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红楼之溶玉情劫》红楼之溶玉情劫全文试读 NP文 红楼之溶玉情劫蕾丝

红楼之溶玉情劫

古代言情已完结

完结小说《红楼之溶玉情劫》是红窗影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黛儿,马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溶哥哥这是考黛儿吗?顾恺之,东晋人,字长康,小字虎头,晋陵人,说起来还算是黛儿的同乡。义熙初年任通直散骑常侍,博学多能,工诗善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27 16:02:3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完结小说《红楼之溶玉情劫》是红窗影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黛儿,马远,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溶哥哥这是考黛儿吗?顾恺之,东晋人,字长康,小字虎头,晋陵人,说起来还算是黛儿的同乡。义熙初年任通直散骑常侍,博学多能,工诗善

《红楼之溶玉情劫》免费试读

“溶哥哥这是考黛儿吗?顾恺之,东晋人,字长康,小字虎头,晋陵人,说起来还算是黛儿的同乡。义熙初年任通直散骑常侍,博学多能,工诗善书精丹青。沉浸艺术,孜孜不倦,有‘才绝、画绝、痴绝’之称。绘画尝从师卫协,擅作佛像、人物、山水、走兽、禽鸟,尤善点睛,自谓‘四体妍蚩,本无关于妙处,传神写照,正在阿堵之中’。其笔法如春蚕吐丝,初见甚平易,细看则六法兼备;设色以浓彩微加点缀,不晕饰,运思精微,襟灵莫测,神气飘然。兴宁中在建康瓦棺寺壁作《维摩诘像》,容貌清羸,神态忘言。为之当众点睛,观者如堵,施舍钱顷刻超过百万,轰动一时。尝为裴楷画像,颊上添三毫,倍觉有神采。又为谢鲲造像,布以石岩之中,可谓别出心裁,其对此自云:‘此子宜置丘壑中’。画中兴帝相列像,妙极当时。唐代张怀瓘对其画评价甚高,云:‘张僧繇得其肉,陆探微得其骨,顾恺之得其神。’史称曹不兴、顾恺之、陆探微、张僧繇为‘六朝四大家’。又通画理,著《论画》一篇,对后人颇有启迪。画迹甚多,有《司马宣王像》《谢安像》《刘牢之像》《王安期像》《阮脩像》《阮咸像》《晋帝相列像》《司马宣王并魏二太子像》《桂阳王美人图》《荡舟图》《虎豹杂鸷鸟图》《凫雁水鸟图》《庐山会图》《水府图》《行三龙图》《大禹治水图》等。”说完便有望向水溶,示意他接下去。

“《女史箴图》依据西晋张华《女史箴》一文而作,原文十二节,所画亦为十二段,但因年代久远,现存九段。现存的第一段‘玄熊攀槛、冯媛趋进’描绘冯媛以身阻熊,护卫汉元帝的故事,一念之间的心意,往往最令人感戴。现存第二段画汉成帝班婕妤辞辇的故事,插题箴文‘班婕有辞……防微虑远’,后妃之德也令人动容。第三段画冈峦重叠,人物射猎于山间。插题箴文‘道罔隆而不杀……替若骇机’,意思是日月有常、天下万物莫不盛极而衰,维持中庸平和是明哲保身之举,也是一种美德。第四段画两女相对妆容。插题箴文‘人咸知修其容,莫知饰其性’,千载之下,仍掷地有声。第五段画床帏间夫妇相背,男子揭帏作仓猝而起状。插题箴文‘出其言善……同衾以疑’,咫尺成千里,最远的距离莫过于此乎?第六段画夫妇并坐,妾侍围坐,群婴罗膝。插题箴文是‘夫言如微’至‘则繁尔类’,意指后妃不妒忌则子孙繁多。第七段画男女二人相向对立,男子对女子举手做相拒之势。插题箴文‘欢不可以渎,宠不可以专……实此之由’,规劝女子不能刻意争宠,专宠必生傲慢。第八段画一妃端坐,有贞静之态。插题箴文是“静恭自思,荣显所期”,意思是女子若想尊贵,必须谨言慎行,尤其要‘慎独’。第九段画一女史端立,执笔而书,前有两姬相伴而行,相顾而语。插题箴文是‘女史司箴,敢告庶姬’两句。宫廷女官在劝导嫔妃们慎言善行,普天下女子也可以此为鉴。作品注重人物神态的表现,用笔细劲联绵,色彩典丽、秀润。

原作已佚,现存是唐代摹本神韵最接近顾恺之的原画,因而被后人奉为经典摹本。你们看,这画上有项子京题记,唐弘文馆‘弘文之印’,还有宋徽宗赵佶瘦金书《女史箴》词句11行。画本身及装裱部分压有历代内府藏印,及历代收藏者的私人鉴藏印。黛儿,我说得怎么样?”水溶笑着问。

“那这一幅又如何?”黛玉不答,又随手拿起了另一幅画打开,笑着问水溶。黛玉本来就是有些心高气傲的,不过一直收敛着,这会儿不由得起了性子。

“这是宋代马远扥《梅石溪凫图》。你看图中画山崖侧立,腊梅倒垂,薄雾蒙蒙的涧水中,一群野鸭正在游戏。山石以斧劈皴法画之,方硬峭拔,与用笔轻快、毛羽松蓬的野鸭形成鲜明的对比。倒垂曲折的枝条是马远特有的画法,故有‘拖枝马远’之称。画面呈典型的对角线式构图,岩石、梅树都偏居画面的左上部分,梅树枝条的走势更强调了此种布局的形式感,右下方的野鸭既起到了平衡画面的作用,又是全图的点睛之笔,一幅‘春江水暖鸭先知’的景象,无限生趣,跃然绢素。生于悬崖的梅树倒悬而下,梅花怒放,溪水碧波中,群鸭嬉戏,处处都洋溢着春日活跃的生机。

此画绘梅枝斜出石上,水中有群凫飞集浮泳。剪裁、构图新巧。有款‘马远’二小字。所绘梅枝刚劲曲折,又有力度,用焦墨勾勒的树干,显得‘瘦硬如屈铁’。山石用大斧劈皴,坚实,爽朗而有力。水波绘制生动,表现迂迥、盘旋、以及由微风吹起的微波,画得十分动人。马远的山水画变古来诸家全景之法,新奇布局,因此有‘或峭峰其上,而不见顶;或绝壁直下,而不写脚,或近山参天,远山则低;或孤舟泛月,一人独坐’的说法。”

“马远,南宋画家,与时人李唐、刘松年、夏圭并称南宋四家。字遥父,号钦山。祖籍河中,移居钱塘。光宗、宁宗时任画院待诏。出身绘画世家,曾祖马贲、祖马兴祖、伯马公显、父马世荣、兄马逵等皆为宋代知名画家。马远擅山水、花鸟、人物,其山水师法李唐,多画江浙山水,树木杂卉多用夹笔,用大斧劈皴带水墨画山石,方硬严整;构图取自然山水之一角,山峦雄奇峭拔,或峭峰直上而不见顶,或绝壁直下而不见其脚,或近山参天而远山则低,或孤舟泛月而一人独坐。马远艺术上克承家学而超过了他的先辈,他继承并发展了李唐的画风,以拖技的多姿形态画梅树,尤善于在章法大胆取舍剪裁,描绘山之一角水之一涯的局部,画面上留出大幅空白以突出景观。这种“边角之景”其特点正如前人所指出的“全境不多,其小幅或峭峰直上而不见其顶,或绝壁直下而不见其脚,或近山参天而远山则低,或孤舟泛月而一人独坐”,予人以玩味不尽的意趣。所以马远又号“马一角”。”说完不由得又对水溶说,“溶哥哥高才,黛儿佩服!没想到溶哥哥身在朝廷,公务繁忙,还能博记强闻,实在令人佩服!”黛玉从心中感叹,想水溶深深行了一礼。

“黛儿不也是如此!”水溶赶紧扶起。倒是北静太王夫妻看着两人这一唱一和,极为欢喜,心想着什么时候把话挑明了,好让黛玉成为他们真正的儿媳。

黛玉见到顾恺之《女史箴图》的唐代摹本,很是惊喜。水溶看着眼中,记在心里,让管家查明送画的是何人,便派人送去了千两黄金,将画买下,然后便亲自送去给黛玉。

“溶哥哥,怎么来了?”黛玉正在练字,见水溶进来赶紧迎上去,同时吩咐雪雁上茶。

“怎么,没事就是不能来你的碧落院吗?”水溶从丫鬟那里取出画卷,双手捧着给黛玉,“黛儿,你看看可喜欢此物?”

“这是?”黛玉双手接过,打开,竟是那《女史箴图》,不由得问。

“这画已经处理好了,现在就归黛儿你了!”

“这怎么可以,这画可是千金难求!溶哥哥怎么可以把它送给黛儿呢?”

“黛儿喜欢就是了!又何必介意这画的价值,况且黛儿素来不爱那黄白俗物,这会儿怎么倒计较起来了?”

“这……”黛玉迟疑的看着水溶,见他眼中的不容拒绝,便道,“竟是黛儿误了,不过画倒是可以先放在黛儿这里,黛儿仅作保管。”

“随你吧!”

“那黛儿就谢过溶哥哥了!刚刚说把画处理好,是何意?”黛玉将画小心地放在书桌上。

“没什么,黛儿就不必理会了!免得污了黛儿的耳。”水溶不想黛玉烦心。

“溶哥哥不说,黛儿也猜到了几分!以北静王府的作风,想必是此画买下了!”黛玉从雪雁那里取了茶,亲手奉给水溶,水溶接了两人相对坐下。

“什么也瞒不过黛儿,黛儿虽是闺阁千金,但见识不浅!如此重礼,必有所求,王府这么做不过是不想留人话柄罢了!”水溶喝了口茶,便有开口问“黛儿又在忙些什么?”

“还能干些什么,不过是练练字吧了!”

“练字?黛儿不必过谦,想必黛儿又有什么新作佳作了!上回读了黛儿的诗,可是让我好生感慨!这回黛儿也不可吝啬……”水溶笑着说,言语间很是诚恳。

“溶哥哥见笑了!黛儿的确在写诗,不过却不是我的诗作,溶哥哥要看也是行的……”说着便引着水溶到了书桌边上。雪白的纸上工工整整的誉写着一首诗,那簪花小楷很是秀气,让人赏心悦目。水溶这回可不敢造次,只等黛玉将诗稿递给他才接过,细看,是汉·班婕妤的《怨歌行》新裂齐纨素,鲜洁如霜雪。裁为合欢扇,团团如明月。出入君怀袖,动摇微风发。常恐秋节至,凉飙夺炎热。弃置箧笥中,恩情中道绝。

章节在线阅读

《红楼之溶玉情劫》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