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莽乾坤》莽荒纪 男妃文 莽乾坤君臣文

莽乾坤

历史连载中

完结小说《莽乾坤》是司马白衫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肃文,寿琪,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来,吃,我们先吃着,今晚儿礼亲王高塞的侧福晋过生日,禧佛大人晚会儿过来,我们先吃。”寿琪热情地邀请着。 “直隶某县有个县令,我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23 00:07:4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莽乾坤》是司马白衫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肃文,寿琪,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来,吃,我们先吃着,今晚儿礼亲王高塞的侧福晋过生日,禧佛大人晚会儿过来,我们先吃。”寿琪热情地邀请着。 “直隶某县有个县令,我

《莽乾坤》免费试读

“来,吃,我们先吃着,今晚儿礼亲王高塞的侧福晋过生日,禧佛大人晚会儿过来,我们先吃。”寿琪热情地邀请着。

“直隶某县有个县令,我就不说是谁了,”阿里衮笑道,“素喜狎妓,县境内,多数娼妓都被他玩弄过,他甚至暗遣心腹家丁**入衙,有人举报到我哪了,我给压下去了。”

“这人,我知道,都是同僚,何苦得罪人呢?”钱维钧笑道,“宦海沉浮,将来说不定哪天还要在一起共事,你弹劾了他,那就是结下梁子了,何苦给自己惹这个不痛快!”

“钱老夫子说的是,”寿琪道,“别说是他,就是有些行院的姑娘,经常出入王公府第,康亲王就中意这怡香院的顾媚儿姐俩……”

“这不是什么秘密了,”钱维钧道,“你看看今晚外面的轿子,虽是下着大雨,泥泞一片,可是哪个行院不是人满为患!”

“帽儿多半珊瑚结,褂子通行海虎绒。谁是官场谁买卖,夜来都打大灯笼。”阿里衮卖弄道。

“好诗,好诗,我只知铜臭滋味,未得诗书熏陶,今日有幸得二位大人相助,且满饮了此杯,今后如用得着我寿琪的地方,赴汤蹈火,再所不辞!”寿琪举起酒杯,盛情相邀。

钱维钧与阿里衮客气着,三人一饮而尽。

此种宴席的常规就是先议论一下朝局或琉璃厂的收藏,再听听小曲、喝点小酒,如果觉着可以继续交心,就谈一下官场中的人闻轶事,如果确要谈事,那是要很含蓄的,人心易变,不可给人留下话柄。

“经此一役,新学已是举步维艰,内务府的事……”钱维钧笑道,他到底是师爷出身,说起话来滴水不漏,既让你明白他的用意,又让你抓不住他的把柄。

“是啊,这内务府虽是皇上家事,但也是朝廷体制,用一女人掌权,亘古未有,闻所未闻,焉能不败!”阿里衮却是直接得多。

“新学,我不管,是你们读书人的事,”寿琪道,“可是这内务府,也不是谁都敢来趟一趟的,砸人家饭碗的事,可不得仔细掂量么?兔子急了还咬人呢!”

听他自比兔子,钱维钧与阿里衮都是一笑。

“禧佛大人到了。”外面一长随急急地走进来,三人赶紧起身相迎,不一会儿功夫,身材敦实、目光如鹰的顺天府尹禧佛就走了进来。

“呵呵,诸位好兴致,”禧佛两腮泛着红晕,看来在礼亲王府也没少喝,“大下雨天的,还有这雅兴。”

寿琪赶紧笑道,“这些日子给大人添麻烦了,今晚聊备薄酒,以表谢意。”

“老寿,钱老夫子与阿大人,都是文人,你就不用学着文绉绉了,好,入坐吧。”禧佛率先坐下,“呵呵,烧驼峰,烧鹅掌,老寿这是下了血本了呀,来呀,把轿子里的‘莲花白’取来。”

“莲花白,以前只是听说,今天可有口福了,”钱维钧笑道,“据说,是太液池的莲花蕊加上药料酿制而成,其味清醇,玉液琼浆也不能过也。”

“那我们就跟着禧大人沾光喽。”阿里衮也是眉开眼笑。

“呵,今天老寿有诚意,我就再添一坛酒,不过嘛,这饭我们不能白吃,你们二位那里,那个肃文有消息么?”禧佛任由一姑娘用细软雪白的毛巾擦着脸,问道。

“没有。”二人都是沮丧地摇摇头。

“我这么大个堂子,说砸就给砸喽!,这砸的是堂子,扫的是我的脸!不抓住他,在这北京城,我还有什么脸面!”寿琪笑道,这也是在内务府练就出来的本事,就是气得浑身乱抖,脸上仍然是笑着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小子真是人物,就是三品官进去,也得给我几分面子。”

“这倒不假。”禧佛丝毫不以为忤,“大家知道,我的把兄弟苏冲阿就是死在他手上,当时他还是一介官学生,就敢不请旨悍然诛杀统领,就论这份胆气也不是池中之物!”

钱维钧与阿里衮对视一眼,二人都是吃过肃文亏的人,“这人胆大异常,且心思缜密,要是平常人早抓到了,不过,现在没人保他,抓到他是迟早的事。”钱维钧道。

“几位大人不必心焦,我听说,天理教也发下必杀令,那帮地痞流氓,哪个犄角旮旯都能找到,且让他们去收拾他吧,我们静侯佳音好了。”阿里衮道。

“那帮乌合之众,不过,也有些用好,好了,不说这些了,唱曲吧。”禧佛笑道,用眼光打量一下那姑娘,却是不住摇头。

那姑娘手抱琵琶坐了下来,禧佛又是一声叹惜,“可惜,可惜,如此佳肴,如此美酒,正应是玉人在侧,听惜,柳如烟不在!”

寿琪看看钱维钧,赶紧道,“抓到肃文,就抓住了柳如烟,等人找出来,我亲自送大人府上去!”

“此话当真?”禧佛半是玩笑半是认真地问道。

“岂敢有假话!”寿琪谄笑道。

“好!今儿听礼亲王道,坚持新学与内务府革新的两江总督劳崇光,湖广总督周天爵,山东巡抚徐广缙,也受到了弹劾,我们所有人拧成一股绳,借着这莳花馆一事,……”他面色狰狞,以手作刀,劈了下去,“呵呵,过不了多少日子,或许几日内,七格格就得离开内务府重回格格府,你老兄又可以逍遥自在喽!”

……………………………………………

……………………………………………

一边是灯红酒绿,别一边却是整军待发。

滂沱大雨中,城门早已洞开,两千名兵士衔枚疾行,直扑八大胡同。

与此同时,九门提督衙门,也是灯火通明,哈保点将行令,几千巡捕营兵士冒雨直扑京城各处,直击暗娼流莺。

刑部大堂,赵彻却是站立起来,宣读圣旨,宣读完毕,马上缇骑四处,火如流星,无数捕快的快马溅起无数水花,直扑京城官员府上。

此时,八大胡同里的红灯笼早都让这春天中罕见的大雨浇湿了,只是楼里仍是灯火通明,人影晃动,乐此不疲。

大雨中,一人骑马疾驰而来,“哙——”战马一声嘶吼,前蹄高高抬起,在怡红院门前停了下来。

此人翻身下马,手按腰刀,昂首走进怡红院。

满大厅的红男绿女,纷纷侧目,面面相觑,议论纷纭,这人也太大胆,太张扬了,生怕人不知道他是官员,来逛窑子身上竟穿着——黄马褂!

此人却是笑着一路点头,就象前世走红地毯一样,满面春风,彬彬有礼,却是直接上楼,待走到二楼东首,站立于门外的两名护卫上下一打量他,立时跪了下来,

“禧大人他们喝了几杯了?”此人笑着问道。

“一坛酒快喝完了。”两名护卫老老实实地回答,自家大人也太过谨慎了,这顺天府就是我们的地盘,逛个窑子还要便装,你看人家,穿着黄马褂,逛窑子都这么高调,恐怕全大金国也找不出第二个人来。

门开了,房间里,禧佛正搂着一个名唤梁玉阁的歌女喂酒,那歌女也是百般殷勤奉迎,但钱维钧与阿里衮脸上的笑容马上都僵住了。

寿琪也有些迟疑,他在内务府见过这位,他一看钱、阿二位的表情,立马坐实了。

“你?”黄马褂在身,腰悬利刀,这身打扮,禧佛不敢造次,立马换了称呼,“您找哪位?”

“就找你们四个。”此人笑嘻嘻道。

“我们素未谋面吧!”禧佛看看寿琪道。

“大胆肃文,全城都在搜捕你,你竟自己送上门来!”阿里衮终究忍不住了,一下跳将起来。

禧佛脸上的笑容立即僵住了,他看看对方的腰刀,一时竟不敢动作。

来人正是肃文,适才就在进城时,粘竿处底下有人来报,说有“大知了”进了怡红院,可不是自己朝思梦想的老几位么!原本还想再拿他们,这下好了,不用跑冤枉路了,一锅端了。

“不就喝个花酒吗,不就逛个窑子吗?二位教习,您不也这是这里的常客吗,怎么就非要置学生于死地不可呢!”肃文摘下帽子,甩甩上面的雨水,递给旁边的姑娘,“给我添双筷子。”说完,竟大大咧咧地坐下了。

看他并没有动武的意思,禧佛的心放到肚子里,不过,这全城搜捕,还敢单刀赴会,他现在相信,苏冲阿的死不是偶然了,也相信自己的前任下狱坐牢不是偶然的了。

寿琪见二位哑口无言,肃文在气势上彻底压倒他们,他一拍桌子,“你砸我的馆子,这笔账怎么算,如烟呢?把她交出来。”

“她不会回来了,她说了,不想见你。不过,今儿我也实话告你,赎身的钱,一个大子没有,对了,你还要准备一些陪嫁。”

寿琪差点气晕过去,饶是练就了一幅弥陀笑脸,竟也板了起来。

“天底下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好事都让你一人占了不成?”禧佛冷冷道。

肃文笑着夹起一块驼峰,“这是什么菜,怎么我从没吃过,噢,我知道了,啧,——民脂民膏!”

“来人,”禧佛气得七窍冒烟,一拍桌子,“此时不拿你,更待何时?”

立马,一众长随、护卫、行院里的王八瞬间涌进十几个人,个个如狼似虎,就差绳索加身了。

“哎哟,这是什么酒,好喝!禧大人,您得多喝几杯,要不以后没机会喽!”肃文举起杯子,冲禧佛笑道。

“说的是你自己吧!”禧佛冷笑道,他一皱眉,“愣着干什么,拖出去。”话音未落,他却是倒吸一口凉气,浑身上下僵住了。

《莽乾坤》 免费阅读章节

《莽乾坤》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