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猛士回明》猛士回明 m.x23us.la 下克上 猛士回明straight(直人文)

猛士回明

历史连载中

主角是史可法,卢渭的小说《猛士回明》此文是真实的狼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离扬州西门约一里地有一座三进的院落,门口站着两个腰里挎着腰刀、手里拿着长矛的明军士兵,此刻两人正在窃窃私语。 “听说鞑子来的有十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2 12:07:0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史可法,卢渭的小说《猛士回明》此文是真实的狼原创的历史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离扬州西门约一里地有一座三进的院落,门口站着两个腰里挎着腰刀、手里拿着长矛的明军士兵,此刻两人正在窃窃私语。 “听说鞑子来的有十

《猛士回明》免费试读

离扬州西门约一里地有一座三进的院落,门口站着两个腰里挎着腰刀、手里拿着长矛的明军士兵,此刻两人正在窃窃私语。

“听说鞑子来的有十几万人呢,昨天我跑到城墙上看了,这营寨都看不到边呢,这扬州守得住吗?”个子稍矮,显得有些年轻的士兵问道。

“谁知道呢?督师两天都没出门了。”年纪稍大的高个子士兵眼中尽是迷茫,他很是疑惑,鞑子攻城在即,督师为啥老在屋里不出门,有人来禀报军情也不让进来。

这里正是南明兵部尚书、建极殿大学生、淮扬督师史可法的临时督师府。扬州城虽然城墙高大坚固,但西门地势相对低洼,这里必将是清兵攻城的重点。自从清兵围城以后,史阁部就决定自守西门,本是一富商的宅院就被腾出作为临时督师府了。

此时史阁部坐在府中书房的一张太师椅上,两眼呆呆的看着窗外已经绿油油的柳枝,眼睛的焦距却明显不在上面,却不知在想些什么。宽大的太师椅衬得史可法人极是瘦小,未戴官帽的法髻和两鬓露出的大片白发让人显得极是憔悴。

门外的廊沿上,一身铠甲的副将史德威和穿着文士衣衫的幕僚卢渭都低着头相对无语的在慢慢跺着细步,卢渭抬起头想跟史德威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却又沉默了下来。

大门外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惊醒了二人,二人相互看了一眼,都急匆匆往大门外奔去。

“何人在此喧闹?”史德威扬声喊道,出了正厅离大门并不远,二人快走几步就到了。

卢渭抬头一看,来的是扬州知府任民育和东门守将马应魁,此时正被卫兵拦在门外。

“渭生,你来得正好,我要见督师大人!”扬州知府任民育见马、卢二人赶到,急匆匆的说道。

“任府台,何事如此急迫?”卢渭忙问道。

“鞑子在西门外架起了一排红衣大炮,西门恐不可守啊!得尽快禀报阁部,西门城墙若毁,必须加持人手堵住缺口!”任民育边往里走边跟卢渭说道。

自从史督师决定自守西门后,就任命扬州知府任民育和总兵刘肇基负责全城防守,城中的守军人数有近二万人,但所属却极是杂乱,除原扬州守军外,主要有刘肇基的忠贯营和败退过来的河南军和四川兵。

扬州城作为江南大城,方圆不下十里,城中人口有五十万之众,加上逃难进来的难民,任民育估计现在全城不下七八十万人口。如此大城,不到二万的守军显得很是捉襟见肘,鞑子围城之初,任民育就向督师建言请调民壮协助守城,却被督师以不能扰民为由否决,这让任知府极为不满。尽管如此,他还是和总兵刘肇基一起不停的协调进城的各路兵马和守城器械,已经四十多岁的任民育几天都没睡过一个踏实觉了,满是疲惫的眼中尽是血丝。

“卢先生,我也紧急军情要禀报督师!”任民育刚说完,马守魁就急忙说道。

“守卿,你这边又有何事?”卢渭作为史可法幕僚,一直跟在史阁部身边,对城中守将十分熟悉。

“张天禄和张天福要带川兵出城降敌!刘总兵正带人在东门挡着呢。”马守魁恨声说道。这张天禄和张天福兄弟俩原是睢州守将,清兵攻打睢州,甫一攻城,二人就带着三千多川兵逃跑,等跑到扬州城里,只剩下一千多人。现在见清兵大军压境,扬州守城无望,竟想直接出城投敌。

“竟有此事?容我马上禀报督师。”卢渭答道。

“不行,大人说了,任何人不得打扰!”史德威瓮声说道。副将史德威是史可法远房侄儿,也一直跟在大人左右,对史可法的命令执行得极为坚决。

“你…!”任民育充满血丝的双眼瞪着史德威。

“事情紧急,如何不得见督师?”马守魁急得大喊。

“守卿稍安勿燥,我这就禀报督师。”卢渭急道。正待转身进屋禀报,却见督师已经走了出来,原来是史可法听见门外喧哗,自到门外察看来了。

“你二人有何急事,速报来。”史可法对任、卢二人说道。

任、马二人赶紧又说一遍,史可法听了神色一凝,朝史德威说道:“快快备马,我们先去东门看看!”

随从牵马过来,史可法上马急往东门奔去,任民育、马守魁几人见状,赶紧上马跟上。

扬州东门极是高大气派,但城门往里却不甚宽敞,两排民房离城门不过五六十步远,现在城门前和街道两侧都挤满了人,有张家兄弟的士卒,也有刘肇基带来阻拦张家兄弟出城的忠贯营兵卒。

城门已经被装满沙石的麻袋堵死了,守城的士卒已经被挤到一边,张家军的士卒正在搬开麻袋。两边的士卒混在一起,不停的互相推搡着,叫骂着,城门前乱作一团。

一片混乱声中,骑在马上的扬州总兵刘肇基怒视着前面的张天禄和张天福,厉声喝道:“督师有命,要我等死守扬州,你二人现在出城是想投降鞑子吗?”

张天禄坐在马上一声不吭,张天福却笑道:“扬州已不可守,我们兄弟这是要回四川了!”

“外面鞑子已经围城,你兄弟如何回川?”刘肇基耐住性子说道。

“这却不要你管!”张天福嘶喊着。

“快点!快点打开城门!”张天禄却转头催促着部属。

“不准出城!”刘肇基大怒,忠贯营的兵卒们挺起了刀枪。张家军虽然对清兵畏之如虎,却并不怕刘肇基的忠贯营,见忠贯营的士兵挺起刀枪,也退向一边举起刀枪。一条大街上,两千多人倾刻剑拔弩张,杀气弥漫,眼见就是一场火拼。

一阵急促的马蹄声传来,“督师大人到!”随后传来一阵喊声。忠贯营和张家军的士卒听到喊声,都自觉的垂下刀枪,往街道两边退去。

史可法拍马来到刘肇基和张家兄弟面前,“你兄弟意欲何为?”双目冷冷的盯着张家兄弟,史可法沉声问道。

被史可法冷峻的眼神所逼,尽管乱军中马上的史可法身形显得极是瘦小,但张家兄弟还是感到如山一样的压力。

“这…”张天禄呐呐地想说句话,到了嘴边却又不敢说出来。

虽然自从江北四镇拥立了弘光帝后日渐拔扈,武将虽不象从前被文官压制,但普通武将对文官还是感到要低上一筹,何况是面对南明兵部尚书、威名极盛的史督师。

见二张说不出话来,史可法却并不多言,转头对跟上的马应魁说:“将张家军调到西门防守,暂居城中,看形势再上城墙防守。”

马应魁应了一声是,对张家兄弟说,“跟我来吧。”张天禄和张天福对看了一眼,知道出城已不可能,低头拍马带领部属跟着马应魁去了。

“时泽、鼎维,你二人随我到西门看看”,看马家军已被马应魁带走,对任民育和刘肇基二人说道。

“督师,何不杀了二人以绝后患?”刘肇基拍马跟上史可法,问道。

“战前杀将恐军心不稳,有我在,谅二人也不敢反叛。”史可法自信的说道。

“这两天我思虑太多,城中防务辛苦你们两位了。”史可法回头对二人道。任、刘二人一听,连说“卑职不敢”、“末将不敢”。

“督师,城上防守兵力薄弱,何不招民壮协助守城?”任民育再次提出这个问题。

“唉,时到如今,我就实话告诉你二人吧。前几日我已派人到南京向朝廷告急,命刘良佐、刘泽清火速救援扬州,至今不见朝廷回复,也不见二刘派一兵一卒前来,予料扬州已成孤城矣。”史可法神色黯然地叹了一口气说道。摇了摇头,史可法接着说道:“召民壮守城,一旦城破,恐清兵迁怒于民众也。”

“清兵残暴,即便如此,一旦城破,民众亦不可保也。”任民育说道。

史可法勒住马,回头看了一眼十几步外的一众随从,淡淡地对二人说道:“城破之日,你二人可带人相机突围,以待后继,我已决定与扬州共存亡,以死相报朝廷大恩。”

任民育、刘肇基一听扬州已成孤城,脸色立马变得黯然起来,又听督师如此说,二人神色俱是一凝,双双拱手说道,“吾等誓死追随督师!”

史可法摇了摇头,不再说话,继续拍马向西门赶去。到了西门,一众人下马将马匹交与随从后迈步向城墙上走去。上了台阶才走得三五步,忽听得一声巨响,感觉整个城墙都摇晃了一下,史可法身子一歪向旁边倒去,刘肇基连接伸手扶住,史可法一甩手,说声“无妨”,继续迈步向上走去。

正走间,就听到城墙上传来一片喊声,“鞑子**了,快躲啊!”

《猛士回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