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浮屠魔仙》屠仙魔尊 小攻 浮屠魔仙cj

浮屠魔仙

仙侠奇缘连载中

《浮屠魔仙》为围着你转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锵!” 金锣敲响,看台上,所有昏昏欲睡的人立马精神起来,欢呼雀跃,各自喊着各自支持的人选,呐喊助威起来。 九位裁判官登上各自负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25 00:05:0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浮屠魔仙》为围着你转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锵!” 金锣敲响,看台上,所有昏昏欲睡的人立马精神起来,欢呼雀跃,各自喊着各自支持的人选,呐喊助威起来。 九位裁判官登上各自负

《浮屠魔仙》免费试读

“锵!”

金锣敲响,看台上,所有昏昏欲睡的人立马精神起来,欢呼雀跃,各自喊着各自支持的人选,呐喊助威起来。

九位裁判官登上各自负责的擂台,从木箱子里抽出两个号码牌,大声诵念。

“十二号对阵六十七号!”

“一百零八号对阵三百五十四号!”

“九十三号对阵两百二十五号!”……

到了第五擂台,裁判官抽出号码,念道:“两百一十一号对阵七十八号!”

哦?居然第一场就轮到了,老天爷还真是眷顾他啊!

一直在台下聆听的常兮眉毛一挑,神色自若的拨开人群,走向擂台。

周围人纷纷投出怜悯的目光,当然,还有不少幸灾乐祸的。

因为再厉害的人也不可能守住三天的擂,就算身体和精神撑得住,内力却未必跟的上,一旦消耗过度,自然会被下一个精满气盛的挑战者给击败。

所以这些先期上场的人,已经属于凉凉的范畴了。

·

长剑划过一道诡异难辨的痕迹,刺向对面手持峨嵋刺的少女。

只听得一声金鸣,少女的峨嵋刺被挑飞,喉间要害也被剑尖直指。

若是再不认输,以那少年淡漠的眼神,绝对会刺入。

少女终于不甘的开口,“在下,输了。”

常兮收剑抱拳,淡淡一笑,“承让。”

少女被那荡漾人心的笑容给激红了脸,嗫嚅道:“不是承让……是我,技不如人……”

说完,竟不堪羞涩的捂脸下台。

“七十八号,君慕寒,胜!”

裁判官那报了无数遍的声音传遍全场,引起人们一阵哗然。

“嚯!他居然又守住了!”有人惊讶道。

“这已经是第三天了,难道他的内力无穷无尽吗?”一人惊骇不已,却是第五擂台还未被叫到号的人。

他还记得两天前这个君慕寒被头一个叫上台时,自己还嘲笑人家运气太差。如今看来,却是自己运气太差,被分到这么一个强者存在的擂台。以自己那三脚猫功夫,不出十招,绝对会被打下擂台,早知如此,他就不必花那冤枉钱,调到最后一日上场了。

真是天不从人愿啊!

“不是内力无穷无尽,而是他的剑法高深莫测,渐至化境,无需动用太多内力就能将人打败,所以直到现在,他依然游刃有余,不见疲累。”有识货的人解释道。

“啧啧,不愧是问剑山庄的人啊!不参加则已,一参加就一鸣惊人!”

有人想起了两百年前的君未期,正是因为他,才有了后来的问剑山庄。

只是不知为什么,两百年来,极少在升仙会上看到君家小辈的身影。如今好不容易见到一个,居然给了人们这么大的惊喜!

其它擂台,擂主总是变换,没有一个能长久守擂。唯有这个君慕寒,是自升仙会开办以来,头一个从第一场起就稳稳守住擂台的人。若是真被他守到赛事结束,如此创造性的事迹绝对可以载入史册!

也因此,关注第五擂台的看客越来越多,还有不少芳心萌动的少女,出钱制作横幅,为君慕寒加油打气。

什么“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英雄气概无阻挡,锋芒四射定乾坤”、“造化钟神秀,慕寒当第一”、“盖世无双君慕寒,天选之子美少年”……

而君慕寒每胜一场,这些花痴的少女就又蹦又跳,嘴里狂呼浪叫,几乎要掀天。

有人青睐就有人眼红。

一些被抢了风头,心中嫉恨的人都道君慕寒是走了后门,被分在实力差的队伍,这才能连胜至今,若换了其它擂台,肯定不会这样!

只是这种说法没人理会,还被人笑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若真走了后门,怎么可能第一场就被叫到号?有些人啊,自己实力不济,就到处抹黑别人,见不得别人强,活该被刷下来!

然而维护的人越多,喷粪的人也直线上涨,特别是那些被常兮打下擂台又心中不甘的人,更是不遗余力的泼脏水。

说君慕寒找了朝廷贵人当靠山,那贵人为了捧他,无所不用其极。不仅让他第一个上场,还和很多参赛者做私下交易,要人把胜利资格拱手相让!

真真假假,爆料百出,使得第五擂台下,每时每刻,都有骂战响起。就连小侯爷都看不过去,亲自下场开撕,说某个耍刀的门派瑕疵必报,见不得人好!

不料小侯爷越是拼命洗地,君慕寒被贵人所罩的说法就越是实锤。任小侯爷武力不凡,也抵不过千人千嘴,活活把自己给气的半死。

·

昨夜。

“你理那些人作甚,只要我最后胜了,那些说屁话的人还不是哪来的滚哪去!何必跟那些人较真,没的降了自己身份。”

常兮泡在浴桶里解乏,劝解隔壁兀自气闷的裴纶。

“哼!还不都是浮木堡的人在后面煽风点火,要不是顾及朝廷颜面,我早下绊子取消那些小人的资格,让他们统统打道回府!”

早已把常兮视为自己人的裴纶自然忍不了别人这么胡编乱造,依然恨恨不平。

“别气了,狗咬了你一口,难道你还要咬回去?”常兮闲闲道:“最好的办法,就是杀了它,把它炖成狗肉火锅吃下肚!”

“杀?”裴纶眼睛一瞪,惊道:“这可是天子脚下,闹出人命可不是开玩笑的!”

常兮翻了个白眼,骂道:“这是比喻!比喻懂不懂!且让他们再嚣张几日,等升仙会结束了,自然会有他们好果子吃!”

“嗯?什么好果子?先给我透露透露!”裴纶一脸好奇的凑过来问。

常兮却闭嘴不谈,任裴纶好奇的抓耳挠腮,始终不肯透露一字,反而转移话题道:“你是不是走了后门,这都两日过去了,你的擂台怎么都还没叫到你的号?”

说起这个,裴纶就洋洋自得起来,“切,我这么厉害的人还用走后门?还不是因为我的实力太强大了,被裁判官列为压台者,给安排到最后一场出赛,否则哪有你出名的机会!”

说完还煞有其事的叹息:“唉~都怪那天我杀怪物的时候不够收敛,搞得如今第八擂台的人连比斗都是其乐融融的,人人都是一副重在参与的平和状态,一点看头都没有!”

常兮呵呵一声,对裴纶一副我厉害我牛逼我强大,赶紧来膜拜我的模样视若无睹,还故意提起裴纶的糟心事,道:“以前倒是小瞧了璃妹,没想到她这么厉害,居然都连胜七场了!”

裴纶得意的表情一僵,神色瞬间懊恼起来。

他特地出钱把南月璃的出场顺序给调前,没想到南月璃一身神力居然已到了无人能敌的境界!不论何种对手,只需一掌,就能将人轰下台。充分说明了什么叫一力降十会。而相应的,第三擂台,也在南月璃惊人的破坏力下不得不暂停好几次,重修加固。

以至于凡是被叫到号与南月璃对阵的,无不胆战心惊,生怕自己的小身板禁不住她的蛮力一击,或骨折断裂,或伤重不治!

为什么这么怕,还不是有个不知死活的人骂了南月璃一句“死胖子”,被南月璃一屁股坐在身上,给坐死了。

因着擂台赛开始前,所有人都签了生死状,台上比斗死活不论。除非开口认输,不然便是打死了,也没人敢多说什么。

于是裴纶再没心思去理会常兮,反而忧愁起南月璃若真赢得了拜仙帖,再通过天拓海的考验,他岂不是一辈子都甩不脱她了?

·

时间拨回到现在,此刻常兮正坐在台边的椅子上,喝着裴纶特地从侯府带来的上好香茗,再由手艺出挑的技师按摩腰背,舒筋活络,缓解疲劳。

其实他也不怎么累,只是能享受的时候,为什么不呢?

毕竟他可是连续守了三天的擂啊!

这时,隔壁第六擂台被叫到号的人忽然举手,大声问道:“我想挑战五号擂台的擂主,不知可否?”

众人皆被这个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少年给惊到,纷纷看过去,待看清了那人是谁后,都发出了一声恍然大悟的“哦~”声。

却是浮木堡堡主刑峰的儿子,刑天正!

每届武林大会,浮木堡和问剑山庄那死磕到底的作派,足以说明这两大门派是多么的相看两相厌。

不仅真刀真枪的干起来从不留情,便是私底下的嘴仗也从没停过,一个说用剑的是伪君子,一个说耍刀的是粗野莽夫;一个说穿白衣服的是戴孝,一个说鹰隼绣像是野鸡;一个说剑阵不要脸,爱人多欺负人少,一个说霸天刀法是残缺功夫,练的人最后不是疯了就是自爆了……

总之,只要这两家碰上了,绝对会掐起来。

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纷纷叫好起来。

毕竟实力悬殊的比赛哪有看头,就是要这种势均力敌的比斗才能让人热血沸腾。

然而常兮的后援队却不干了,纷纷大骂浮木堡的人卑鄙无耻。

人可是经历了两天的辛苦比斗才站到现在,你倒好,悠哉悠哉的等到最后一天才跳出来,在人疲累之际提出挑战,分明就是故意捡漏!若真想和我们寒哥哥比试,怎么不见你第一天就提出啊!

刑天正不理那些嘘声,只等着裁判官的答复。

第六擂台的裁判官看了一眼常兮,道:“想挑战其它擂台的擂主,需得经过那个擂主的同意才行。”

刑天正嘴角一勾,走到第五擂台,趾高气扬的问:“君慕寒,你可敢与我一战?”

《浮屠魔仙》 免费阅读章节

《浮屠魔仙》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