的总会到来,即使死,怀也决不后悔。”怀从来不再别人面前哭,即使是被人狠狠地暴打,他也不会流一滴眼泪。

但现在怀哭了,这些话不是说出来的,而是从心里跟着眼泪涌出来的。怀以前不哭,是因为不想别人了可怜自己,也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时候,哭给自己听。现在哭了,是因为终于有师父,终于有人可以听自己的心中的痛。

“我也觉的小家伙说得对,是得出去见见世面了,与人战斗才是最好最快的修炼方式。大魔导?”苦悲也在不知不觉中对怀有了一丝认识,年纪轻轻便有这样的决心与不甘,与他见过的世家公子却是迥异。

说实话怀若与一般人来比,现在修为的确不低。但要与世家名门一比,不进要弱上一线,再加上灵魂的缘故,越往后修炼,怀的阻碍会越来越大,这怎能让大魔导放心?不过刚才的怀的一席话,大魔导似乎已经不再有这样的想法与顾虑。

大魔导也不答苦悲的话,走到怀面前,只见大魔导雨过天晴,云开雾散,代替的是微笑、相信与希望。

“师父相信你。真不知道你爷爷听到了,会高兴成什么样子。”大魔导已经没有了严肃,摸着怀的头。“既然你已经下了决心,我在阻挠你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师父,”怀露出了喜悦。

“那就等你养好伤,可不能这样出去丢我大魔导的人,”大魔导说完笑呵呵的消失与怀的眼前。

“师父?”看到消失的大魔导,怀心中充满了内疚之感。指导了自己,教育了自己的师父,反而就这样走了,真像个白眼狼。

接下来的事就是彻底的养好伤,在精神饱满,体力充沛的情况下出发。说是离开,心中的留恋与不舍也在不知不觉中增加。在洞中,怀翻过书的地方;在洞外,怀遛达过的湖边;在往远处走,在怀流过血、战斗过的地方,地上已经没有怀的痕迹。而留下的是怀曾经的坚持。

熟悉的感觉真好,这真好。安静、惬意,也很符合怀的性格。

但怀真的不能留下来。

他的世界在外面,在广阔的天空。

大魔导并没有因为怀的即将离开而变的喋喋不休,倒显得安静了许多。除了几个事情外,再无他话。用大魔导的话讲,要说的都在这七年中说了,出去就要看自己。

但让怀不解的是,大魔导并没有告诉怀任何关于他爷爷的事情,换来的只是,两个要求:一、绝不许进入七大国;二、修来年五年返回,就是你知道真相之时。怀没有在进一步向大魔导深究。怀知道这已经是大魔导的底线了。

大魔导是有苦衷的,而这个却不能让怀知道。

这几天,要说忙的话,定要数苦悲和尚。在大魔导的强烈要求下,苦悲和尚便向怀施展了他的绝技,并向怀详细的介绍了此功法的要领、精髓和注意事项。

金石是最舍不得怀走的,所以这几天一直呆在怀身边。

“老家活,要不咱两打个赌?”大魔导看着修炼中的怀朝苦悲不怀好意的说道。

“什么?”和尚问道。

“就赌赌我这徒弟会不会超过我们?”大魔导引诱道。

“说实话,我不太看好,”苦悲直白地说到。

“那就老规矩吧,输的人帮赢的人做一件事。”

“好,你就来本带息给我吐出来。”

“哈哈哈...记得可不要反悔哦!”

《诅咒之迹》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