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凤清舞》凤清歌凤九免费阅读 冰山攻 凤清舞耽美狼

凤清舞

古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凤清舞》的小说,是作者苏忆格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我所住的房间虽然是偏殿,可书架书桌该有的应有尽有。随手拿过一本医术,慢慢的看了起来。看着看着,不禁又想起了司马裴给我的木牌。 木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07 12:11:3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凤清舞》的小说,是作者苏忆格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我所住的房间虽然是偏殿,可书架书桌该有的应有尽有。随手拿过一本医术,慢慢的看了起来。看着看着,不禁又想起了司马裴给我的木牌。 木

《凤清舞》免费试读

我所住的房间虽然是偏殿,可书架书桌该有的应有尽有。随手拿过一本医术,慢慢的看了起来。看着看着,不禁又想起了司马裴给我的木牌。

木头是千年古木,牌子上刻着繁复的花纹,虽然没有任何装饰,却是极美了。光手工来看,也是价值不菲的东西。而这样一个东西,如今属于我了。本以为就算问出了我想知道的,司马裴也还是会有所隐瞒,没想到他竟然和盘托出。看来,我得找个时间去司马裴说的地方看看情况了。可是,司马裴说我会找到我想要的人,是什么人?带着满满的心事,我终于浅浅睡过去。

第二天天未亮,碧雅在门外轻轻敲着房门道:“郡主,该起床了。今日起您就要去上书房进学了。”

“进来吧。”

我保持着早Cao的动作,待碧雅进来后收了动作。一切打点好之后,我来到了正厅。只见李维亦已经开始食用早点了。我也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

“我以为你会赖床。”

“既然当了郡主,就该有个郡主的样子吧。否则,我怎么够资格和你谈做交易?”我笑了笑,接过碧雅递过来的粥,安静的吃起来。

李维亦面无表情的继续吃着东西,一直到了太学府我们也没有说话。

到了太学府讲堂,只见各位皇子已经到齐了。我粗粗扫过一眼,除了李维亦之外还有四位皇子。不过李维亦本就不大,他排行第四那其他能进学的皇子也不多了。天星国皇子必须满了三周岁才能进学。突然想起,我似乎还有半个月就到生辰了。真没想到,我竟然会在天星国度过我的第六个生辰。

淡淡的笑了笑,本想挑个后面的座位坐下,不料突然有一个皇子从座位上站起来,拦住我的去路。我无辜的看着他,眸光透着不解。只一眼,我就将他打量的一清二楚。粉雕玉琢的脸庞,乌黑的眼眸圆睁着看着我,见我微笑,他也冲着我笑的一脸纯真。

“老三,你干嘛?”一个稍显成熟的声音传来,闻声看去,竟然是太子。看起来似乎十二三岁左右,微微皱眉,黄袍加身的他努力显得威严。面前的老三,应该就是三皇子李维颂。今年九岁,比李维亦大两岁。不过看起来似乎很单纯,就如同李维亦表现出来的一样。我冲太子行了个礼,道:“小舞见过太子,见过二皇子,三皇子,五皇子。”

太子似乎这才知道我的身份般,扬了扬眉,“你就是父皇新封的第一郡主凤和。”

我挑眉表示不解,三皇子立刻道:“虽然天星有很多郡主,可你是第一个获得封号的郡主。所以你也就成了我们天星第一郡主了。小舞妹妹不要客气,既然你已经认了姑姑做干娘,以后就是我们的表妹了。以后只要喊我表哥就好了。来,你坐在这里吧。”

李维颂伸手指着他的座位,一脸殷勤的看着我。我不好意思的笑笑,“这可如何是好。这原本是三表哥的座位呢,小舞坐到后面就好。”

“诶~都说了不要客气了,一个座位妹妹还跟我客气什么,小舞你个子小,做后面听的不方便,我坐后面就好了。就这么定了。”

说罢,李维颂将我推到座位上做好,他拿起他的书本另寻了个后面的座位坐下。正当我想起身,太傅进来了。年近六十的周太傅似乎有些古板,看到我坐在前面立刻恼怒道:“这是哪来的公主,竟然来太学府胡闹!请立刻出去!”

心中冷笑一声,原来扮无辜扮善良的李维颂打的这个算盘吗?看来这个李维颂不是和李维亦站在一边的啊。不过话又说回来,我似乎没有看到李维亦和任何皇子有过密的接触。如果有,恐怕李维亦也不用大费周章的给我安排身份了吧。不过他倒是没有在意我女生的身份,或者,他看中的是我天曌公主的身份?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而周太傅见我没有理他有点暴跳如雷,“还不出去!既然如此,那今天我便不上课了!”

闻言,我诧异的看了过去。没想到这老头还这么有个性啊,太子的课都敢翘。不过好像古代太傅都很有地位。算了,如果他真的走了那我可没法交代。我站起身,叫住正往门口走的周太傅:“周太傅,您等等。”

周太傅顿了顿,“这里不是玩的地方。”

我用Nai声Nai气的声音道:“太傅,如果是当今皇上允许的呢?”

周太傅终于转身看我,我笑的一脸纯真,继续道:“皇上昨日答应我母亲让我在太学府和几位皇子一起进学呢。怎么我才刚来,太傅您就要赶我走呢?”

“你是凤和郡主?”周太傅终于走了回来。

“三皇子方才还说呢,我是天星第一郡主,怎么还有其他郡主吗?”我睁着双眼,可爱的看着周太傅。

周太傅似乎有些尴尬,没有想到我竟是皇帝亲自认可的。不过毕竟是见过世面的,周太傅马上开出条件:“既然如此,那么我就先考考你。如果你不合格,我还是要去请皇上收回成命的。”

“好的。”无视身后的闷笑声,我依旧笑意依然。哼,原来这么热心让我坐在前面是打的这个算盘啊,我一定会让你失望的。李维颂。

本来就我的感觉,对待一个五岁的孩子不需要太苛刻,毕竟年龄和阅历都摆在那里,在怎么刁钻也不过是出个对子对对或者即兴作诗觉得不错就完事了。可惜,周太傅有意刁钻,这个老古板就是不愿意这么接受一个突如其来的女弟子。他的题目是让我说说我对为君之道的看法。

听到题目的一瞬,我微微愣了愣,心中冷哼,看来这个死老头真的不想教我。古代的封建思想真让我有种一鞭子挥断的感觉。让他们知道女人也是可以撑起半边天的,凭什么女人就不能到太学府进学?偷笑的声音不断传来,我想现在应该所有人都在看我,等着我出丑。

扬起脖子,我自信一笑,“小舞认为,为君之道不过一句话。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

瞬间,讲堂内一阵寂静。不知道他们是觉得我能这么快回答,还是因为我将君王之道用一句话表述。周太傅的眼里有明显的震惊。他离我很近,我甚至可以听到他的喃喃之音,“从来没有人把君王之道如此简洁的表达出来……”接着,他低声重复了我的话,似在思考。

周太傅终于抬头正视我,探究半响,他问:“这句话谁教你的?”

我心中一笑,这句话在中国古代,不知道出现多少次了,没想到这里居然没有。看来我是过关了?“回太傅的话,没有人教过小舞这些。”

周太傅的眼中透着怀疑,又试探道:“请解释下你这段话的含义。”

又考?我笑容不变,“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有些时候,就是祸从口出。而我,从来不后悔我这一刻的锋芒毕露。周太傅听了我的回答,面色变得阴晴不定。我从他的表情上捕捉到他的震惊,欣喜,遗憾,叹息……

“坐下吧,我们开始讲课。”周太傅似乎一时难以承受,对我的回答没有做任何评价,但他已经认可我在太学府进学。这堂课周太傅教的有点心神不宁,还未完周太傅便宣布提前下课。皇子们收了书籍开始休息,而我则无视周边一切继续看着手中的书。刚来就遭到这种待遇,不知道以后这些皇子会如何呢?

接下来的课程都很顺利,没有任何一位太傅有意刁难我。似乎得到周太傅的认可,其他太傅也就都无话可说。每当我低头看书的时候,就能感受到几道视线在探究我。面无表情的看着书,心中暗暗分析这些皇子的立场。

太子是李维风,除了刚来的时候他开口说过一句话,之后我便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但我能感觉到有一道视线是来自他的。李维颂之后没有其他动作,但我可以肯定李维颂应该属于太子阵营。或许今天这个试探最大的主谋就是太子,而李维颂只是他阵营里的一个棋子。早上的黑脸白脸唱的还真不错,一开始我竟然没有看出来。这个太子,不简单。

二皇子叫李维雅,取风雅颂第二个雅字。今年十岁,人看起来很老实,坐在我的左手边。无论我何时看他,他的视线始终在书本上,从未投向我一眼。但究竟是和李维亦一样韬光养晦呢,还是真的喜欢看书这就不得而知了。如果是前者,那么李维亦的竞争对手又多了一个。

五皇子至今五岁,和我一般大,论月份的话,我比他稍微大一点。似乎没有任何派系,或许这个可以拉到李维亦的阵营里,不过还需要观察。毕竟那个至高之位对每个人的诱惑力都是非常大的,除了我。

下学的时候,太子站在我面前仔细打量了我半响方才离去。

他当然在我脸上看不出任何东西,我笑的一脸无懈可击。和李维亦对视多次,我已经学会如何将自己完美的藏起来。或许,李维亦最大的敌人就是他的大哥太子李维风了。

《凤清舞》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