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我的地狱冥妻》来自地狱的冥侦探txt 最新章节 我的地狱冥妻by江南老鬼

我的地狱冥妻

悬疑连载中

经典小说《我的地狱冥妻》由江南老鬼所编写的悬疑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徐自道,陈红,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有徐自道带路,大家安心了不少。没一会儿不,村口就聚了一群人。 我爷紧紧拉着我的手,烛光照到他脸上,我看见他严肃的样子。 晚上的天

|更新:2019-12-04 08:23:3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我的地狱冥妻》由江南老鬼所编写的悬疑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徐自道,陈红,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有徐自道带路,大家安心了不少。没一会儿不,村口就聚了一群人。 我爷紧紧拉着我的手,烛光照到他脸上,我看见他严肃的样子。 晚上的天

《我的地狱冥妻》免费试读

有徐自道带路,大家安心了不少。没一会儿不,村口就聚了一群人。

我爷紧紧拉着我的手,烛光照到他脸上,我看见他严肃的样子。

晚上的天很冷,众人出来的急,穿的单薄,风吹的人凉飕飕的。

出村庄本来就是一条直路,平常大概十多分钟就出去了,可这次却怎么也出不去。

徐自道领着头往前走,两边是高大的树木,中间只留了一条小道。

路口有一棵歪脖子树,去年刮大风时被雷劈了个正着,本来以为活不下来的,谁知就一直撑到了现在。

我小时候经常在上面刻字,由此印象极深。

兜兜转了几圈,那棵树又一次出现在我面前,树身漆黑,看的人毛骨悚然。

“又是鬼打墙……”

已经有人窃窃私语,语气中带着掩藏不住的惊恐。不过徐自道没说什么,继续领着我们一直往前走。

不知过了多久,前边出现了一片林子。林子里乌漆嘛黑,无数竹影遮在头顶,连月光都照不进一点。中间空出一条幽黑的路,也仿佛张着嘴的猛兽。

我看着四周的环境,越看越觉得眼熟,突然我意识到这儿是哪里了。

这是淡竹坞!

陈红以前埋尸的地方!

可是我们怎么会走到这儿,这并不是出村的路啊?

已经有人受不了了,站在原地抖成个筛子,任旁人怎么拉都不愿意走了。

本想着逃离陈红呢,可怎么还走到人家坟地里了呢?

再走下去不是死路一条嘛!

“别走了,他特么的是故意想带我们去找死吧?!”有人将矛头指向了徐自道,话里话外的更是怂恿大家回头。

这家伙叫林建国,是村里有名的二流子。有便宜就想沾,有麻烦却溜得比谁都快。

这会儿想必是他心里害怕,可自个儿又没胆子回村,所以才想着拉人下水。

徐自道见状也没有解释,反而大声呵斥到,“人聚在一起生气恶鬼也要惧怕三分,这时候你要是落了群,必死无疑!”

说罢径自往里面走,料定了林建国定会跟上。

林建国自然不敢一个人留下,不过他虽然跟了上来却走在人群后面,仿佛一有动静就会转身逃走。

前面有一口废井,不知道有多久没用过了。经过的时候,我好奇的往里面看了一眼。

这一看,就几乎吓的魂飞魄散,那井的里面,赫然出现一张惨白浮肿,双眼无瞳的面孔。

这面孔出现的唐突,我一时反应不过来,感觉背后一阵拉力,就踉跄着后退几步。

是我爷在拉我,我退到了他怀里,猛的大哭起来。

徐自道目光凌厉,他一面摆了摆手,示意我们走远,一面举了火把,慢慢走近去看。

水面一片平静,却是什么都没有!

“徐道长,这又是咋了?是不是……陈红追上来了?”

话一出,村民顿时吓的脸色苍白,眼睛齐刷刷的看向他,希望能从他口中听到否认的话。

徐自道知道瞒不过去,转过身朗声向众人说话。

“乡亲们,如今她杀意已决,执念深重。我知道你们很害怕,还有人已经想回头了。”

说到这里,他慢慢的扫过每个人。

“但!回去她就会罢手吗?也不过是死路一条,我既然留了下来,就会尽量救你们。还请你们跟紧我,莫让她抓了单!”

话说的真情实意,奈何此处阴风阵阵,又有恶鬼作怪,村民顾忌着性命,一时沉默起来。

说话的是我爷,他仿佛也下定决心,喊着,“徐道长你接着走吧,不管怎么样也要试一试,回去也是等死。”

徐自道见其他人都不说话,不由的叹了一口气,便接着往前走。

刚走了几步,他又扭过头看我,火光照到我的脸上,我懵懵懂懂的看着他。

“莫要乱跑,刚才要不是你爷,你就被陈红拉下去了。”

这林子不大,却怎么样走不出去,一群人不停的在里面打转。

越走越冷,脚也麻了,耳边灌的都是风声。

这时天黑,林子里又有乱七八糟的枯枝绊脚,众人走的都很小心。

不一会又有一个人跌坐在地上,他哎哟一声,急急忙忙的跳起来,没等他抱怨,就听到有人说话。

“霞子?霞子?”有个妇人试探的叫着,拨开人群,急促的找着什么。

徐自道疑惑的看她,问了一句怎么了。

妇人却不理会他,面色越来越恐慌,喃喃的叫着霞子。徐自道又问了一边,她才恍然,连忙攥住徐自道的衣袖,大声喊道,“我女儿不见了!”

一路跟着的霞子肚子疼去小里道解手,半天也没回来,找遍了人群还是没有。

徐自道要停下来往回走,去找那个小姑娘,虽然他觉得霞子活着的可能性并不大。

林子里小道多得是,对一个六岁小孩来说,两棵树之间的缝隙也能算做是小道。

那妇人也分不清道路,众人只能胡乱的走,在林子里乱转。

“又回来了。”

徐自道进来时拿朱砂一点,在一根竹子上做了点记号。如今众人一凑上去,果然又看见那记号。

这时候林建国脸上的恐惧再也抑制不住,显然已经快要崩溃了。他竟然气急败坏的,对着竹子一脚踹了过去。

喀嚓!

竹子应声而倒,折成了两断,那里面竟然溢出乌黑的血,一直淌到林建国脚底下。

林建国顿时愣住了,嘴唇颤抖,眼睛直直的看着脚下的浓稠的血。

“啊!啊!啊!”他大叫着,抱住头蹲下,“我什么也没做,都是我爹的错,他已经死了啊!放过我……放过我……”

林建国哭的不能自已,甚至渐渐的抽搐起来,徐自道将他拉起来,眼里情绪复杂。

可谁想这个时候,林建国却一把甩开徐自道的手。

他面色狰狞,对着徐自道咆哮到,“为什么要带我们来这,反正都是一死,为什么不让我多活两天?”

“是啊,咱们回去吧。”渐渐的有人小声附和道。

村民终于爆发起来,声音越来越大,甚至直接指着我爷骂。说他是害人精,害了陈红还不够,现在连全村都不放过。

我爷心里有愧,到底是自己年轻时候做的孽,低着头不说话,任他们上来推搡。

我和我爹扑上去护着我爷,反被他们推到一边。

眼看他们越来越过分,徐自道忍不住大声呵斥,无奈众人吵闹,掩盖住了他的声音。

我爷年纪大了,禁不住他们的力气,一下子就跌坐在地上。他含着眼泪,嘶喊道,“乡亲们,都是我的错,是我的不该啊!你们要我命也是应该的啊!”

我爷说了句应该的,就痛哭起来。

的确是他自己造的孽,有因有果,还连累了后代。

“陈老爷子,求你了,你去偿命吧。放过我们这些人,这都是你跟你一块长大的人。”

说话的人连忙往四处看,拉出了一个小男孩,“老爷子,你看看他,他也是你看着长大的,你就忍心我们都陪葬吗!老爷子!”

我爷哽咽着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的点头。

之前那个妇人眼里通红,这时候也扑上去掐我爷的脖子,她咬着牙,怒骂道,“你快去死,你死了我的霞子就回来了。”

我一个劲的往他那爬,奈何有两个大人制住我的手脚。“爷!爷!”我拼命的喊他。

眼看我爷就要喘不上气了,旁边的人都一副我爷罪大恶极的样子,血红着眼,纷纷叫好。

是徐自道救了我爷,他一把扯开那妇人,将她丢开,“自欺欺人!是你们的父辈欺侮了陈红,害死了她。如今她要拿你们的命,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那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我又没有上她!” 林建国已经歇斯底里。

“让他偿命!说不定陈红的怨气就散了呢。”他仿佛想到了个好主意,挥着手臂,“乡亲们,你们说是不是?”

“好,叫他偿命!”

“叫他偿命!”

又有人向我爷走去,我爹跑过去撞开他们,护在我爷前面,“你们这群黑了心的狼狗,就算我们死了,也要爬上来掐死你们。”

村民们都失了理智,虎视眈眈的盯着我爷,缓缓的围成了一个圈。把我们放在中间。

徐自道默默的看了这一出戏,身心疲惫,许久也不知道做什么表情。

最后,他站到人群中间,缓缓的扯出一抹苦笑,道,“杀了他也没用,你们都知道的,不要再心存侥幸了。”

“那你说怎么办,你说啊?”

徐自道,“此事待从长计议,总会有办法的。”

“徐道长,不是我们不给你面子。让他偿命,不是个办法吗?万一成了呢?”

“那天棺材炸裂,就是因为陈红不受,你们再杀了他,也是多了一条人命罢了。”

林建国闻言顿了顿,毒蛇一样的目光粘在我爷身上,“没有办法,我们就要杀了他,抵消陈红的怨气。”

徐自道无奈,颓废起来,“五日内,我定能想到办法,救大家脱困。”

我一直记得,那日徐自道费劲口舌,才暂时保全了我爷的性命。

经过这样一件事,出逃的计划也破灭了,不过我们一时间也找不到回去的路,在林间歇了一晚。

直到天蒙蒙亮,村里的家禽开始叫了,周围的道路清楚起来,我们才回到村子里。

《我的地狱冥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