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盗墓手札》盗墓手札全文免费阅读 女王 盗墓手札章节目录

盗墓手札

悬疑连载中

主角叫都是连,都涌的小说是《盗墓手札》,它的作者是邪灵一把刀最新写的一本悬疑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一个比较年轻,穿着白体恤,还打了个耳钉,看起来是个年轻时尚的小伙子。一个是个中年汉子,光头,穿着黑背心,肌肉紧实,目光看起来有些

|更新:2020-03-19 04:02:3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都是连,都涌的小说是《盗墓手札》,它的作者是邪灵一把刀最新写的一本悬疑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一个比较年轻,穿着白体恤,还打了个耳钉,看起来是个年轻时尚的小伙子。一个是个中年汉子,光头,穿着黑背心,肌肉紧实,目光看起来有些

《盗墓手札》免费试读

一个比较年轻,穿着白体恤,还打了个耳钉,看起来是个年轻时尚的小伙子。一个是个中年汉子,光头,穿着黑背心,肌肉紧实,目光看起来有些凶悍。

最后一个是个年约五十岁左右的半老头,头发里夹着灰白,双手懒懒的搭着膝盖,正坐在我的床上。另外两人,则像门神一样,站立在他左右。

很明显,中间这人,应该是个头儿。

我心里不由打了个突。

这三人是谁?

怎么会出现在我们的房间里?

我们干的可是见不得人的勾当,该死,这下子行动全部暴露了,这要是让人给揭发出去……

瞬间,我心里闪过无数念头,而这时,豆腐却露出恍然大悟的模样,指着那个打耳钉的年轻人,惊讶道:“是你!”

我立刻察觉到不对劲,问道:“你们认识?”

豆腐神色有些不对劲了,饶是他平时里脑子少根筋,这会儿也知道大事不妙,压低声音道:“就是那天咱们吃火锅时,找我搭讪的那个人。”

接下来不用多说,我立刻明白,自己这次怕是要被‘吃黑’了。操他祖宗,当时明明兵分两路,按理说不该被人盯上才对,这三人是怎么找到这儿的?

他们很明显是一个团伙的,一直守在盗洞外面,等着我俩出来,好坐收渔利。

狭小的房间里,我们五人两拨,各自警惕的对望着,我和豆腐自不必说,之前拍烂尸煞的探铲被我们紧紧捏住了。

而中间那个半老头儿,目光则在我们二人身上打量,忽然,他深深吸了口气,眯着眼睛,仿佛在思考什么,片刻后张开眼,目光别有深意的说道:“陈悬,你中尸毒了。”

我惊了一下,心说他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豆腐显然也纳闷儿,但他哪里会想到黑吃黑这一层,便直接问道:“你们三个是来干嘛的?要挖蘑菇也行,下面的东西我们还没捞完,便宜你们了,自己下去找吧。”

我不动声色,没吭声,默默的打量对面的三人。从服饰上看,三人再普通不过,但仔细一看,却又发现这三人煞气很重。

我这些年接触过不少三教九流的横人物,但像这种一看就让人发毛的人,还是第一次见,若我没估计错,这三位同行,只怕都是杀人不手软的。

他们现在是想干嘛?

黑吃黑?

我这人不像豆腐那么心软胆子小,若这三人真敢来横的,我也不怕他们,抡起铲子,拍死一个算一个。估计是察觉到我也不是个软柿子,中间那半老头身上的煞气收敛起来,挺的笔直的脊背也放松,又开口了,说道:“你肯定在好奇,我是怎么找到这儿的,又是怎么知道你的名字,来这儿又是干什么的,对不对?”

我还没吭声,豆腐便道:“是啊,老头,你到底来这儿想干嘛。”

那人也不生气,从怀里掏出了一张薄薄的东西,像是一张老照片,随后递给旁边那个年轻人。那年轻人笑了笑,便走上前,转手将照片递给了我们。

我下意识的朝照片中一看,顿时愣住了。

这是一张老旧的黑白照片,照片中是一个年约五十来岁的高瘦男人,他的手搭在另一个年轻人的肩膀上,背景是一条河。

豆腐看了一眼,皱眉道:“这俩是什么人?”说着,他仿佛发现了什么,指着照片上的年轻人,惊道:“不对啊,老陈,这上面的年轻人和你长的挺像的,难不成你也有个失散多年的弟弟?”

我在看到这张照片的第一眼,整个人已经愣住了,甚至手指都有些颤抖。

照片上那个和我长的很像的年轻人,眼神看起来有些冷酷,抿着唇,直视着镜头,轮廓和我很像。这当然不是什么失散的弟弟,因为从这张照片的年代来看,这应该是几十年的老照片了。

而年轻人旁边站着的人,更是让我几乎有种流泪的冲动。

爷爷。

在我映像中,我爷爷是个六十多岁,身材精瘦,但精力却比年轻人更旺盛的老头子。我们家里以前很穷,爷爷没有留下什么年轻时候的照片,而我手里这一张,应该是我爷爷五十岁左右,我爸还没死,我还没出生时候的照片。

说真的,我从没见过我爸,或许很小的时候见过,但我不记得了。

对于他的印象,是周围的亲戚口述的,爷爷也不喜欢提起他。他是个酒鬼,而我印象中的酒鬼,应该是个头发蓬乱,脾气暴躁,赤着上身,拎着酒瓶瞎逛,调戏大姑娘的醉汉。

但眼前这张照片,怎么说呢……让我很震撼,并且心里冒出一种古怪的感觉,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挥之不去。

照片中的年轻人,有一种比较高傲的气质,抿着唇,冷冷的站在那里,那种高傲和冷漠的气场很强。而且轮廓分明,长相不赖,按我说,是大姑娘去调戏他还差不多。

而我的轮廓和照片上的年轻人是有些相近的,我今年二十八岁,正常人的经历,这时候或许才大学毕业没多久,正是青春勃发,热情洋溢的时候。但我十四岁就出来闯荡,所经历的各种艰辛和人世冷暖,是很多同龄人都无法想象的。

所以我不是个爱笑的人,也算不上温和,有时候对待一些事情,下手比较狠,为此豆腐还给我起了个外号,叫‘变态陈’,这个外号在我揍了他两次后,他就不敢叫了。

除了生意上的事儿,闲杂人等,我也懒得交往,给人的第一映像,大概是比较冷漠。

但照片上的人,已经不能用冷漠来形容了,我们的轮廓很像,但他更确切的来说是冷酷,漆黑的目光让人有种陷入冰天雪地的感觉。

我一时有些发愣,盯着照片,心里一片狂风骤雨。

不出所料,这照片上的人,应该就是爷爷和我的父亲,看得出来,这个时期,他们的关系应该是很好的。照片上的父亲,怎们看也不像传闻中的酒鬼。

这一切是怎么回事?

这个老头手里,为什么会有这种照片?要知道,即便是我爷爷还在时,我家里也找不出几张照片,那时候我以为是家庭环境原因,在乡下那个时期,舍得花钱照相的人不多。

但现在看来,事情似乎并非如此。

这个老头,肯定和我们家有某种关系,现在拿着这些照片来,又是想做什么?

这些年,我几乎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那些我在意的人,也被我埋藏到了记忆深处,而现在,一张照片,却让他们都涌回了我的记忆里。

如果是在早些年,我可能真的会激动的哭出来,但这十年来的经历,一张照片,已经无法轻易忽悠到我了。不管这些人有什么目的,既然他们会拿出这东西,就肯定不打算来硬的。

我将照片夹在指缝里,慢悠悠的说道:“合着您老是我亲戚?”

半老头笑了笑,道:“亲戚,说不上。不过,我和你父亲有过一面之缘,你爷爷的大名,也是如雷贯耳。”我已经做好了跟他打太极的准备,但这人说出的话,还是让我惊愕不已。

我爷爷有什么大名?他就是个盗墓的,平时不盗墓时就种种庄稼喂喂猪,撇开盗墓贼这个身份,就是个普通的农村老头。

我一时有些发懵,心说:这人知道的似乎很多,看来爷爷还在的时候,真是瞒了我不少事情。不行,这老头子看起来来者不善,我可不能被他牵着鼻子走。

正琢磨着,老头忽然开口,道:“我知道你有很多疑问。这次能和你遇上,也算是命理注定的缘分。不过,我现在要下墓去找一样东西,没时间跟你细说,你要是想知道真相,两天后来这个地方找我,自然会告诉你。”他说完,旁边的年轻人就顺手写了一个地址给我,我示意豆腐接下,目光紧紧盯着眼前的老头。

我确信,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印象中,爷爷也没有提起过这么一个人。

而这时,那老头又道:“既然如此,你们现在就收拾东西离开吧,这地方我们要了。”豆腐一听不乐意了,道:“房子是我们租的,洞是我们打的,现在让我们走就走,以为我们是临时工啊!”

我心里已经有了计较,我和豆腐出来时,倒腾出来的东西,都是连揣带抱的,除了那个玉杯,其余的一目了然。这老头没有‘吃黑’我们,说明他想要的是其它东西。

于是拽了豆腐一把,道:“带上东西,我们走。”

豆腐估计想说什么,我瞪他一眼,这小子怂了,拉耸着脑袋去收拾东西。

《盗墓手札》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