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吾乃凶兽,生人勿近》吾乃凶兽 生人勿近免费阅读 章节列表 吾乃凶兽,生人勿近平胸小受文

吾乃凶兽,生人勿近

玄幻言情连载中

《吾乃凶兽,生人勿近》作者:住篱,玄幻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步迷,阿镜,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天命师?封镜听千劫说出这三个字,不由得觉得有些耳熟。 仔细一回忆,这才想起来天命师是高容输给昼衍的那一支知天部的精锐。 抬手将弃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01 00:08:0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吾乃凶兽,生人勿近》作者:住篱,玄幻言情类型小说,主角:步迷,阿镜,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天命师?封镜听千劫说出这三个字,不由得觉得有些耳熟。 仔细一回忆,这才想起来天命师是高容输给昼衍的那一支知天部的精锐。 抬手将弃

《吾乃凶兽,生人勿近》免费试读

天命师?封镜听千劫说出这三个字,不由得觉得有些耳熟。

仔细一回忆,这才想起来天命师是高容输给昼衍的那一支知天部的精锐。

抬手将弃无念击昏,封镜将目光转向浮在半空,将她和弃无念团团围住的十个天命师,不由得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弃无念之前才刚刚被昼衍抓回天之角,怎么会这么快就能带着濯锦逃出来?

而且就算昼衍派了这十个天命师来抓他们两人,为什么现在会把她也围起来?

难道昼衍以为,这十个天命师能将她和这两人一网打尽?还是说,弃无念知道自己对付不了这些天命师,所以才把天命师引到她这里,就是要借她的手解决他们。

这么想就说得通了,怪不得他刚刚会把濯锦抛下。

封镜想通这些,抬脚就踹在了弃无念身上。

这狗东西竟然敢坑她!

千劫和砚清在包围圈外试图靠近,然而天命师周身散发着凌厉的风刀,如同将封镜牢牢的围在一只铁桶内,让他们压根无法动手救人。

“阿镜,这些天命师没有神智,只有被困者死去,才会退走。一旦被围困,就只能从内向外突破,你要小心!”千劫许久之前曾见过天命师袭击妖族,对他们的路数也有所耳闻。

他们虽说灵力不高,但是胜在能强行修改被围困者的记忆,吞噬他们的过去,重塑一个灰暗的前途,让他们在绝望的幻境中慢慢死去。

千劫没有告诉封镜的是,被天命师围剿过的妖族,无一生还。

封镜闻言,翻手就祭出了旻悔剑,望着天命师那一张张长得一模一样的脸孔,她的心中慢慢不受控制的涌现出了诡异的感觉。

“这些丑东西竟然这么凶恶!”封镜骂了一句,立刻飞身而起,将旻悔剑向着十个天命师就挥了出去。

她这一剑带着浓郁的灵力,若是寻常魔族,受了这一剑必定灰飞烟灭,然而剑气消散,这十个天命师竟是毫发无损,仅仅像是被割裂的水面一样轻微波动了一下。

这是什么情况!封镜这才发现,这些天命师似乎并没有实体!

要遭!她还是第一次遇上这种奇怪的东西。

正当封镜运力想要再次劈开十个天命师的时候,她突然却感到了一阵头重脚轻,四肢似乎被四条铁锁牢牢的拉向了四个不同的方向,整个人竟是定在原地动弹不得。

于此同时,十个天命师那原本乌黑的眼睛一双接一双的就亮了起来,绿森森的光立刻就把封镜和弃无念笼罩了起来。

在这刺眼的光晕中,封镜突然感觉耳边的声音正在一点一点的消失,一阵莫名的心悸突然涌上她的心头。

蚕食,不停的蚕食……

封镜紧紧的闭着眼睛,等她再次找回自己的神智时,只觉得心口一阵虚空。

这是哪里?

无助感如同一把野火团团的就把封镜包裹了起来,灼痛和焦虑让封镜拄着旻悔剑就半跪了下来。

抬眸望着手中握着的剑,封镜面露不解。

这是谁的剑?我的吗?

我又是……谁?

旻悔剑似乎感应到了封镜的不安,剑身微颤,一阵低而尖锐的剑鸣立刻让封镜冷静了下来。

手握旻悔剑重新站起来,封镜眯起眼睛,就见眼前一阵刺目的白光消散之后,显出了一片广阔的草原来。

不远处一个身量颀长的男子驾云向着她飞身而来,他面目清冷,一身白衣,让人见之忘俗。

封镜一时看的有些呆,和男子四目相对之时,却突然感觉心口像是被刺了一剑一般,痛的深刻而又不甘。

“你是谁?你认识我吗?”封镜有些忌惮的往后退了几步,直觉告诉她这男子不是什么好鸟。

然而男子一言不发,一掌就拍在了封镜的头顶,封镜不知为何竟是全无反抗之力,被男子一掌拍的口吐鲜血。

男子似乎是蛮荒来的恶鬼一般,用极其残酷的手段,不厌其烦的折磨着封镜,直到她奄奄一息,这才将她的骨髓生生的从她体内剥离,当着她的面,一口一口,极其优雅的将她的骨髓吞入腹中。

痛,从元魄深处传来的痛让封镜叫都叫不出来。

然而痛到了极致,封镜却出奇的清醒起来。

不,不对!她凭什么要任他宰割!

封镜猛的睁开眼睛,那双暗金色的眸子里闪过一阵精芒,下一刻旻悔剑嗡鸣着就重新回到了她的手里。

握紧手中的旻悔剑,封镜用尽最后的力气翻身而起,紧闭起眼睛,一剑就刺向了那男子的心窝。

剑刺入肉体的感觉传来的那一刹那,封镜耳边呼啸着传来各种微末的声音,心中的虚空立刻消退,等她再睁开眼睛时,就见天命师已经消失不见。

走了吗?封镜此时已是面目苍白,满面的汗水让她像是刚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垂眸一看,她就见弃无念正大喘着粗气,半跪在她脚下,如同丧家之犬,也是一副刚从自己的幻境中脱身的模样。

“阿镜!”千劫见天命师一阵烟一样消失不见,立刻就迎了过来,然而还不等他跑到封镜身边,砚清却是比他更快,上前就一把扶住了摇摇欲坠的封镜。

紧紧的将封镜抱在怀里,砚清眉头皱的死紧,垂眸认真的凝视着她,像是怕她下一刻就会雾化消失一般。

博华刀被他随意的扔在脚下,仔细一看,就会发现他的手在微微颤抖。

昼衍刚进入洞窟,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

看着砚清搂在封镜腰上的那只手,昼衍双目微眯,然而他却并未开口,只是一挥衣袖,就将地上的弃无念和濯锦尽数困在了他的结界中。

千劫看着突然出现的昼衍,双臂环胸就挡在了砚清和封镜的前头,上下就把昼衍好一番打量。

“我看你这副皮相甚好,你该就是那魔君昼衍吧。”千劫虽是这么问,然而却已经肯定了昼衍的身份。

昼衍闻言只是淡漠的看了千劫一眼,随即又将目光落在了他身后的封镜身上。

封镜的气息此时也慢慢平定下来,睁开眼睛,没去看抱着她的砚清,反而是扭头去看站在洞窟入口处的昼衍。

一瞬间,两人四目相对。

封镜控制不住的将他的身影立刻和刚刚在幻境中折磨她的男子合二为一,即便昼衍并没有真的折磨过她,但封镜还是立刻不高兴起来,隔着千劫就瞪了昼衍一眼。

“砚清,我没事。”封镜转回眸子,就见砚清双眼赤红,面上俱是担忧,立刻对他微微一笑,顺着他的力道就站了起来。

砚清从怀里摸出一块青色的手帕,伸手就要给封镜擦汗,然而封镜却抬手接过了手帕,自己胡乱的在脸上就擦了一通。

“昼衍,管好你的狗,别让他们到处乱吠!”封镜走到千劫身边站定,学着千劫的样子抱臂站着,两人的气质和眼神竟是出奇的相像。

竟然带着天命师来妖族闹事,真是太嚣张了!封镜仗着有千劫在身边,所以即便是受了伤,还是梗着脖子向昼衍叫嚣。

被骂作狗的弃无念此时趴俯在结界中,就连抬头的力气都没有,只能竖着耳朵听封镜骂娘。

砚清的手依旧小心翼翼的扶在封镜背上,见她发火,立刻也抬眸怒视了昼衍。

昼衍孤傲的站在三人对面,对封镜的话恍若未闻,一抬手,竟是出其不意的对着砚清打出了一道暗黑符咒。

砚清哪里是昼衍的对手,立刻被符咒击飞出去,狠狠的就撞在了洞壁上。

封镜没想到昼衍竟是会突然对砚清出手,立刻示意千劫反击,自己回身就去将已经昏死过去的砚清从地上扶了起来。

这孙子下手可真狠啊!封镜查看了一下砚清的伤势,就发现昼衍这一击几乎将砚清的灵台震碎,要不是砚清福大命大,这当口他早就魂飞魄散了。

指尖结出金光点在砚清额头,封镜先是稳住了他的灵台,而后转眸看向昼衍,暗金色的眸子里满是不爽。

打狗还要看主人呢,更何况砚清还不是狗腿子,昼衍这是给她下马威啊!

千劫正愁没机会和昼衍动手呢,此时得了机会,立刻结出法印就向昼衍打了过去。

然而昼衍并不想和他动手,只是一脸淡漠的闪身躲开,而后深深的看了封镜一眼,随即带着弃无念和濯锦就消失在了洞窟内。

“这魔君倒是爽快,说打就打,说不打就不打,我喜欢!”千劫看着昼衍消失的方向,微挑眉头,真心实意的赞了一句。

封镜闻言,十分无语的回头瞪了千劫一眼,“你什么时候男女通吃了?你要是真的能吃得下这块硬骨头,那我求你快点收了他!”

千劫十分厚脸皮的不置可否,走到砚清身边,从指间化出一股灵力灌入到了他的灵台中。

因为砚清这一次伤的着实不轻,所以三人立刻就回了与凤山。

将砚清交给老鹿照顾之后,封镜直接就回了自己的小木屋开始闭关疗伤,而千劫是个闲不住的,见封镜消停下来,立刻就去了步迷的领地。

步迷的领地千劫很熟,所以一路入山,他直接就躲开了所有的侍从和卫兵。

他本想悄悄躲在暗处看看步迷和知津这一天天的都在干什么,然而还不等他进入山顶高楼内,就听见楼内传来步迷炸了毛的叫声,“你已经影响到了我的夫妻生活!你能不能要点脸!”

仅是这一句话,千劫脑海里已经给步迷和知津排了一出大戏,然而还不等他再迈出一步,就听步迷又喊了起来,“今晚不准你再偷进我卧房了!不然……不然我就死给你看!”

这!戏有点足啊!

要不是步迷喊起来的声音着实有些粗犷,千劫都会以为这是哪家没关好的怨妇跑出来了。

听步迷喊了半天,千劫却长久的没听见知津回话,立刻就猜到他估计又在憋着什么坏呢!

《吾乃凶兽,生人勿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