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绝宠医品襄妃》绝宠医后倾天下 Basher 绝宠医品襄妃18禁

绝宠医品襄妃

古代言情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绝宠医品襄妃》是楚千墨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沈珞言,沈云霆,书中主要讲述了: 沈颖怡听说这两天就会出结果,心中提着的一口气也算是放了下来。不要说沈珞言做不了晋王妃,就算真能,日后见了宫里的妃子,还是得低眉行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09 18:17:0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绝宠医品襄妃》是楚千墨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沈珞言,沈云霆,书中主要讲述了: 沈颖怡听说这两天就会出结果,心中提着的一口气也算是放了下来。不要说沈珞言做不了晋王妃,就算真能,日后见了宫里的妃子,还是得低眉行

《绝宠医品襄妃》免费试读

沈颖怡听说这两天就会出结果,心中提着的一口气也算是放了下来。不要说沈珞言做不了晋王妃,就算真能,日后见了宫里的妃子,还是得低眉行礼。

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她也放下了心,行礼道:“爹娘,哥哥,坐了一个多时辰的车,我先回房了。”

沈伯奎慈爱地道:“早点休息吧,庆安寺的院子,定没有你的花舞院这般舒服,在外面住上一晚,会更觉得家里好!”

沈颖怡笑嘻嘻地道:“当然了,在爹娘身边才是最好的!”说着,眼睛看着沈伯奎手中那张签文,道:“爹爹,这张签文给我做个纪念吧!”

沈伯奎笑着递给她,道:“好生收着吧!”

沈颖怡拿着签文,喜滋滋地去了。

映月轩,沈云霆刚刚离去,听说她的马车出了事,沈云霆惊出一身冷汗,只是怕饿着她,硬是强行压制着,让她先用饭,其实沈珞言在马车上吃过糕点,并没有那么饿。

沈云霆估摸着她已经吃完饭了,才带着大夫去看她。

沈珞言能感受到沈云霆眼里浓浓的担心和关切,不过看见那个胡子长长的老大夫,她很无语,她自己就是医者,哪里还需要别人的医治。

不过她还是很乖巧地任由老大夫把了脉,借由老大夫的口,让沈云霆放心,岂不是更好?

听说沈珞言没什么事,沈云霆这才放下心来,叮嘱沈珞言好生歇息。不过,言儿已经十四,过一年就要及笄了,哪怕他是父亲,也不能在这里久留,再说,言儿又是受惊又是受累,定然早就累了。

回到竹兰轩,沈云霆一改那温软得有些木讷的样子,对随后进来的老秦道:“查得如何了?”

老秦拱手汇报道:“青柳河捞上来的那三具尸身,还真和三姑娘落水有关系。据说这三人落水前一晚和人喝酒吹牛,曾说有人出了大价钱照顾他们一桩买卖。我顺着这条线再查下去,发现不仅只那三人,还有七个地痞,一样受雇于人,要对付一个小姑娘,据他们描述,要对付的正是三姑娘。”

沈云霆眼神震怒,道:“果然和我猜想的一样。出钱收买那些地痞的,是哪家的下人?”

老秦道:“倒也不是哪家的下人,是京城里一个破落户,不过,那人有个女婿,是宁国公府的一个管事。”

沈云霆恚怒:“任家欺人太甚!”

老秦劝道:“老爷,任家现在咱们惹不起,好在三姑娘吉人天相,又把那蛇蝎之人的婚事退了,这件事,就算是过去了!”

沈云霆眼中怒色未消,几乎把身边的椅子捏碎,咬牙声道:“可恨我如今……”

老秦看着他的伤腿,心里叹了一声,不住劝慰。

映月轩里,因为春杏没有随同回来,大丫鬟便只有秋兰一个,春杏的事她对老夫人禀告了,这件事已经不用她再理会。院子里还有些二等丫鬟和小丫环可用,秋兰让人把饭菜撤了下去,沈珞言要沐浴,她又叫小丫鬟们备好热水。

净房就设在旁边的小耳房中,沈珞言舒舒服服地泡了个澡,觉得神清气爽。

回到房中,秋兰给她用干帕子绞干头发,便被她打发出去了。

她在镜前把如云般的长发梳直顺了,便准备睡觉。

床榻是早就铺好的,她极没形象地打了个哈欠,走向床边,秋兰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帐子放了下来,她也没在意,撩起帐子,便坐在床上。

忽然,她觉得后颈一冷,似有人在那里轻轻吹了口气。

这一惊非同小可,她并不回头,身子前倾,脚下一旋,手指间银针闪烁,就要出手,一个声音促狭地笑道:“又来这一招?”

沈珞言看一眼,几乎气结,云熙大大咧咧地盘膝坐在床上,冲着她直笑。笑容里还带着两分赞赏,毕竟,刚才沈珞言的反应,很让人惊艳,正常人遇到这样的事,会马上回头,但是,若是身后的是敌人,在她回头的时候,就能瞬间扭断她的脖颈,若是手中有利器,也能直接断了咽喉,沈珞言却没有回头,而且那似乎是她的本能反应,说明她也是个很警觉的人。

沈珞言恼道:“你说话到底算不算?”

说好在马车里过一晚,会神不知鬼不觉离开的呢?

云熙很委屈地道:“我本来是想在马车里过一晚的,但是没想到你们府上的下人竟然去看马车里有没有落下东西,我没办法,只好下车了。我想着在外面随便乱逛,肯定会被发现,若真是被发现了,也会影响你的名节。我看武定侯府这么大,定会有空屋子什么的,原本想凑合一晚,谁知道我找到的第一个院子,恰好就是你住的院子。其实我本来是想在耳房将就一下的,可是我才到耳房,就有人进来了,我只好跃上房梁……”

耳房?房梁?

沈珞言脑中轰地一声,看着云熙的眼神很不善。

云熙一脸尴尬地道:“那个,水声我是听到了,但是我真没有看,我是个君子,非礼勿视,你要相信……嗷……”

沈珞言忍无可忍,跃上床去,近身搏击术顿时不管不顾地砸了下来。

她和人动手一向是能省事就省事,一枚银针就能搞定的事,不必要出拳头,可是这个人太可恶了。

她在耳房沐浴,这个人竟然在房梁上,他说他没看,谁信?

云熙抱着头左躲右闪,连忙辩解道:“小言儿息怒,息怒,我是真没看啊,我没有这么禽兽!再说,也没什么好看的……你还小,要看也得等你长……嗷……”

他不辩解还好,这一辩解,沈珞言更怒了。

房间里的动静大了点,秋兰敲门道:“姑娘,姑娘,什么声音?”

沈珞言悻悻地住了手,佯作睡意重重地道:“没事,你睡去吧!”

秋兰又侧耳听了听,再没听到动静,接着,房间里的蜡烛也灭了。她想定是自己迷糊之中听差了,便揉着眼睛去睡了。

黑暗中,云熙被揍得软倒在床上,可怜巴巴地道:“我的伤口好像崩开了!”

《绝宠医品襄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