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混沌滴血》混沌 紧缚 混沌滴血冰山攻

混沌滴血

玄幻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沉默的大嘴原创小说《混沌滴血》,主角是吴亦航,邹青,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第四章 记名弟子 汉谷,并不是一个山谷,而是一座巨大的山脉,是领袖用大神通缔造出来的。 而记名弟子则生活在这里,足足有数十万之多

|更新:2019-09-06 06:06:1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沉默的大嘴原创小说《混沌滴血》,主角是吴亦航,邹青,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第四章 记名弟子 汉谷,并不是一个山谷,而是一座巨大的山脉,是领袖用大神通缔造出来的。 而记名弟子则生活在这里,足足有数十万之多

《混沌滴血》免费试读

第四章

记名弟子

汉谷,并不是一个山谷,而是一座巨大的山脉,是领袖用大神通缔造出来的。

而记名弟子则生活在这里,足足有数十万之多,其中有家族显赫却天赋不济的,有身份地位无法修炼的,于是在门脉之中打打杂,圈养灵兽,管理药田,各种各样的工作,用这些工作来积累功德。

记名弟子也会被赐下修炼功法,但是却只是最低级的功法,只是锻炼**的功法。

修真最低级叫作破身五道,分别是破体道,破器道,破血道,破神道,抱丹道。

破体道,就是通过运动,锻炼,让自己的四肢,筋肉得到锻炼,使其饱满有力,灵活自如,在一次次的锻炼中,破除身体的限制。

破器道,就是通过各种功法的修炼,将身体内的五脏六五,奇经八脉,十二真经,毛孔Xue窍,练成一起,破除器官对于体能的束缚。

破血道,就是通过招式使自己全身气血调和,彻底相融,软硬兼施,刚柔并济,使身体到达一种极限,突破这种极限,跃如风,站如松,静如钟,落如鹰,破除血液的范围。

破神道,当全身的筋肉,器官,血脉都贯通之后,通过进一步的修练,体质也会突破凡人的界限,拥有无比神力,力如巨象,速腮花豹,雷厉风行,出手时,筋骨都会发出宛若雷鸣的声音,破除精神的束缚。

抱丹道,当前四周全部破除了,**和灵魂完全融合,所有的能量会在身体内形成一个虚丹,保存力量,除非明悟生死,将所有的生命气息融入其中的时候,就会发生蜕变,成为实丹,爆发力百倍增强,但是这一关并不好过,许多人由于意志不坚,或体能不够,陨落于此,化为一坡黄土。

这些弟子整日在汉谷中修炼,工作,以求得有一日突破肉身,到达涅?九境,成为学士,一步登天。

可惜的是也有一些人抱憾终身,最后惶惶而终,但是为了追求传说中的大道,还是有无数的人前赴后继的加入其中,甘心成为学院的苦力。

汉谷中,记名弟子进进出出,忙碌着自己的工作,争取忙碌完了可以回去修炼,早日突破,离开这里。

就在这时一道金光划破苍穹,落在地面,一个年轻人,手里抓着一个小孩,出现在了这里。

“哎呦,这不是曲进士吗?今儿怎么有空来我这啊,是不是有什么新的吩咐。”就在这时一个身影从人群中钻了出来,满脸的谄媚,望着落地的年轻人,丝毫没注意对方手里的孩子。

曲进士,又名曲聂雄,是图进山中的存在,虽然在弟子中是最低级的存在,但是在记名弟子前还是十分有地位的,就像眼前的这位,叫作邹青,虽然是记名弟子中的头目,但见到他,还是要恭恭敬敬的点头哈腰。

曲聂雄一脸不屑的看了眼邹青,将吴亦航扔在地上,指着道,“天威长老命令,此人为记名弟子,但由于其身份特殊,必须严加注意,但是不可有任何闪失,否则唯你是问。但是假若他略有异常,尽快汇报。”

“弟子遵命。”邹青忙点头答应,可是他的眼睛却没看吴亦航一眼,连忙才从怀中去除了一个瓶子,满脸谄媚的贡献到曲聂雄的额面前,“曲进士,这是小的一点心意,麻烦你能给我美言几句。”

曲聂雄眼睛一扫,顿时脸上出现了惊喜,板着的脸也有了笑模样,一把拿过来了瓶子,打开瓶塞,鼻子凑过去,轻轻一嗅,顿时做出一股享受的表情,“这是天元补气丹?”

天元补气丹是一种补充灵力的丹药,对于增长修为极其有帮助。

“对,正是,小的好不容易才收集了这一瓶,还想着什么时候托人给您送过去呢,没想到你就来了。”邹青见对方脸上出现了笑容,连忙拍起了马屁,差点没跪在地上叫对方祖宗。

“嗯,还是你小子好,等着吧,我回去一定会向长老禀报你的功德的。”曲聂雄将瓶子收入怀中,嘴中许下了诺言,接着化作一道流光消失了。

“曲进士慢走!”邹青的双眼闪动,满是不舍,就像是妻子不舍丈夫离去一样,可是他真正在想什么谁又知道呢。

终于送走了曲聂雄,邹青的脸色也恢复到了过去的严肃,此时他才将目光望向地上的吴亦航,“你叫什么。”

“吴亦航。”

“好了,你跟我来吧。”邹青没有多听一句,转身就走,吴亦航连忙跟了上去。

不知道走了多久,他们进入了一间十分破旧的房子,屋子中一贫如洗,除了一张破床,其他一概没有,邹青没有转过身,冷冷的声音却传了过来,“以后,你就住这里了,知道了吗?”

“知道了。”吴亦航乖乖的回答,不敢有丝毫忤逆,他已经吓怕了。

邹青见对方没有任何反对,顿时有些诧异,其他小孩来的时候,都是犟嘴,挣扎,可是这个孩子却不,他岂知,吴亦航此时还笼罩在天威长老的阴影中呢。

邹青转过身来,俯视着矮小的吴亦航,道“从明天起,你负责砍柴,现在你还小,每天先砍一担柴,然后去厨房烧火明白了吗?”

“嗯。”吴亦航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他自然知道砍柴的意思,可惜的是他从来没砍过。

邹青吩咐了工作,就不再停留,将吴亦航独自留下,然后飘然离去,而吴亦航则拉着疲惫的身子趴在床上,眼中闪烁着自己和哥哥嬉戏时的开心,一家四口人在一起的日子,眼泪不禁流了下来,低沉的呜咽声回荡在屋子中,接着慢慢变小,是他睡着了。

一个七岁的孩子,在一夜直接承受了家破人亡的变故,安静的沉寂了一个月后,又被送到了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他幼小的心灵已经受了很大的伤害。

夜晚就这样悄然来临,又悄然离去。

可是吴亦航由于太疲惫,依旧没有醒来,直到一阵巨大的震动声响起,他才睁开朦胧的双眼,望着站在门口,满脸愤怒的邹青,一脸的迷惑。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睡觉,你以为这是你家啊。”邹青一边骂着,一个耳光就打在了吴亦航的脸上,一阵火辣的疼痛传达在吴亦航的身上,他的身体瑟瑟发抖,眼泪旱灾眼圈中,但是却没有掉下去,不知道为什么,平时最爱哭的吴亦航,此时竟然没有哭,而是恶狠狠的望着邹青。

邹青眉头一皱,被吴亦航盯得有些莫名其妙,一把提留着吴亦航离开了屋子,然后将他扔到屋外,扔给他一个斧子,一条绳子,指着东边的山坡道,“现在立刻给我去砍柴,否则晚上不许吃饭。”

“砍柴?”吴亦航脑袋突然放映过来,昨天邹青的话,可是咕噜噜的肚子提示他,自己还没有吃饭,“可是我还没吃早饭呢。”

“早饭?”听到吴亦航的话,本来生气的邹青,脸色更愤怒,更狰狞,指着吴亦航的鼻子道,“起晚了没有早饭,记住每天四点发早饭,吃不到活该,快带去砍柴,如果回来晚了,你今晚都没有饭吃。”

在邹青的怒骂中,吴亦航只能费劲的拿着柴刀,和绳子费劲的向西山走去。可是他并不知道,在他的身后一个人影正悄悄地跟踪他,这个人正是邹青,他可是负责调查吴亦航的。

不知道走了多久,吴亦航终于看到了枯树,接着他费力的举起柴刀,看向枝条,可是这根本就是玩笑,本来就弱小的他,也只能砍掉一些陈旧的枝条,粗大的枝条,他根本砍不动,但是他依旧不放弃,拼命地砍着。

时间飞快,夜晚悄悄来临,当吴亦航拖着零散的枝条回到住所时,月亮已经跃上了天空的正中央,同时等待他的还有邹青死人般的面孔,和一顿皮肉之苦。

整个庄院终于恢复了宁静,邹青骂累了,打累了,也回去自己的住所了,吴亦航则坐在自己家的门口,摸着咕噜咕噜叫的肚子,全身那里都疼,脸上紫一块,青一块的,强忍了一天的泪水,再次留了下来。

“吴亦航,你要坚强,你不能哭,无论你怎么哭都不会有人可怜你,所以你必须坚强,只有你长大了,才能够打到坏人,然后去找哥哥。”吴亦航攥着拳头,抹去了眼角的泪水,不停地发誓。

就在这时,他旁边的屋子传来了一阵门的声音,接着一个略微比他大几岁的男孩,悄悄地走了出来,然后来到吴亦航的面前,从怀中拿出了一个馒头,送到吴亦航的手里,“给,你吃吧,否则明天还没有力气干活。”

吴亦航望了对方一眼,又看了看手里的馒头,说了声谢谢,就凶猛的啃了起来,他实在是饿坏了。

“我叫作金驳森,今年十岁,你叫什么?”小男孩发觉吴亦航并不抵制自己,也坐在吴亦航的旁边,询问道。

吴亦航狠狠的咬了一口馒头,满嘴囫囵道,“吴亦航。”

“那我以后就叫你小航吧。”金驳森摸了摸吴亦航的头,亲切的称呼道。

吴亦航很享受对方的抚摸,抬起头,童稚的双眼望着对方,道“嗯,我叫你森哥好吗,你和我哥哥好像啊。”

金驳森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你怎么会来这里呢?”

“我也不知道,我父母死了,哥哥也消失了,师兄将我送到门口也离开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说话间,吴亦航有些哽咽了。

金驳森拍了拍吴亦航的肩膀,“没事呢,你现在身边还有我呢,我会帮助你的,等我们有一天实力进步了,就可以离开这里了。”

“嗯,我要学本领,去找我哥哥,然后为爹娘报仇。”吴亦航眼神中闪烁出坚定地光芒,本来不属于小孩子的坚定,在他身

《混沌滴血》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