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面值一分钱》一分钱硬币回收 LOLI 面值一分钱小说TXT

面值一分钱

都市已完结

经典小说《面值一分钱》由猪奇骏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邱盛,依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邱盛宁愿在这里守着母亲,也不愿去送依画,因为他和依画就没有多少共同的语言。两个没有共同的语言的人走在一块,对彼此是不是一种折磨呢?

广东畅读|更新:2019-08-05 16:20:3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面值一分钱》由猪奇骏所编写的都市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邱盛,依画,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邱盛宁愿在这里守着母亲,也不愿去送依画,因为他和依画就没有多少共同的语言。两个没有共同的语言的人走在一块,对彼此是不是一种折磨呢?

《面值一分钱》免费试读

邱盛宁愿在这里守着母亲,也不愿去送依画,因为他和依画就没有多少共同的语言。两个没有共同的语言的人走在一块,对彼此是不是一种折磨呢?

邱盛一动都没动。于是贺叔就小声地劝邱盛:“还是送送她吧,她好歹也是一个客人啊,若然你送都不送她,她回去了定然和她爸闹的,那到时候还是你来收这个烂摊子。”

邱盛发现贺叔的话还颇有几分道理。于是就轻轻地站了起来,接着眯着眼睛讲:“依画,我送你出去吧,外面雪大,你一个女孩子家不安全。”

依画咧开嘴笑了。邱盛发现依画别笑还好,一笑更难看了。邱盛不由得想到玥淋的笑,玥淋一笑,人就发现如沐春风,因为玥淋的笑总是暖暖的。

“邱盛哥,你真好,我对你映像可好了。”

他万没想到自个无心的好,对她来讲也是一种真心的好。她是真傻,还是她原本就对自个有某种很非分的想法,以致于连自个对她的厌烦都没有看出来。

邱盛从自个的家里找了两把伞,一把递给依画,一把自个留着。他微微地讲:“走吧,要不你爸该担心了。“

于是两个人就一前一后地往外走。邱盛总发现依画走得很慢。他想冲她大声地吼叫,但是他就是吼不出来。贺叔的话就像钉子一样钉住了邱盛的喉咙。

就在这时,邱盛觉得父亲正和几个人一块像自个走来。邱盛觉得那几个人正抬着一个棺材。邱盛的眼红了。母亲就要在这个很狭小的棺材里生活了。她会怕冷吗?她会怕黑吗?

“爸,我去送依画,一会就回来。“

父亲笑了,因为父亲最喜欢的就是依画了。他很熙望邱盛能多和依画接触,那样他就能对依画多一些好感,那样自个家就能和依画家联姻了。

“那好啊,你把依画送到家吧,反正你也帮不了我多少忙。“

邱盛的心如针扎一样疼,父亲咋能这样讲自个呢,自个好歹也是家里的一份子啊,就算是家里有很多的人,可自个也能尽一份自个应该尽的力啊。

依画笑了,依画从来都没有这样开心过。于是她伸出了自个的手,可是邱盛却没有伸出自个的手,因为邱盛真的很不喜欢依画。邱盛若然可以选择的话,他恨不得立刻就离开。

“我明白了。我会送她到家的,若然有啥事做不了,你就等我回来吧。“

邱盛讲完话后,就和依画走了。邱盛听到了那些人的喘息声,也许那个棺材真的是太重了吧。邱盛还听到了父亲的叹息声,可是邱盛却不明白父亲是为啥而叹息。

依画的家就在这个巷口的第三家,所以邱盛就不想把依画送到家。他把依画送到自个家的大门外后,就扭头往回走。可是依画却叫住了他。

“邱盛哥,你不是讲要送我送到家吗?你咋只送我送到你家门外,你就要走啊,你就不怕我去告诉叔叔啊。“

“你家离这就几步,我不送你你也能走回去,我妈刚过世,我还要回去做事呢?“

这就是爸要讲给自个的好丈夫,对自个一点好感都没有,难道自个就那样不好吗?这个对自个如此冷淡的男人,自个用啥能暖化他的心呢?

“可是人家就要你送嘛,你若然不送的话,我可就要哭了啊。“

邱盛生平最不喜欢听依画哭了。他发现依画哭起来比杀猪还难听。邱盛一个人的时候,就在内心默默地想,造物主啊,你可真的是一个奇葩啊,你咋能造出依画这样的女人呢。要人样没

人样,要貌样也没有貌样。

“俺家里若然真的走得开的话,我真送你送到家了。“

“哪有那多的借口啊,我还是跑着去见你妈的呢。你咋就不能像我对你那样对我呢?哪怕只有一点像我对你那样也好啊。“

“算了算了,我送你回去就行了。“

就在这时,刮起了一缓风,风吹到了邱盛的脸上,邱盛就发现像是刀子在刮自个的脸一样。也许是因为自个送的人不是自个心仪的人吧。若然自个送的人是玥淋就好了,那自个的内心就

不会有这样的反感了。

“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君郎远行风雪至,雪压松树压妾心。“

不明白从啥时候起,邱盛听到了玥淋朗诵诗句的声音。邱盛望了望玥淋的窗子,玥淋的窗子还在亮着。她在干啥呢,是不是还在念诗啊。那些拨动人心弦的诗句是不是她此时的心理写照

呢?

“依画,你家是不是快到了啊。“

对于邱盛这样的问话,依画着实有一些生气。依画气呼呼地讲:“若然你不愿送本姑奶奶,你回去好了。本姑奶奶有的是力气,我还怕走不回去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把你送到你家去,那样你爸就不担心了。“

依画的心比吃了蜜还甜,她真没想到邱盛对自个这样好。于是她又自作多情地想:“就算邱盛是铁打的心,只要自个用心去暖,那自个还是能把他的心给暖热的。”

“也不远了,我们再快一点就到了。对了,邱盛哥,我存了很多的菊花,要不你到俺家喝一点吧。”

“不了,不了,我把你送到家就好了。俺家里还有事呢?”

邱盛讲完话后,就用手拍了拍自个身上的雪。因为他一会要见玥淋,他不想让自个这样去见玥淋。因为玥淋就像自个内心的神,自个怎样也要好好地见她啊。

不一会,就到了依画的家了。依画百般地留邱盛,但是邱盛就是不愿意留下来。因为邱盛不喜欢依画,更不喜欢和依画呆在一块。

万般无奈的依画只得用手拍了拍伞上的雪,接着轻轻地把伞送到邱盛的手上。她深情地讲:“邱盛哥,外面下了很大的雪,你路上要小心点啊。你若然有个闪失,我会很难过的。”

人常讲“落花有意随流水,流水无情送落花。”依画之于邱盛大概就是这样的吧。一个总是想亲近另一个人,可是另一个却总是拼命地躲着另一个人。

“谢谢你的关心,我会小心的。你也要照顾好自个啊。”

邱盛讲完话后,就匆匆地从依画的眼前消失了,留给依画的只有那像雾又像雪的背影。依画甚至还痴痴地盼着邱盛能再回头看自个一眼。

《面值一分钱》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