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京都旧梦谪皇孙》 平胸小受文 京都旧梦谪皇孙Basher

京都旧梦谪皇孙

古代言情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画地捕羊原创小说《京都旧梦谪皇孙》,主角是赵属,程璠,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两天的时间。 事情已经查的十分清楚。 漕运里有人借着这次送粮的机会,接着每次搬货的机会藏匿在别处,又伪造了运粮的单据,几次下来欠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04 00:08:3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画地捕羊原创小说《京都旧梦谪皇孙》,主角是赵属,程璠,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两天的时间。 事情已经查的十分清楚。 漕运里有人借着这次送粮的机会,接着每次搬货的机会藏匿在别处,又伪造了运粮的单据,几次下来欠

《京都旧梦谪皇孙》免费试读

两天的时间。

事情已经查的十分清楚。

漕运里有人借着这次送粮的机会,接着每次搬货的机会藏匿在别处,又伪造了运粮的单据,几次下来欠了不少。

几个知道情况的人,为了防止事情暴露,设计了此事。

这次他们一面拖延运粮时间,骗来几个人搬货,又在暗中通知厢兵的线人渔夫。

船上的人配合默契,假意指挥着脚夫将石头丢到水里,上演一出“灾民抢粮”的好戏。

线人不明情况,既做了线人通报官府,也正好也是此事的唯一证人。而且正好可以借此次机会,谎称部分粮草掉落水中。

后来船夫打捞验证,确实有粮袋掉落水中,可其中已经换成了石子,若不是当时慌乱掉落在水浅的位置,可能到如今也找不到证物。

而董阳确实毫不知情,虽然不算涉及其中,但也有失察之过。

赵属将功劳算作他的,也算董阳抓错人的将功折罪。

“你明明也忙活了一场,怎么也不告诉别人?”

“你怎么想的?”

“我想你让别人知道了,你也能有个好名声。”

赵属正在写这次水患处理情况的奏疏,高蕤端来一杯清茶给他。

“名声可不是这样挣来的,何况就我如今的处境,对陛下来说,这都是不可取的。”赵属摇摇头,“何况名声也没什么必要的,这里百姓能安居乐业才是最大的功劳。”

高蕤歪头看他,似乎被他说服了。

“原来我也怎么没发现,你一直都这样,做的好些事情也不当回事,不如别人做了一分也要说成十分,你做了十分,往往一分也不去说。”

赵属被她说得有些得意,但也有些惭愧。

“我也不会事事做成十分,事情做不成的时候也有,要是只说好的也不大对。我干脆好坏都不去说,知道的自然知道,不知道也不要紧。”

高蕤略微有些不甘,其实为她自己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单单为赵属有些不愤。

“那你说,皇上到底要你如何做,他才安心些?”

赵属摇摇头:“我也不大清楚。但若老在意他的想法反而忘了自己要做的事情。”

“你说这天下的事那么多,皇上真的件件都知道吗?”

“应当不会,但事情都是有根本的,皇上知道根本就能掌握所有。”

“那这样,皇上知道你的‘根本’吗?”

赵属略有不解,却看高蕤继续说。

“我看陛下就不知道你的‘根本’,如果知道怎么会给你派上这么个差事。你就该待在东宫里做太子,你从前也只是差个名分的。”

赵属失笑。

“正因为世人都这样看,陛下才会叫我来这里的。而且离开京城,改换品阶,也是我提出来的。”

高蕤更是不解了。

“那这事的‘根本’到底是什么?”

“或许只是时候不到吧,有些事情就是这样,如果不是宜州的遭遇。我也不会了解各地民生的不同,又如果不是之前的一再贬谪,我也不能明白事物总有起伏。这些都让我不畏惧以后。这是我早年久居宫中,未尝了解的。”

高蕤安静的去听,一时竟然有些痴了。

赵属见她开始细想,立即打断她道:“你现在还小,可不能想这些东西,若是不能了悟可就要犯痴了。”

高蕤不懂:“什么叫痴?这里头也有‘了悟’的东西吗?”

赵属温柔一笑:“你如今才开始了解这世界万方,岳州还有不少地方没去过,以后我慢慢带你去看,你自然就懂了。”

高蕤点头:“嗯嗯嗯,我想去看看的,京城我都没怎么逛过,据说这洞庭湖风光甚好,到时候我想乘舟。还有听闻这里有君山,是当年湘君所到之处。好些好地方呢,你可别食言。”

赵属声音温柔,说出来的话却很坚定。

“我答应你的,一定不会食言。”

等赵属写完奏疏,看天色还早,便带着高蕤上街闲逛。

沿途有不少民众见到赵属都要打招呼,有些读书的甚至要下跪行礼。

“跟我出来就是有这些麻烦,或许以后日子久了他们也不会如此了。”

赵属略有些抱歉的解释着,高蕤却含笑对他摇头。

“往日你在京城知道你的人也多,拜见你的也多,你老是避而不见的,如今只是寻常的问候,都比那些人让你高兴。”

赵属冲她一笑,有些被揭穿的感觉。

“嘿,你倒是越发了解我了。”

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赵属只要见到高蕤,笑容就比平时要多。

俩人手牵着手,继续沿路逛着。

斜阳暖暖的照在身上,比往日朝阳都显得明媚。

高蕤低头看着俩人交握的双手,心里也暖得很。

赵属偏头过来看她。

“怎么了?”

“我从前可不敢想像这样的时候,可以肆意的在街上走着,丝毫不用在乎礼仪体统。”

赵属忽然停下,转过身来,表情严肃的看着高蕤,倒叫她有些疑惑。

“你要说大道理,批评我不对的话,我可要生气了啊?”

“不是。我要说的是,以后只要有机会,我一定常和你这样出来,哪里都好。你往日在宫里困久了,出来玩能开心些的话是最好不过的。”

高蕤听罢,高兴的点点头。

“我很欢喜。”有你陪着我。

“我也一样。”

剩下的半句她没说,他也懂得。

程璠和司马珏在秘阁里又是待了一个下午。

因为这里的卷宗不能随意借阅,所有只有及时翻阅查找。

每天午膳以前,若无特旨,人员一律清空,书籍必须收拾整理完毕。

这一来是为了防止遗失和失窃,二来还有些重要的文书必须规整密封,以确保安全取用,三来就是秘阁书卷众多,最忌讳的就是明火,所以就算是一般书籍也必须誊抄,原本是绝不能接近火源的。

司马珏记忆极佳,他在整理誊抄过的内容以后,发现了不少线索。

“当年永乐城一战,无数将领身死,就算被西夏国主李并常擒获,也不清楚是生擒还是……”司马珏略微有些不忍心说,“如今过去这样久能够打听的人都没有,恐怕若非能直达前线,甚至冒险潜入宫廷,否则还是不能知道程将军到底何在。”

程璠沉默,似乎是略带某种思索,外面看不出来,里面早就暗流涌动一般。

“我知道了。”

程璠太冷静了,这样让司马珏更加不安。

“我会帮你。”

程璠却收拾好东西,又将那张盖有玉玺的纸也一并收好。

“即使书卷只能查这么多,也是要谢恩的。毕竟陛下早就知道不是吗?与其叫我们在这里想破了脑壳,还不如陛下的金口玉言来的简单。”

司马珏点点头:“不错,这是陛下在教我们,凡是都有条件,得到了什么,就要偿还什么。你如今比从前可是强多了!”

“我就喜欢看你这小孩子学说大人话,这地方是没有镜子,你还真要好好看看自己这副模样,活脱脱又是下一个执宰。”

“我说你什么好呢,你不也才二十二嘛,别老是说我小,我也是快十八岁的人!”

程璠看着司马珏,忽然又想到赵属。

“若是此刻殿下在就好了,他一定能有更好的法子。”

司马珏神色也是一黯。

“最近看岳州的奏章,应当也不会有多大问题,只是辛苦在所难免。”

说到这里,程璠忽然问司马珏:“你上次说,或许是陛下在犹豫,到底犹豫什么?”

司马珏警惕的看看周围,好在此地并无他人。

“雍王这段时间得了昏症,查不到根本病因,我是听来翰林院走动的黄门说的,这件事在宫中秘传,你千万不要说出去了。”

“还有这样的事。”

在得到司马珏再三肯定之后,程璠的心里也悄悄的打起鼓来。

“不过真有转机也不要高兴得太早,如今陛下已经将岳王贬黜,若再收回可就算反复了。想必一时半会,陛下是不会立太子,甚至也不会召殿下回京的。”

程璠点点头,不做他想。

次日,程璠带着这些东西去面见赵禛。

“看来你是明白了朕的意思。如何,可有想要的?”

“微臣决心不再追查。”

赵禛稍感意外,虽然这也是他的预想之一,只是没想到程璠如此快就做了决定。

“说说看。”

“微臣承蒙陛下恩典,可以查阅往来国书,已经是僭越。而陛下包容臣,也是为了叫臣明白陛下苦心。如今两国和平已久,臣不该辜负陛下与先父为大燕所做的牺牲。”

赵禛十分赞许。

“不错,是这个意思。既然这样,接下来就可以去开始你的任务了,过几天你,朕再见你的时候,即可出发到岳州。”

“是。”

程璠转身要走却被赵禛叫住。

“回来!”

“陛下可有其他旨意?”

赵禛走下御座,微微倾身,扶上程璠的肩膀。

程璠跪在地上,很受震动。

“不要怕,也不要辜负朕的期望。”

程璠深深俯首,额头触地。

“微臣遵旨。”

赵禛似乎喃喃自语一般。

“你父亲是唯一不叫我失望的,他好不容易换来大燕的太平。你千万不要,千万不要叫朕失望。”

赵禛挥手叫程璠退下,他这么目送一个年轻的背影离开,犹如当年程檀离开京城的时候。

“也是这样,也是一样的……”

赵禛的眼神里充满了悲悯,“或许可以不用如此”,这种自责成了他夜不能寐的根源。

“朕到底是错还是对?”

《京都旧梦谪皇孙》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